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570.長街與槍

作者:人間武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咳咳咳咳咳……”

    位置很深的地下城,阿方斯急促的咳嗽聲,感覺像是被嗆到了一般,在偌大的空間和復雜的通道中反復回蕩著。

    他不是一個有哭笑不得這種情緒的人,所以當那種巨大的失落感和荒唐感襲來,阿方斯只有憤怒,以及短時間的失措。

    “僅僅因為很記仇,所以認出來了嗎?!”

    想不到,長時間精心準備的方案之一,也是最沒有風險和損失的一個方案,竟然就這樣,被一個完全沒有道理的邏輯擊碎了!后續的一切都無法繼續進行。

    阿方斯當然還有其他計劃,但是他開始不安了。

    因為他剛突然發現:其實一直以來,韓青禹給他的感受都是這樣的,充滿難以理解的部分,乃至荒唐感。

    事情從一開始就是這樣了。

    那年,他們來參加試煉,韓青禹察覺了試煉場存在的陰暗隱秘,被上百人堵在峽谷中圍殺……重傷生還。

    在這種情況下,按道理他應該感到驚惶、恐懼才對,應該會想先逃離,再去揭露真相。

    當任何一個年輕的士兵遭遇這些,他們都應該會那樣去想,那樣去做。

    可是他不!他喜滋滋跑回來跟夏爾要優勝的金屬塊,甚至因為過分貪婪,差點觸怒夏爾……

    于是夏爾的判斷出現了失誤……不然,這個世界早就已經不再有這個叫做韓青禹的人了。

    后來,他的小隊在高原上被設計,死傷慘重。

    他回到指揮部,沒去找陳不餓告狀,也沒去找聯盟申訴,而是直接奔襲機場……先把德尼、埃里克、夏爾三代阿方斯砍了。

    若非這樣,現在埃里克也許是超級了!阿方斯也不至于因為要面對三個超級,而處于相對弱勢一方。

    說起三個超級……

    他們竟然沒殺西奧爾多!這其實也是不合理的,要知道西奧爾多當時差點殺了他們。

    再有,如果三年前,他們選擇依靠陳不餓的保護,留在蔚藍打那場官司,追尋真相,這件事現在大概率還在持續,他們或許也不會是今天的他們。

    可是,他們竟然選擇越獄,跑了,背負罪名去亡命天涯………

    所以那群人,或者說那個人,他總是做很沒有道理和邏輯的事情和選擇,卻最終取得很好的效果。

    這種不合理的狀態讓阿方斯深深地不安,因為它總是會打碎一切預想設計和確定性。

    也恰是在這個過程中,因為一次一次的選擇,那群當年的小卒變得越來越致命。

    “好吧,那就換一種方式結束。該結束了,我將帶著你們奉獻的生命源能,去迎接末日里的永恒。”

    揮去心中的不安,阿方斯隨手摘掉身上的連接管道,站起來。

    他的虛偽和對死亡的恐懼,并不代表他對自己的實力沒有信心。

    換上一身黑色作戰服,蒙上面罩,阿方斯獨自離開地下城,在地面某間房屋黑暗的角落蟄伏下來。

    …………

    阿方斯莊園的建筑群,像是一個綜合了歐陸風情的繁榮區塊,有街有巷,房屋整體橫直有序,但是高低錯落,都有著漂亮的門窗,屋頂是陽臺或屋檐。

    居中的主街道并不算很寬,但是長且平直,地面鋪著整齊的石板,嵌有死鐵的戰斗靴踩在上面清脆作響。

    “咔嗒,咔嗒……”

    城依然像死了一樣平靜。

    沒有誰特意去隱藏腳步聲,韓青禹等人直接沿著主街道,緩步前行。

    “我走最后吧,吞噬攻擊的話,應該我最有可能扛住。”銹妹小聲提議。

    因為這樣走,隊尾無疑是最危險的,而她不單有防御最強的裝甲,源能內循環系統,還有那塊玉骨。

    “有道理。”走在最前面的韓青禹回頭,說:“可是你爺爺會生氣的。”

    “我不怕他。”

    “我們怕呀!去吧,去跟跟堂堂、菜心、小王爺站一起。”韓青禹下了指令。

    在這種時候,他的話還是有點頂用的,就像他剛才拒絕吳恤走前面,叮囑他無論戰斗情況怎樣都不許追出去,吳恤也都認真接受了。

    銹妹過去站了一側,和賀堂堂、尹菜心和小王爺四人左前后右,相隔幾米把溫繼飛圍在中心。

    “如果你們放心我的話,讓我走最后吧。”西奧爾多說著笑了笑,“反正我這條命也是撿回來的,就算……”

    “撿回來的嗎?”溫繼飛沒回頭困惑問。

    西奧爾多茫然一下。

    “是買回來的啊!折醫生救了你,你欠了我們很多錢,我這都記著呢。”銹妹接上說。

    西奧爾多木一下笑起來。

    “沒事的,我很難死。”吳恤扯了西奧爾多一把,說完站到隊尾。

    隊形整理完畢,八人不再說話,繼續向前走去。同時沒有人拔出武器,除了溫繼飛雙手持著廣場的哀歌。

    “咔嗒,咔嗒……”

    依然死寂的城和走在主街的隊伍,腳步聲……

    “他們肯定會進攻嗎?”尹菜心問。

    “當然,因為外面發生的事,蔚藍議事會現在應該正在開會,阿方斯沒有太多時間了,而我們也已經給出唯一的機會。”

    說的是英語,韓青禹這次沒有特意壓低嗓門,以至于他的聲音,在空蕩蕩的街道上擴散。

    天快亮了,將升未升的朝陽藏在云后,紅白色的晨曦斜照,透在墻角、屋檐。

    “嚓!”高處一聲輕響。

    “砰!”槍聲響。

    一具尸體從屋頂背面翻落。

    “開始了。”溫繼飛說完這三個字點了一根煙,把廣場的哀歌端起來,把臉微側,埋在狙擊鏡后。

    隊伍繼續前進。

    “砰!”毫無跡象的一槍,穿透墻體。

    一具尸體在靠窗的墻壁后僵直,然后血從頭側流下來,倒地……他剛在窗口看了一眼。

    “砰、砰!”一具尸體在屋頂翻滾,然后掉落下來,砸在街邊。

    這是第十一個。

    “砰!”

    這一次,槍聲來自對面。

    槍響一瞬間,溫繼飛說:“不是。”不是的意思,這一槍不是源能槍械。

    但就這一剎,一柄幾乎無聲的戰刀,已經從側面巷子里切向吳恤。

    “頌!”吳恤反身、抽槍,手握槍頭下緣直接橫掃……

    “砰!”將來敵重重砸向側面墻壁。

    ……這個不是阿方斯。

    同時,另一個身影貼地彈射,一柄短刀沿著地面上升,切向吳恤讓開身位后暴露出來的西奧爾多。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