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517.Ne想見你

作者:人間武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世亨少爺把手里的紅酒一口干了,“呼!”振奮一聲,開心轉身放下手里的高腳杯,走過來搶了葉簡手里的情報去看。

    他走過的位置是連片的晶藍色玻璃。

    這種厚而堅韌的玻璃,遍布這里的幾乎每一個角落,在燈光或“陽光”下,透徹而耀眼。

    劉世亨不知道那到底是特殊的燈光還是陽光,因為光線來自頭頂高處,幾乎無處不在,卻又從不曾被看到過實際的光源。

    這里是ne的老巢。

    它可能在陸地的下面或者某處海底,具體不知道位置。

    關于這一點,葉簡說連他都不知道。

    之前,他們來到這里的最后一段路程,人被關在一個漆黑的,密封的,沒有任何外部運動感的奇怪裝置里。

    那個裝置走了七天,把他們帶到這里。

    這是屬于ne的國度,一個類似無為王權統治下的奇怪的城市,它充滿科技感,及以源能為基礎的異世界感。

    劉世亨目前觀察了解的情況,這座城市的人口規模,大致在兩到三萬人之間。

    在這里生活的人知道外面的人類世界,但是并不很了解,他們以一種類似在伊甸園一般的狀態生活,不被允許離開。

    當然,葉簡可以出去,這不他剛回來。

    而劉世亨,已經在這里待了很長一段時間了,生活飯來張口,衣來伸手,也可以因為欲望或者好奇心,去撩撥女人,或被撩。

    最初世亨少爺感覺還很不錯,但是待久一些后,他就開始覺得無聊了,覺得生活麻木,沒有任何新鮮的刺激,像活死人一樣。

    這里的女人們甚至沒有個人風格、風情和任何主動的姿勢,ne在這方面的教育問題很大……

    劉世亨在沙發上坐下來,仔細看完那份過期兩個月的情報,又抬頭看了看葉簡。

    “實話說,我覺得葉哥你從現在開始,最好注意一下對我的態度了。”劉世亨說:“這樣等我家青子和恤兒砍你的時候,我還可以幫忙說一句,其實葉哥人不錯。”

    “滾!老子用不著。”葉簡笑罵了一句說:“ne說要見你。”

    “……”劉世亨臉上神情猛然怔住,身體漸漸顫抖,然后聲音也跟著顫抖,說:“還能這樣轉折的嗎?”

    之前,他們從海上帶來的那條魚并沒有送給ne,劉世亨沒見過ne,也沒被查問過任何事。

    “哈哈,你想見他嗎?”葉簡笑起來問。

    劉世亨又怔住一下,看著他,“這個我還可以選的嗎?”

    “當然,你實在不想見的話,我去拒絕就好。”葉簡說。

    “你人這么好?”

    “嗯,感動嗎?”

    “一點點。”劉世亨掐指尖比劃,然后開始猶豫。

    他猶豫了很久,可能有半個小時。

    半個小時后,劉世亨說出來一句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能的話:

    “我……想見一下。”

    那可是ne啊!

    他真的已經永生了嗎?

    他現在是什么樣子啊?

    他會問我什么?

    又對我說什么?

    我能不能給他提意見啊?

    對話會關于什么?

    世亨少爺在害怕,很怕,但是同時,心里跟有只老鼠在撓似的,心癢好奇得厲害。

    …………

    這一年十月的天氣很好,一般情況,爺孫倆都會擺攤到晚一些,然后在暮色秋風里,走過回家的路。

    但是今天下午還不到三點鐘,爺爺就起身開始收拾東西了。

    袁小欣也收起來用著順手的樹枝,用鞋底抹了地上的字,起身等著,等到爺爺存好了桌椅回來,大眼睛圓溜溜說:

    “爺爺我們是去看吳恤哥哥打架嗎?”

