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514.真·第二個超級(上)

作者:人間武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除了擔心“那個人”不愿再回來外,其實就算是老參謀,也不能說陳不餓當初出的那個主意不好。

    武人有武人處理問題的邏輯,基礎就是相信武力或者說武力的成長,可以解決一切問題。

    雖然這在當時看起來有些荒唐,甚至魯莽,但是事實產生的結果,目前看來大約都是好的。

    比如:韓青禹超級了;蔚藍聯盟總部對于事件的態度,也漸漸變得越來越消極和模棱兩可。

    就如韓青禹自己所說的那樣,他現在在蔚藍盟軍中,至少擁有一半的人心。

    而阿方斯方面,正在輿論中越來越失去信任。聯盟連續六次調查未果后,質疑聲非但沒有變小,反而越來越大,因為調查團的組成情況和信息的公開情況都很糟糕,非議不斷滋長。

    然后,關于這一次的消息,華系亞方面的姿態已經擺出來了,就一條,絕不承認青少校活在不義之城。

    這樣,如果阿方斯和支持他的那些人,自己不敢去不義之城抓人,那么就不會有人去幫他們做這件事。

    聯盟也不會。

    聯盟現在的情況,已經連自己的麻煩都快要顧不過來了。

    麻煩之一,是南極洲的戰事。

    因為拒絕者超級大站在那里的無理由失效,這一戰斷斷續續已經打了快一年了,大尖規模性的降臨依然沒有被徹底遏止。

    現在,聯盟內部一些鷹派將領們的態度,大體已經不著急結束這場戰爭了。

    他們試著把那里當作一個練兵場,讓各國精銳輪番進去作戰,收獲物資和經驗。

    很多天才個人和精銳團隊都在那里的雪和血中得到了成長。

    這樣看起來情況不算糟,只是誰都沒有把握,戰事會不會突然出現大的變化,比如突然來一波超乎預料的大軍,來一具在紅肩之上的大尖……

    第二個大麻煩是熊占里盟軍的分裂問題。

    目前的情況,前熊占里失蹤名將,屠夫伊萬(穹頂榜第5)依然活著的消息,已經基本得到確認了。更進一步的消息,是分裂派的人已經找到,并正在嘗試和他聯系,以取得這名絕對巔峰戰力的支持。

    一旦他們事成,武力分裂很可能在短時間內發生。

    真到那一步的話,聯盟要么就此承認蔚藍下屬各方面軍的世俗政府化路徑,要么,就要準備好調派兵力,面對一場大規模內戰。

    而這兩者,大致都是現在的蔚藍所承受不起的。

    第三個問題大概不能簡單稱之為麻煩——蔚藍是時候完成對這個世界公開一切的準備了。

    因為瞞不住了。

    從喜朗峰第一次迎擊大規模入侵,到南極洲大規模戰爭的持續,再到各地大尖降落情況的日趨頻繁……前段時間,阿根廷方面軍不得已暫時封閉了一個小鎮。

    公開已經是很確定的事,剩下只有早些或者晚些的問題。

    就在兩周前,英格蘭bbc新聞的一場日常直播,主持人在結束當天的新聞播報后,放下講稿,突然面對鏡頭直接質問:

    “這個世界正在發生一些我們絕大多數人都還不知道的事情,真相可能很可怕,對嗎?

    “我不知道組織隱瞞這一切的力量到底是誰,是政府,聯合國還是別的,但是,你們到底還要隱瞞多久?

    “請告訴我們吧,哪怕是末日的厄運降臨,至少讓我們知道自己的命運……”

    直播被掐斷在這里,但是后續它的影響,已經不可遏止了。

    這兩周,全世界無數國家的新聞媒體都在對此發出自己的聲音,各種證據和疑點被呈現出來,各種猜測紛飛。

    已經有電影公司打算投資拍攝猜測向的新片了,脫口秀節目的主持人們也都拿這件事講故事,開玩笑……

    有狂熱的民眾裝扮成外星人的形象游行,巧合真的有點像。

    事件娛樂化的發展是一件好事,它能讓事件本身,漸漸變得不那么引人恐慌和緊張,但是這顯然拖不了太久。

    同時,蔚藍內部認同公開一切的人也正越來越多,一切似乎就只差完成必要的準備和一個契機而已。

    “當恐慌必然出現,重要的是,我們要及時給予這個世界信念,以及支撐人心的力量。否則將有更多頹廢和絕望的人,選擇倒向雪蓮或者別的組織。”

    “沒錯,但請注意,也不要給出過于樂觀的信號,因為那一樣是有害的。”

    “所以,怎么做?”

    “也許我們可以抓緊時間,以好萊塢的名義發行一部爆米花電影,但是在電影里用上一些艱難、真實而卓越的戰斗影像。”

    “你這樣說,讓我想到了一個人。”

    …………

    不義之城。

    這半年來,外部的封鎖似乎變得更加嚴密了,不管是外面的人想到這里來,還是這里有人嘗試想離開,都變得更加艱難。

    但是這座城本身的生活,似乎并沒有太大的變化。

    “咵嗒。”老舊的土房子,位于城市的最邊緣,木箱子擺上桌面的時候發出聲音。

    窗外清晨,老人開始整理一天工作的用品,把各色紙張疊進箱子,把大小不一的毛筆放平。

    當他拿起來硯臺時,

    “吱呀。”側邊的房門向外打開了,孫女從門里出來。

    她已經換好了衣服,穿著一件土紅色的小襯衣,外面套一件舊毛線背心。

    過年時穿的花棉襖早就已經收起來了,因為已經是春天。

    “爺爺。”

    “嗯?”

    “青少校打得過束幽先生嗎?”她問。

    “打不過。”袁有闕說。

    “可是還有一年,哦,九個月,九個月以后也打不過嗎?”

    “也打不過。”

    “哎呀!”袁小欣擔心一下,難過說:“可是他們明明看起來是朋友,不是嗎?他們說青少校最近三天兩頭跑去束幽先生那里玩呢,雖然束幽先生好像不太愿意搭理他……”

    這樣應該也算是朋友吧?袁小欣想了想,又說:

    “那他們難道不可以稍微打一打,知道是誰更厲害一點,然后就結束嗎?為什么人們都在討論誰會死呢?”

    “因為在他們這個等級,不以決出生死的狀態去戰斗,就很難知道,到底是誰更厲害。”袁有闕說。

    “哦……唉,要是青少校可以認輸就好了。為什么一定要爭誰更厲害呢?”袁小欣嘀咕。

    爺爺轉頭看看孫女,沒說話又轉回來,看了看手里的硯臺。

    青少校和束幽一戰的真正原因,這座城市知道的人極少極少,但是袁有闕大概能猜到一點。

    袁氏是隱世家族里最早來到不義之城的一家,早到根本沒有人意識到他們是那樣的身份。

    但是在之后的漫長時間里,袁有闕其實一直有偷偷關注那些后來來到這里的“同類”。

    所以,他其實知道束幽曾經找上過那些人……這個起點,似乎是其中有人為了能生存得更好,先主動找上他,獻上永生骨。

    近期,袁有闕又知道了,原來青少校也曾找到過他們中的某一兩個。

    “所以,真的為了永生骨嗎?”

    “這玩意真有這么厲害?!”

    “值得青少校和束幽打生打死。”

    袁有闕想著,掂了掂手里的大硯臺。這硯臺的里面,其實藏著四塊永生骨,其中一塊是角骨。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