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485.Bug

作者:人間武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不義之城還有華系亞方面軍留下來的聯絡點。之前盯上后,盯了一段時間,判斷出來那并不是花帥或者說軍團方面的點,而是議事會方向的,就一直沒去聯系過,哪怕再困難,再危險都沒有。

    說起來,其中多少有些爭氣、賭氣的成分。

    可是現在,溫繼飛顧不上賭這份氣了。

    青子給廣場的哀歌帶來的改變,以及它所可以提供的展望,用老外的話來說:會讓他成為一個bug。

    一旦擁有足夠多的源能死鐵子彈,他就是這個世界現有一切戰斗規則下的那個漏洞。

    超級以下,就算是對上頂級戰力,他的威脅都將很大。

    至于對上超級,他以后也能提供給青子他們足夠的策應。

    “子彈不是槍,耗費沒那么大,工藝也沒有那么復雜。聯盟那邊的研究室肯定還有之前留下來的,多余的子彈。就算那邊拿不到,華系亞這邊的實驗室肯定也能要到相關資料,能造……”

    溫繼飛一邊腦子嗡嗡地想著,一邊直接跑到院子里,拉了吳恤陪他一起出去。

    “他這什么情況啊?”看到溫繼飛情緒轉折有些突然,朱家明一邊把韓青禹拉起來,一邊困惑不解問。

    “可能想到要過年了高興。”韓青禹說。

    “這要是小王爺知道了,我其實可以吸收,一直在吸收永生骨,而且還用了……估計要瘋啊。”韓青禹想了想。

    這一年的相處狀態,雖然還是有時不時的互相防備和算計,但是真要讓他們再和小王爺刀兵相見,似乎已經變得有些困難了,也不知小王爺真到下手的那天,會不會覺得困難。

    這天午飯是小王爺做的。一直到下午四點多,溫繼飛、吳恤才和銹妹、折秋泓一起回到家。

    問了,說是在路口遇上的。

    “你們看,我們買了好多東西,這兩袋是衣服,有你們的,還有奧勇和錢道風的,先不給你們看。這個是吃的瓜子茶點,超級貴”,銹妹一邊大包小包地往下放,一邊說,“我們還看到有華系亞老人擺攤寫對聯,就買了幾幅……”

    “還有一件事特別厲害,你們猜……算了你們肯定猜不到。他們說今年除夕晚上,城東向海的那邊,會辦一場煙火會,我和折醫生都想去看,咱們去看吧?”

    “咦?韓青蛇人呢?!”銹妹抖落一塊大白布在身前,轉身問。

    屋里頭,溫繼飛的狀態,激動得真的就像是一個買好了新衣,等待過年的孩子……他說:

    “青子你猜我聯系上誰了?”

    “誰啊?!”韓青禹問。

    “涂紫!聯絡點一層層的轉接,接到華系亞拒絕者總部的時候,正好他在。”

    哦,那小子還欠我錢呢,韓青禹想到。

    “那小子挺義氣的,問起你的時候,喊的青子哥,連嗓子眼都顫。”

    “……嗯。”韓青禹有些感動,這一年真心關心他的人,大概都不那么好過……心說那就不算利息了,他說:“那最后怎么樣?就這樣用了這么久啊?!”

    “沒,我和吳恤在那邊等回復,一直等到剛才。”

    溫繼飛稍微走近一些,神情激動說:“他們答應幫我搞子彈了,問我要多少,我說能搞多少搞多少,我這遇到個科學家,搞實驗。而且你猜怎么著?正好議事會那邊也準備派人來不義之城呢,說是抓緊的話,最快年前應該能到,會把子彈給我帶過來。”

    “那就好。”韓青禹開心一下。

    “還有!涂紫最后用敲擊密碼告訴我,來的人里,大概率會有一個超級!”溫繼飛小聲說但是表情夸張。

    ……會來超級嗎?!韓青禹整個人愣住了一下,排除陳不餓、花帥、江老頭,“那要么呂神,要么邵隊啊!”

    兩個里不管來的是哪個,他都很熟。

    難得地,韓青禹也跟著激動起來了。因為一旦這名超級到場,他們和那個躲在陰影中的勢力之間,實力對比就該倒過來了,畢竟青龍幫現在手握八個頂級的陣容,就差一個超級立住塔尖。

    “不對,如果瘟雞的子彈足夠,他也應該算一個,而且是尤其難纏的一個。只是自身安全上差一些,得說服堂堂跟他組隊……”韓青禹正想著。

    鐵甲的咔噠聲傳來。

    “青子,瘟雞,你們干嘛呢?”銹妹探頭在門口問。

    “閑聊。”溫繼飛說。

    “那先別聊了,先出來。”銹妹說著轉身。

    韓青禹走出門口的時候,“呼!”一塊白布裹過來,攏住大半身體,然后纏了脖子……銹妹繞到他身后動手打結。

    “干嘛?干嘛?”

    “理發呀,快過年了呢,瞧瞧你們幾個這頭發,長的亂的。”銹妹一邊說,一邊拉著韓青禹在預先放置得椅子上坐下。

    “理發?!”韓青禹轉頭不信說:“你會啊?”

