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594.十代裝置的來處

作者:人間武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米拉、折秋泓、銹妹和菜心不約而同,自覺不自覺地轉過頭,不出聲,看向軍帳外,那個站在陽光下的身影。

    “來來來,下注啦!行動不便,不用柱劍,砍中算輸,砍倒才贏……”

    韓青禹掛著一條手臂,繞圈熱情地招呼著,像個跑江湖賣藝的人。

    就是這樣的一個韓青禹,你嫌棄慣了,連某次想認真跟他說聲感謝,說溫暖或感動,都會覺得尷尬、生硬,說不出口……就更別提深情款款什么的了,那純粹是自找屈辱、破碎和不自在。

    其實這半年多來,青子很難得有這么高的興致。

    雖然這個人一向都沒有表現出過,比如壓力、壓抑這種東西,但是前幾個月,船上的游戲和熱鬧,他也從來都沒參與過。

    這兩天,大概因為大仇終于得報,親手拿回來真相和公道,心里釋然了,再幾件高興的事疊加在一起了吧。

    比如溪流鋒銳這上萬人,終于可以安定下來,米拉的傷也有了確定的辦法等等。

    但是,周圍滿滿當當圍觀的人,雖然對戰斗本身很熱情,對韓青禹的興致也很捧場,卻沒有一個人真的去下注……

    這已經不是第一或第二場了。

    “假賽狗。”老休偷偷罵道。

    “嗯,臭不要臉的,誰都敢輸。”風暴團長點頭表示同意。

    幾場下來,他們早已經看透了,賽果大部分情況下都由注碼決定。根據注碼,韓青禹誰都能贏,也誰都敢輸。

    誰讓莊家是他偷偷安排的人呢?

    “我就不理解了,明明源能塊都是他發出來的……他再無恥地贏回去,我們沒得用了,他不還得發?”古扎扎嘀咕著。

    他們不了解,其實為了避免心疼,韓青禹從一開始,就把溪流鋒銳的公產和個人的私產,區分得很徹底,很清楚。

    “嗯,但是他看著真的很開心啊。”尸人維澤板著臉,說了大概溫暖的話,然后掏了六塊源能塊,向前走去,完成下注。

    “……算了,我也再下點兒。”阿尼羅跟著上前。

    接著老休、風暴、古扎扎,戰士們,成群結隊的上前下注……都想著反正是一回事呢,注碼大多下在了三人組一邊,他們熱情地高喊著

    “黑牙加油。”

    “小王爺不要手軟。”

    “堂堂才是真的無敵。”

    “……”

    正喊著。

    “嗖!”“嗖!”“嗖!”

    大小不一的三個物體,突然從頭頂上方掠過,要不是因為地面快速掠過的殘影,很多人甚至沒有覺察它們已經經過。

    所有人抬頭,向遠,失去目標。

    “什么東西?”

    “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源能飛行器,楊清白帶人開回來了。”

    “好快!”

    “嗯。”

    “頌!”下一秒,韓青禹消失在人群面前。

    “愣著干嘛,看大寶貝去啊!”源能鼓蕩起的風中,他興奮的聲音傳來。

    “頌頌頌頌頌……”

    …………

    莊園深處緊急修建的機場,人群到場圍觀的時候,三艘源能飛行器還沒有完成降落。

    就像是故意表演一樣,它們在距離地面約百米高度快速完成制動,降速,然后開始緩緩下降,同時如游魚般緩緩自轉。

    “這玩意叫什么,有名字嗎?”

    “好像有,分別叫什么針魚、劍魚、青槍……”

    “哦,看著真還有點像。”

    眼前的三艘源能飛行器大小落差很大,整體造型也有不小的區別,但是無一例外,頭部正面都有一根劍矛狀的長刺。

    主體部分都呈“紡錘狀”,同時背部有尖銳的鰭狀結構。

    “都說可惜源能飛行器沒有攻擊性武器,不會這個就是武器設置吧?用撞的?”

