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七百六十九章 破綻

作者:緋我華年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這次過來,張媽沒跟著。

    林苗和羅晏對吃的上面,不如張媽嚴苛。

    羅皓喜歡這口,又難得沒人管,怎會不大快朵頤?

    又吃了好幾筷子豬血。

    羅昱吃東西慢,沒吃兩口就見里面的血腸幾乎沒有了。

    羅皓還先下手為強把最大的拿筷夾到手。

    他也不惱,只慢吞吞的道“張媽說,血腸吃多了會中毒,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羅皓吃得正歡,聞言筷子一頓。

    看著筷子頭上的血腸,他猶豫著要不要夾起來。

    就在他猶豫的瞬間,一雙筷子探過來,將他虛虛夾著的血腸拿走,并快速的塞進嘴里。

    “羅昱,”這會兒羅皓哪里還不知道,他這是上了當了。

    羅昱瞇著眼,咽下血腸,而后笑瞇瞇道“古有代父從軍,今有替兄試毒。”

    “不要太感動。”

    羅皓氣的噘嘴。

    這盆菜里血腸都吃得差不多了,就剛才他夾的那塊最大了。

    羅昱吃完最后一口飯,摸了摸嘴。

    “我吃好了,媽媽慢慢吃。”

    他乖巧的笑著,下了桌。

    林苗要照顧他們三個,還有自己吃飯,間或的聽著羅晏和滕強說話。

    她實在太忙,也就沒聽到兩兄弟的交談。

    只是在兒子喊她的時候,她分出有點注意力,點了點頭。

    羅昱得意的看氣的眼睛越發黑了的親哥,小跑著走了。

    羅皓瞧著沒剩多少血腸的酸菜,也沒有胃口,扒拉完剩下的飯,也跟著下去了。

    騰其看了眼林苗,見她不以為意,又看親爸,見他關注的也不是自己,便也跟著下了桌。

    不用照顧孩子們,林苗便安靜的吃完自己的飯,然后把手邊的殘渣劃拉了下,悄悄退了出去。

    羅皓幾個正在玩跳棋,見林苗過來,便要她加入。

    林苗笑著擺手,讓他們自己玩,自己去尋老板娘,想借著這次再帶點土特產,拿回去給林捷他們分分。

    作為八方迎客的農家院,這些東西從來都是準備得足足的。

    聽說林苗要,老板娘便帶著她下地窖。

    瞧著她腌的滿滿當當的酸菜缸和雪里蕻,林苗不知道該說什么。

    等到上去之后,老板娘道“那些都是我個人腌的,絕對干凈,也沒什么其他東西。”

    林苗點頭,一樣要了些,又加上凍梨和其他東西。

    林林總總,老板娘一算,然后道“你這些東西就你們那車估計拉不回去。”

    “不然明天,讓我當家的跟著你們回去,順便認認門,以后要是想吃啥,直接給你送過去。”

    “也好,”經過這兩次相處,林苗也看出來了,這對夫妻有著自己的小算計。

    但這算計實在合理范圍內的。

    目的也只是為了賺錢。

    但他們賺得很干凈,絕不昧良心。

    對林苗來說,這就足夠了。

    她所求的無非也就是讓家人吃上干凈放心的東西。

    至于價錢,貴一點她認為也算合理。

    畢竟沒有誰是吃飽了撐的給別人白干活的。

    商量完事情,隔間傳來動靜。

    林苗過去,見羅晏正扶著滕強起來。

    “這是上頭了吧,”老板娘很熟練,直接把炕桌挪開,然后扯開被子,讓羅晏把滕強放上去。

    “我家這酒沒事,一會兒就緩過來。”

    “到時昨天的酒也都醒了。”

    羅晏笑著點頭,吩咐老板娘收拾了,便跟林苗回去屋里。

    坐定后,羅晏沒有吭氣,只是看著前面的虛空發呆。

    林苗有些好奇,便道“你在想什么呢?”

    羅晏輕輕嘆了口氣,望著林苗,眼神有些復雜。

    “怎么了,”林苗坐過去,“你這么看我,我有點瘆得慌。”

    羅晏勾了勾唇,低聲道“你說得對,滕強確實有問題。”

    林苗的眼睛一下子瞪大。

    羅晏笑了笑,“衛寧查出,早在他出過之前曾在南方生活過一陣子,可是南方吃豬血。”

    他最后一句話,有些發沉。

    林苗瞬間想起騰其看到血腸時的反應。

    “可是他不怎么喜歡吃生的菜啊。”

    林苗嘀咕。

    羅晏笑了下,“是啊,可是他硬是逼自己吃,包括豬血。”

    羅晏彎著眼睛笑,雖然他力求自然,可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吃不慣,哪怕強裝也不像。

    這點他反而不像騰其。

    騰其只是沒吃過,但吃了之后,反而很喜歡。

    “明明不喜歡,卻偏要那么去做。”

    “為什么?”

    林苗心里也很奇怪。

    若說是南方人,偏連常見的血豆腐都不吃,可若是常年生活國外的,也沒可能不是生的。

    畢竟國外日常講究的就是原生態,健康。

    別說生菜,就是生牛肉生魚肉,那都是時常啃一啃的。

    滕強的習慣與他的履歷平生差得實在有點距離。

    反而騰其,飲食習慣跟著滕強,倒也相似。

    只是細論到口味上,卻有說不同。

    林苗百思不得其解。

    羅晏笑了笑,沒再說。

    傍晚,因著要趕回城里,羅晏和滕強便沒再喝酒。

    只是吃了鍋熱騰騰的殺豬菜,便帶著老板并一車的吃的離開。

    待到進了市區,滕強便跟羅晏約了過幾天聯系,才分開。

    羅晏重又驅車上路。

    只是回到家,他只讓老板把車停在巷子口。

    衛寧帶著兩個人來,把肉和菜都拎了回去。

    老板瞧著那個小伙子,個個十分輕松的拎著上百斤的肉健步如飛,不由汗顏。

    待到搬完,羅晏笑著塞給老板盒煙,“晚上路滑,您可得慢著些。”

    老板以為就只是一盒煙,接過來笑呵呵道“沒事,我開了幾十年,走得穩著呢。”

    又說,“您有我電話,要是想吃什么,盡管言語,旁的不好說,莊稼地里頭的,我一準辦明白了。”

    羅晏笑著點頭,忽的問“跟我一起的那個他可有問過你們什么?”

    老板想了想到“倒是問過一嘴,知道就是專門過來咱們那兒吃農家菜,就沒再問了。”

    羅晏笑著點頭。

    老板卻緊張了,又問“是不是我說錯了。”

    “沒有,”羅亞不想引起老板緊張,笑道“就是順口問問。”

    老板這才放心上車。

    羅晏目送他離開,才回去小院。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