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315章 一臉懵逼的蘇鸞鳳!血龍竟是至強者的標志?

作者:黑眼白發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大夏王朝崩滅,牽扯巨大,我們魔道七脈必定有所動作。只是,我們吸星魔教才剛剛晉升魔道七脈之一,很多事情還不了解……這個時候,我或許應該過去請教一下蘇鸞鳳。”

    寧缺如此想著,當即交代宮羽衣等人鎮守好山門,就騰空而起,向補天教飛去。

    很快,他抵達了補天教。

    寧缺剛剛來到,曾經迎接過他的補天教太上十五長老張尚真就出來迎接。

    “教主果然神機妙算,說寧教主你必然來訪,果然如此!”

    張尚真飛過來,笑著對寧缺說道。

    這一次,他們補天教相助吸星魔教爭奪七脈的位置,計劃圓滿成功。

    最終,他們補天教從吸星魔教手中獲取了驚人的利益,尤其是得到了魔刀門留下的魔骨舍利中的一半氣運之力,讓他們補天教氣運大漲。

    因此,此時張尚真對寧缺這位吸星魔教教主十分客氣。

    “勞駕張兄了!”

    “豈敢豈敢,寧教主你現在貴為七脈宗主之一,身份與過去不可同日而語,直呼我名即可。”

    張尚真客氣的將寧缺再次帶到了補天殿中。

    寧缺進入補天殿時,蘇鸞鳳已經坐在座位上等待他了。

    “你也看到了那條崩潰的赤血神龍了吧!就知道你會過來。”

    蘇鸞鳳輕笑著對寧缺說道,突然她目光微微一頓,臉上浮現出一絲驚疑不定之色。

    過去她與寧缺見面時,雖然寧缺隱藏得很深,但她多少還是能夠感知到寧缺的實力界限。

    但現在,她發現自己現在完全看不透寧缺了。

    此刻的寧缺站在她面前,氣息極度內斂,她幾乎完全感知不到了寧缺的實力,似乎寧缺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凡人。

    她蘇鸞鳳貴為當今天下五大至強者之一,一個半步破碎級強者想要在她面前完全隱藏實力,是根本不可能做得到的。

    除非,那個人也是破碎級強者,而且還必須修煉了極為高深的隱藏氣息的絕學。

    換言之,現在站在她面前的寧缺,顯然不再是一位半步破碎級強者,而是一位真正的破碎級強者。

    她上一次與寧缺分開才多久,才這么幾天,寧缺就晉升破碎級了?

    “寧教主,你現在已經晉升破碎級了?”

    蘇鸞鳳死死盯著寧缺雙眼,內心中隱隱希望寧缺給她一個否定的答案……不然,這也太打擊人了。

    “咦,蘇教主你也看出來了?不錯,我剛剛才晉級的!說起來,為了晉升破碎級,我還努力了很久,吃了不少苦呢!”

    寧缺覺得自己現在也是這方世界的最高等級高手之一了,已經沒有什么人能再威脅到他了,故而也沒有再隱瞞實力的必要,所以就坦誠的點了點頭。

    只是蘇鸞鳳聽到他的話后,完全僵住了。

    努力了很久?

    吃不了不少苦?

    蘇鸞鳳此刻有一種吐血的沖動。

    寧缺所有的信息,他們補天教都有收集。

    因此,寧缺究竟修煉了多久,蘇鸞鳳心中無比清楚。

    寧缺從一個不入流的武者,到現在成為一個破碎級強者,加起來的時間,連一年都不到。

    這樣你也好意思說自己努力了很久?

    好意思說自己吃了不少苦?

    你這讓那些苦苦修煉數十年乃至上百年,都突破不了一個境界的武者,怎么活?

    “對了,蘇教主,說到這個,我有一件事想要請教你。我這不是順利晉升至破碎境了嗎?但我只聽說過破碎境強者能夠使用洞天之力的,但卻沒有聽說過破碎級強者也能血龍的,你幫我看看這是怎么一回事?”

    寧缺說著,心中一動,背后就浮現出一條鱗甲分明的血龍。

    那血龍約十數米長,盤旋懸浮在他身后,緩緩游動著,所過之處,虛空之中出現一條條裂痕。

    “血龍,你竟然還凝聚了血龍?”

    一向穩重威嚴的蘇鸞鳳,此刻也忍不住驚叫一聲。

    仿佛百日見鬼了一般,臉上流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呃……蘇教主,這血龍有什么特殊的嗎?”

    看到蘇鸞鳳這種反應,寧缺隱隱也意識到血龍的不一般了。

    蘇鸞鳳用一種看怪物的目光,定定的看了寧缺很久。

    “特殊,當然特殊了,別人都說我蘇鸞鳳是一個怪物,但依我看,你才是一個真正的怪物。”

    蘇鸞鳳深深吸一口氣,繼續道:

    “你可能不知道凝聚出血龍代表著什么?我必須告訴你,天下間幾乎所有武者開辟洞天,晉級破碎級后,畢生都在淬煉積累血氣,卻基本沒有什么人能凝聚出血龍。

    整個天下間,目前為止,能凝聚出血龍的破碎級強者,只有五個人。而這五個人,又被稱為至強者。

    我這樣說,你可知道凝聚出血龍代表了什么了嗎?”

    蘇鸞鳳說完后,心中依然久久無法平靜。

    她當年晉級破碎境后,用了五十年就凝聚出血龍,就已經被天下人成為怪物了。

    她心中也一直為此驕傲。

    但現在,她心中的驕傲都變成了羞愧……與眼前才一晉級破碎境就凝聚出血龍的寧缺相比,她根本連提鞋都不配。

    “原來如此!原來我已經是天下至強者之一了!”

    聽到蘇鸞鳳的話,寧缺心中一陣恍然大悟。

    他沒想到凝聚出血龍,在其他人眼中,是如此了不起的事……原來不知不覺間,他已經這么強了。

    寧缺隱隱明白,他之所以能一晉級破碎級就凝聚出血龍,應該是他的積累太雄厚了。

    他可是足足將四門非同凡響的功法修煉至了破碎級,還將絕陰魔體這門煉體絕學也修煉至了破碎級……這樣的底蘊,天下間誰能與他相比?

    對大部分武者而言,在耗盡壽元之前,能將一門功法修煉至破碎級,這已經是十分了不起的成就了。

    若他們知道寧缺同時兼修四門功法,一定會罵寧缺是瘋子。更不敢想象,寧缺還真的將這四門功法都修煉至破碎級。

    只能說……寧缺的“天賦”,確實太強了,讓其他人望塵莫及。

    “對了,一般至強者有幾條血龍啊?”

    寧缺又好奇問道。

    “還幾條?”蘇鸞鳳白了寧缺一眼,“能凝聚出一條血龍已經是奇跡了,還想幾條,你做夢呢!”

    寧缺一愣,頓時知道自己又“孤陋寡聞”了,他可能不是天下至強者之一,而是天下最強者!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