    爺爺指了指耳朵,說:“去聽聽看。”

    絕殺館不是表演場地,沒有向民眾公開的看臺,也不需要觀眾。他們去了就只能在外面聽而已。

    袁有闕估摸著自己還是能聽出一點東西的,再不濟,總能早些知道挑戰結果。

    “一門至少雙超級的青龍幫,阮氏明月就算贏了,應該也不會下殺手吧?”一路這么想著,穿過兩個街區,到城北。

    爺孫倆來到絕殺館外的時候,整一個斗獸場般的巨大場地,高聳的石墻四周,已經滿是環繞的人群了。

    當然現場絕大多數人都不敢站得離墻太近,怕萬一戰斗失控,石墻坍塌下來。

    一片熙攘嘈雜中,議論聲不斷。這場戰斗甚至比韓青禹當初的連續挑戰更吸引熱情和關注,因為大抵這里的每個人都在想:

    “如果今天吳恤贏了,青龍幫的雙超級陣容,大概就真的有機會去挑戰束幽的王座了。”

    “畢竟他們之間早就已經明確了,必有一戰。在一座從不談論公平和道義的城市,青少校也沒有理由,一定要跟束幽一對一。”

    “……”

    袁有闕拖著孫女的手,好不容易擠到人群最前方,找了一個位置站下來。

    孫女卻一路踮腳,扭著頭向外看。

    “鐵甲,爺爺你看,青少校他們進去了。”她說。

    …………

    絕殺館雖然沒有看臺,也不讓普通民眾進入,但是總有一些人是例外的,比如那些有身份、地位的人。

    在這座城,能進入絕殺館,本身就是一種身份的象征。

    館內一共大約不到50人,每個人都站著,站著是因為挑戰并不是表演,下場的人地位也都不低,坐著欣賞似乎是一種不尊重。

    因為人少,韓青禹一眼就看到了束幽的身影。他帶著兩個人也站著,身邊兩側空著一大塊地方。

    “束幽老大。”

    “束幽老哥,好久不見了,你忙什么呢?”

    韓青禹和溫繼飛分別打了招呼,帶著銹妹他們在他旁邊位置站下來。

    束幽轉頭看看他們,眼神猶豫了一下,點頭。

    最近,是這半年多來的第一次,束幽在韓青禹這個人的身上,看到了某種值得欣賞和認可的品格。

    既然他沒有隱藏吳恤晉升超級戰力這件事,那么,至少對于那一戰的態度,他坦蕩而富有勇氣……束幽心里這么想著。

    “不義之城已經有很久,沒有發生過超級層次的挑戰了……對了,你看起來似乎一點都不擔心,是嗎?如果你認為你可以隨時救援吳恤的話,別忘了我也在這里,按道理我應該很希望吳恤死在這才對。”束幽主動說道。

    “阮氏明月很強嗎?”韓青禹轉頭反問。

    “……比西奧爾多強很多。”束幽說。

    “哦,那她長得很漂亮嗎?為什么叫做魅惑貓女,她多大啊?”韓青禹還從沒見過這個殺手榜第三,也是這座城市超級戰力中唯一的女性。

    上次他本有機會見的,但是約好的談判沒去,錯過了。

    面對這一連串的問題,束幽思索了一下,似乎有些為難說:“等會兒你自己看吧。”

    當他話音落下的時候,吳恤已經站在場中了。

    黑色的作戰服,黑色病孤槍,肩后背負一把重劍,吳恤一聲不響站在坑洼不平的巨大場地中。

    而他對面,一個看年紀大約二十五六歲的女人,背負裝置,赤手空拳,正迎面緩緩走來。

    阮氏明月實際的年齡至少應該有三十歲左右了,當然在源能世界里這不太重要。

    標準東方面孔,黑色的頭發簡單地束成了馬尾,不長也不短。

    素面朝天,清湯掛面。

    人長得似乎確實很不錯,但是身上一件米白色襯衣,寬松長褲……

    “這不是清純小村姑嗎?哪來的魅惑啊,誰家的貓啊?”溫繼飛嘀咕。

    “就是啊!”賀堂堂和小王爺附和,語氣里都有些失望的感覺。

    人走到吳恤身前不遠處停住,光著腳。

    妙書屋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