    “我不會。折醫生說應該不難,她試試,我負責打水。”銹妹笑,似乎覺得這是一件很讓人開心的事情。

    于是這天,在冬日下午的陽光里,折秋泓用原本做手術的剪刀,依次給五個人剪了頭發,也給自己剪了劉海。

    整體效果看著還行。

    而后,吃完晚飯后,她又在燈光下用一塊新買的大紅布,還一塊黑的,給銹妹做了兩件新斗篷。

    所以女科學家就是厲害啊,連理發和做斗篷這種事,都能鉆研出來。

    “睡覺咯。”時間已經很晚了,小王爺和賀堂堂、吳恤都已經去睡了,折秋泓在洗澡,銹妹把剛試穿過的新斗篷疊好,開心說。

    “別,等會兒,你先跟我來一下。”韓青禹起身說完,先一步走回房間。

    銹妹抱著疊好的斗篷茫然跟進來。

    韓青禹關了門。

    “你叫我干嘛呀?青子。”銹妹好奇問。

    “做個實驗”,韓青禹看了看說,“這樣,你先躺床上。”

    “嗯?什么,什么實驗啊?”銹妹似乎有些緊張,但還是聽話躺下了,把兩手扣一起,擱在肚子上,惴惴不安地扭頭看著青子。

    “把手給我……算了,頭也行。”韓青禹一手按上鐵甲的額頭,猶豫了一下,這要是萬一出什么問題,腦子壞了可不行啊。

    想到這。

    “還是手吧。”他說著掰過來銹妹的一只手臂,握住手腕,說:“要是感覺不對,一定要馬上說,知道了嗎?”

    話音落,一塊金屬塊在他身上無聲消融。

    “知道了。”銹妹說。

    “確定?”韓青禹追問。

    “確定。”銹妹用力說。

    韓青禹點頭。

    既然骨源滲透能給“廣場的哀歌”加固,那么銹妹可以嗎?這個問題下午韓青禹想了很久,最后決定試一下。

    這事若是能成功,銹妹的防御力勢必再提一個等級,那樣也許她就將成為另一個bug,后續她的安全問題,也可以少擔心很多了。

    說起來這可是骨源,韓青禹咬牙咽血能舍得的人,也就這么幾個。

    “哎呀。”突然間一股奇怪的源能涌動緩緩進入鐵甲,銹妹似乎想驚叫,但是忍住了,變成小聲的嗯哼。

    “疼?”韓青禹立即中斷骨源涌動。

    “沒。就是嚇著一下。”銹妹弱弱地說。

    “這樣啊,沒事別亂叫。”韓青禹深呼吸啊,暫時放下心來,重新開始,小心翼翼地控制骨源涌動。

    心理困惑著呢,銹妹偏頭看著青子……汗水正一顆顆從他額頭上滑下來。

    “這是什么呀,青子你沒事吧?”

    “專心點。”韓青禹說。

    “哦,那除夕那天的煙火會,咱們去看嗎?”哇,鼻血!銹妹看到一下有些慌張,但是不敢亂動。

    “專心點……噗!”韓青禹一口血噴出來。

    排斥力,銹妹身上出現了排斥力,很弱但是有感覺,這是廣場的哀歌沒有出現的情況,韓青禹一邊小心空置骨源不再涌動,一邊更加謹慎專注地觀察銹妹的反應。

    鐵甲下,銹妹的眉頭皺著,痛!骨源帶來的感覺仿佛是一只溫暖的手在觸碰她,這是從未有過的體驗,但是這只手上傳來的源能涌動,突然像刀在割她。

    剛骨源直接侵入皮膚了,銹妹想起來青子叮囑的話,連忙開口說:“停,停……青子。”

    韓青禹連忙停止,已經滲透的那部分骨源被排斥,自動涌回,眼神緊張看著銹妹。

    “我感覺里面的那些死鐵,好像要裂開。”銹妹不安說。

    “這樣嗎?”韓青禹思索著,順手找了一塊普通死鐵碎片,嘗試向它灌入骨源……剛一點兒,“咔”,死鐵片開始龜裂,骨源回涌。

    所以,普通死鐵承受不了骨源的滲透。

    而銹妹鐵甲的最內層,那套真正維系她生命的源能內循環系統,當時用的都是普通死鐵。

    外加的涂層倒是高級的,可是已經融合成一個整體了。

    “還好我小心了!不!是我怎么連這點都沒想到先試驗一下?!”

    韓青禹愣愣坐在那,一陣懊惱、后怕。

    銹妹爬起來,去門外擰了一條濕毛巾回來,遞給韓青禹。

    “你還好嗎?青子。”

    “沒事。”韓青禹把毛巾接過來。

    銹妹站在那,看著他擦了汗,擦了血,看著那道疤……疤痕似乎淡了一些。

    “對了,青子。”

    “嗯?”

    “你猜我和折醫生給你們買的是什么樣的衣服啊?”

    “什么樣的衣服也沒意義啊,打一架就壞了……我還是穿那幾套改造的戰斗服比較習慣。”韓青禹說。

    “是西裝,全黑的,還有白襯衫和領帶,可貴可酷了。”銹妹說:“折醫生說你要是傷好了,穿上出去走一圈,不義之城的女人就該全都支持你了。吳恤穿了肯定也好看,折醫生說你想啊,吳恤穿著西裝,斜背著長槍,死人一樣的臉,嘿嘿,然后瘟雞穿著西裝,端著狙擊槍,白襯衫的袖子露出來一點……”

    “瘟雞以前在學校穿過西裝的,不過是紅線格子的,很騷氣那種,我還沒穿過西裝呢。”

    “那過年就穿。”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