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476.刀老大復出

作者:人間武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黑衣說戰斗到了他的回合…戰斗結束。

    這中間的過程算起來出現過兩次碰撞,但是實際過去的時間很短。短到這座城和這里的人,都有些措手不及。

    自木匣子落地的那一聲后,整一條街都安安靜靜。

    人們試著去跟自己確認這件事的轉折,真的在剛才一瞬間發生了,然后努力回憶,它具體到底是怎么發生的,又意味著什么。

    他們需要思考的東西有很多,甚至他們中的多數人,連下方黑衣新人到底叫什么都還不知道,只知道他之前在第15號酒吧擦車,是刀老大的人,然后,他現在砍贏了維澤。

    不義之城超級之下前三戰力,出云榜第八的維澤。

    這是一件大事情。

    維澤并沒有死,他也以為自己死了,動作一下,覺得脖子側面疼痛,抬手抹了一把,抹下來一手的血,有些過分黑的血。

    刀鋒并沒有切入很深。

    韓青禹讓他活著,是因為他的身體狀態,實在很像是從那種試驗鐵甲里活著出來的人,這可能意味著很多東西。

    至少折醫生會有興趣,而這項研究,說不定會對銹妹有幫助。

    維澤的動作被人們看見了。

    當然,沒有人會認為這是因為黑衣做不到,包括維澤自己也一樣。剛才那種情況下只要他刀鋒稍斜幾分,維澤的頭顱就會離開身體,但是他并沒有這么做。

    身體上的青筋和黑斑在緩緩地收斂……維澤轉頭,看了看落在另一側立住的那件東西,看了大概三五秒鐘,轉回來說:

    “好像有偷襲的成分,你不趁機殺了我,不怕付出代價嗎?”

    韓青禹的英語現在還行,聽懂后,稍微整理了一下,平和說:“沒事的,我能殺你一次,就能殺你十次。”

    “……也是。我輸了。”

    “我輸了。被饒了命。”維澤朝五大勢力那邊喊了一句,然后呼一口氣,拖著刀,從側邊一條巷子離開。

    四周圍的視線繼續看著。

    黑衣也沒有再停留,他把死鐵直刀收回肩后,轉身走過去,單手拎起來那件用布裹著的東西……無視身后十余座戰陣,五大勢力的全部精銳,開始不緊不慢地往回走。

    “所以,就算不是最佳狀態,他也是韓青禹啊……準備好迎接變態吧,此城,各位,故事正式開始了。”

    在來到不義之城三個多月后,這是青少校的第一次正式出手……溫繼飛笑著小聲嘀咕,仰頭去看兩側屋頂樓房的那些安靜的影子,順手把煙頭彈向空中。

    煙頭飛得很高,回落時火星零散,落在街面上。

    “雖然變態現在還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變態。”

    溫繼飛又嘀咕了一句,在夜色中咧嘴笑起來,然后他背著“廣場的哀歌”向外走幾步,站在路邊等韓青禹。

    那個貨是他最好的朋友。這兩年,在他們身上發生了很多原來不敢想,想不到的事情。

    從離家,到蔚藍,天賦融合度測試出來結果,一次次的戰斗……最近折秋泓說韓青禹可能是異類繼承,溫繼飛知道,青子早已注定要走一條絕不平常的路。

    前方可能是榮光萬丈,也可能是深淵懸崖,粉身碎骨。

    “走了。”韓青禹到位置停下來,偏一下頭說。

    溫繼飛走過去,并排,然后隨口問:“怎么樣?傷得重嗎?”

    “還好……其實有點慘,那個人刀很重。”韓青禹苦笑一下說:“我剛才在想,你會不會忍不住開槍幫忙。”

    “想法不錯……不過半死的程度,我都絕不會開槍。”溫繼飛笑著說。

    兩人繼續這樣往回走。在他們的背后,是五大勢力集結的數百精銳,包括頂級盡出。

    黑壓壓的一片人,一片藍光和刀刃的星芒。

    溫繼飛沒忍住回頭看了一眼。

    “可惜了,這本來應該是我的場子。要不是槍里只剩一發子彈了,瘟雞哥今天就讓你們知道什么叫殘忍,什么叫長街血案。”

    這一瞬間,溫繼飛在腦海里幻想了一下……然后小小的沮喪了一下。就只一下,他不是那種會表現哀傷或糾結的人。

    他只是快要跟不上好朋友的腳步了而已。

    當槍膛里這最后一顆子彈打出去,他就會落回一顆普通的骰子,實際戰力連一般的戰士都不如。

    ……周圍低低的議論聲這才起來,然后突然被某個聲音放大。

    “啊啊啊啊啊……好帥啊!”一個女人亢奮的聲音。

    “這不是剛才嫌他臉上有疤那個聲音嗎?”距離不是太遠,詹娜惱火轉頭看了幾眼,因為光線問題,并沒有找到人。

    “管她呢,反正今晚過后,那些像風暴夜的水浪一樣的女人們,肯定會成群像蜜蜂一樣撲上去。”

    在不義之城,當女人有機會攀上一個這樣等級的高手,意味著太多了,琳恩有些郁悶,突然覺得還是在擦車收小費的那個家伙更順眼些。

    “是呀,我也是這樣的女人。”詹娜目光熾熱,喜滋滋看著下方說:“我也像水浪一樣。”

    “我發財了!”突然又一個男人的聲音喊:“我發財了!”

    “刀大理的牌,捏得真死。”另一些聲音低聲在說。

    “……”

    同一件事,四周的人們在同一時間,各自關心和思考、議論著很多不同的東西,包括賭注……

    “道風哥,我們好像,發財了。”奧勇木木地也說。

    按比例,他們的20塊源能會變成130塊,小雞哥的200塊會變成1300……這樣想想,那個用重注把賠率從1:10打下來的人,真討厭啊。

    錢道風點了點頭,眼神激動但是壓抑著,因為這次在源能塊之外他們賭中的東西,可能才是真正驚人的。

    “不管阿敬是不是真的是那個人,咱不討論了,再以后他來幫忙掃街的話,我們……鎮定點。”錢道風聲音有些發干,小聲說。

    奧勇用力連著點了好幾下頭。

    相比之下,野團聯盟這邊反而是最遲反應過來的一群人。第一時間他們并沒有歡呼,戰陣里的人們互相看看,都無聲笑起來,然后有人小聲罵了臟話,幾乎掉眼淚。

    比如黑牙和他的兄弟們,比如食糧叔……

    “這特么也太刺激了。”有人說。

    “嗯。”

    “真想沖過去砍一場啊,把五大勢力全部砍翻在這里。”

    “瘋了吧?!”罵的這個笑著。

    低低的議論聲中,突然一陣巨大的騷動,然后幾聲驚呼。

    “刀刀刀大理來了!”

    “什么?!”

    “刀大理在后面!”

    “……”

    這些聲音來自長街那頭,顯然不是自己人喊的,要是自己人,喊的應該是“刀老大顯靈了”才對。

    下一幕,五大勢力全部戰陣轉身。

    所有視線隨之轉去。

    昏黃的路燈下,刀大理一個人站在那邊的街口,身上是醫院的病號服,右手握著刀,背后源能裝置藍光閃動……他衣服上有血,很多。

    沒有人認為那是他自己的血。

    五大勢力這邊的想法,他們留守后路的人,既然沒有追來……可能已經全完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