    “應該是了,話說這玩意,這速度,要是瞄著你撞下來,你死不死?”

    “我肯定死啊,頂級以下,真被瞄上估計都很難活下來。”

    “問題是它撞下來后沒損傷么?就算沒損傷,還能很快再啟動?我看大尖的那些飛行器,好像落地都很難再啟動啊……”

    激動的目光和紛雜的議論聲中,三次源能飛行器依次落地。

    其中最大的百人級青槍落地后,側面無縫隙鐵門打開,楊清白穿著一身復雜、厚重到看著像是宇航服的飛行服,從飛船上下來。

    這個等級的飛船,竟然依然可以單人駕駛,大尖文明的科技樹看起來真的跟蔚藍完全不一樣。

    青槍很大,比想象中的百人級大了不少。

    其實剛開始,大伙看著視覺沖擊還沒有那么強烈,現在,當楊清白站在艦前了,對比出現,地面死鐵板的凹陷被注意到,人們才真正意識到它的厚重與龐大。

    無聲,楊清白費力摘下頭盔,用右手抱著,把左手舉起來,淡定微笑向揮了揮手。

    他今天特意梳了一個大背頭。

    “好日子終于來了,以后這里最囂張就是老子了……”“頌!”

    一道虛影掠過,拖著楊清白回到駕駛艙。

    韓青禹消失在人群前方。

    “走!帶我轉一圈……”韓青禹說完后仰,在艙門口揮手,大聲喊“還有人想坐上來試試嗎?”

    “我!我要坐。”鐵甲頌一聲沖出。

    “我我我我……”

    一百人,很快就滿了。

    青槍級飛船重新啟動,花了差不多20分鐘,才終于緩緩升起來。

    針魚級和劍魚級沒動,艦前站著兩個聯盟那邊過來的飛行員,摘了頭盔后,表情看著似乎有些緊張和不知道怎么辦好。

    “食糧叔。”沒搶上位置的盧比阿渣站在地上,看了看一旁的許十良,小聲喊道。

    “嗯?”許十良仰頭看著高處道。

    “你看另外那兩個飛行員,他們得回去吧?”

    “嗯,應該是這樣,怎么?”

    “那就是說咱們至少得再培養兩個自己的飛行員,可能還不止……”盧比阿渣頓了頓說“叔,我想試試,我的融合度太低了,我想去開飛船。”

    這似乎是好事,但是許十良猶豫了一下,說“其實也不算很低,普通戰士多數都是c級d級……”

    “低的!叔。”盧比阿渣倔強的堅持。

    “那,好吧,回頭組織報名,你去試試。”許十良知道阿渣為什么堅持,答應了,但是看表情,似乎讓他答應這件事并不很輕松。

    因為作為一個老兵,許十良剛看懂了一件事

    那些飛行器頭部設置的長刺,作為武器,不是拿來撞地上的人的……是必要時拿來在空中,直接撞擊大尖飛船的。

    那個速度的撞擊……

    …………

    聯盟總部,確認飛船抵達,完成交接,溫繼飛和吳恤終于拿出那套第十代裝置。

    在場議員、科研人員,軍方代表,集體沉默凝視,目光激動。

    這一刻沒有人去思考溪流鋒銳是不是其實自己不能搞定,才拿出來交易的,順便省下15000套的成本費。

    也沒人去擔心,以the青少校的品性,當他留下的特權,將來可能會要求什么。

    現場試穿很快結束了。

    “13倍效率,百分之三十左右的提升,確定無誤!”科研人員激動的聲音傳來。

    將軍們握拳振臂。

    “對了,溫少尉,這個十代裝置,是你們自己研究出來的嗎?”歡呼聲中,終于有人想起來這茬了,現場小心問道。

    “撿的。”溫繼飛抬頭看他一眼,平靜說。

    “啊?撿……哪,哪里撿的?”

    “地上。”溫繼飛說。

    “后腦勺。”吳恤說。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