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七章 點鴛鴦,訴衷腸

作者:玉樓銀海
    好歹有了李俊,總算是解決了宮妃的難題,把這個女人發配給別人,李俊也省心。

    至于,找人,她去哪里找人?

    以現在長安城里貴戚聯姻的慣常做法,別說是新羅來的異族女子,就是世家大族里的姑娘也愁嫁。

    這個旨意,可不是那么容易下的。

    這個人選,也絕對不容易找到,她才不想做這樣得罪人的事情。

    她不說,李顯也愁了,眼向著殿下,看看李俊,也是一副就等著皇帝發落的架勢。

    正在他為難之際,一道目光向他襲來。

    “陛下,臣妾倒是有個好主意。”

    “哦?”李顯眼神一亮,趕忙湊過來:“說來聽聽。”

    上官婉兒也立刻做出一副感興趣的樣子,既然有韋皇后出馬,她樂的等一個現成的。

    “就是前段時間,臣妾向陛下引薦的,修文館的學士盧向之啊!”

    李顯面色一凜,將此人的身份地位想象一番。

    要說出身,自然是沒的說了,范陽盧氏百年豪門,人長得也稱頭,更可貴的,他就是再娶妻,也是個繼室。

    聽說,他的發妻已經與他和離了,甭管原因是什么,只要是個繼室,就算沒有很高的門楣,盧氏家族也不會反對。

    李顯頻頻點頭,對這個提議十分贊同。

    “此人極好,極好!”

    他立即當場宣布:“新羅美人不必返回故地,擇吉日與修文館學士盧向之成婚。”

    關鍵時刻,還得看老婆。

    李顯熱情的捉住韋氏的手,不停的撫摸,贊賞之情溢于言表。

    “謝大唐皇帝陛下恩典!”

    李俊亦恭敬行禮,返回座位。

    這一站一坐之間,境遇大為不同。

    現在的宗愛柔,雖然沒說一句話,可那殷切的眼神,直勾勾的盯著他的臉。

    那種感覺,好像要把他生吞活剝,還不帶吐核的。

    插曲結束,宴席繼續,這件難題總算是以各方都能接受的方式結束,倒是李俊又多了一層擔心。

    這新羅女的皮球,沒有踢到李顯那里,也沒有踢到李俊這里,應該心滿意足了。然而,事情遠沒到結束的時候。

    那個他找來的替身,是不是該退還回來?

    一直在上官那里放著也不是個事,這個差事能交給誰?

    總要是個可靠的人,也許只能是誰送去的,誰再去給接回來。

    嘩啦啦……

    細細水流的聲音,降落下來。

    李俊低頭一看,竟然是宗愛柔在給他親自斟酒。

    那曲口鑲寶的金樽,正是宗愛柔自用的。

    柔柔素手擎起,柔情溢滿。

    “殿下,請喝。”

    宗愛柔不善飲酒,自從入席,就一直低頭吃菜,這酒盞卻從來也沒用過。

    李俊的自用金樽,已然掉落在地,他根本沒心思撿起,單手接過,笑顏一展。

    四目相對,什么也別說了,都在酒里。

    瓊漿入喉,甘美的滋味回蕩在口腔里,有了老婆的酒,誰還要喝自己的。

    見他喝的痛快,宗愛柔心里也舒坦,小酒壺不離手,一盞接一盞的給李俊蓄酒。

    就連身后伺候的小宮女都閑下來了,斟酒,布菜,一個不落,全被宗愛柔包了下來。

    殿上的李顯和上官,露出欣慰的笑容,在他們心里,無不希望太子和太子妃能夠夫婦和諧。

    皇后韋氏,這次沒有占到多少優勢,雖說給李顯出了一個妙計,可李顯的目光還是主要放在了上官的身上。

    這沒什么可說的,小別勝新婚,韋氏都了解。

    認真算算,自打他們從洛陽啟程,李顯該有一個月都沒見到上官婉兒了,相比天天都在眼前晃的韋氏,當然是上官更可心意。

    吃醋是女人的固有天性,韋皇后也亦然。

    只是現在,有其他的東西牢牢占據了她的心,讓她對男女情愛不過爾爾。

    那更具誘惑力的東西,就是權力。

    既然要爭奪權力,就不得不對后宮中人采取睜一眼閉一眼的態度,正如李顯說的,上官婉兒是一個可以接受的人。

    一場宴席在喧鬧中結束,貴戚之間各懷心思,這個世界上到底還有沒有真誠的情感,年輕的太子陷入了深思。

    心里想著事,心思不由得有些渙散,李俊就這樣亦步亦趨的登上了轎輦,簾幕打開,只聽得,昏暗的轎廂里,一個人影忽隱忽現。

    “殿下!”

    “怎么是你?”

    李俊驚奇的看著車里的女人,跳上了車。

    “你好大的膽子,大明宮門前,竟然敢鉆到我的轎輦里!”他言語中含著責備,眼神卻很熱烈,激動的樣子,分明是鼓勵她這樣做。

    “怎么,堂堂太子妃,來上太子的車,還有什么不妥?”

    宗愛柔略一挑眉,原本秀氣的眉眼,竟然顯出幾分英氣。

    也不知是不是這昏暗的燭光作祟,李俊竟然覺得,此女此舉,很有些挑逗的意味。

    “再說,我這里也跟著侍女,有什么可怕的。”

    被他提點到的翠香,這時也略微行禮,心想,總算是想起還有我這么一個人了。

    太子妃和太子之間的眼波流轉,翠香看的真真的,那里面飽含的情意就是瞎子都看得出。

    翠香站在這里,就別提多別扭了。

    “好!”

    李俊頻頻拍手,贊道:“不愧是女中豪杰,佩服!”

    “謝謝。”

    李俊正在興奮,不知這句話是從何而來,他一抬眼,正對上宗愛柔的眼神。

    她也在盯著他看,灼灼的目光,讓李俊心跳漏了一拍。

    車輪輕輕轉動,轎廂里昏黃的燭光,美人含情的美目,這個氣氛簡直是曖昧至極。

    李俊不禁想到,這要是在現代,估計早就一鼓作氣了。

    可惜啊,可惜!

    他還得注意點影響,他輕咳一聲,笑道:“你這么看著我做什么?”

    “終于發現本太子的英明神武了。”

    “對呀。”出乎意料的,宗愛柔痛快的承認了,這下,反倒是李俊有些窘迫。

    “說實話,剛才在席上,我沒想到你會那樣說。”

    “畢竟,收下也是合情合理的。”

    她垂下眼簾,語氣輕輕,李俊竟從短短的幾句話里,聽出了憂愁的意味,他探頭瞧了瞧,果然見她臉上有惆悵的表情。

    一時無言。

    想到未來,那條金光燦燦的晉級之路,李俊亦有感慨,不必她明說,李俊也知道她的心意。

    只要他還在這個位子上坐著,三妻四妾的生活就是逃不開的。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