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473.舊街新斬(中)

作者:人間武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就是那個貨啊?那個詩人什么的。”長街正對的一棟樓里,第三層房間,賀堂堂端著望遠鏡看著問。

    “肯定是了,這么裝。”溫繼飛在狙擊鏡后面笑一下說:“要不干脆我這一槍給他崩了吧?那樣倒下去,一定很有趣,叫他裝逼。”

    “好啊!就這么干,干他!”賀堂堂當即表示強烈支持。

    韓青禹笑了一下。

    瘟雞說得倒是沒錯,那貨一個人沿長街拖刀而來的樣子,確實很裝。

    但是事實,在這個距離,瘟雞很難保證他槍膛里這最后的一顆子彈,一定能夠命中要害。

    如果那個尸人維澤真的站在頂級之上的話,當他處于全面臨戰戒備狀態,子彈的命中率會很低,而且一般就算命中了,也不致命。

    “欸,他身上紋的什么?那個英文。”賀堂堂突然又好奇了一句。

    “死亡是我。”“他要死了。”銹妹說著,有些躍躍欲試的樣子。

    同時在他們的身后,韓青禹神情突然木了一下,轉頭看吳恤,把望遠鏡遞給他說:

    “吳恤你看看,有沒有發現他的身體狀態很奇怪,他像……”

    “像我們之前在科研二所看到過,那具浸泡在鐵甲里的尸體。”吳恤看了說。

    韓青禹點頭。

    尸人維澤的身體狀態很像是華系亞科研二所地底下,那些被浸泡,用來制造生命源能飼養怪蟒的尸體。

    區別是,他是活的。

    “維澤這人真是,看著就好可怕。”

    “嗯,尸人嘛,不嚇人才奇怪了。”

    “對了他是怎么變強的啊?”

    “不知道,外面有傳言,但也都是瞎猜。”

    圍觀群眾的議論聲中,維澤在街面上停住了腳步,長刀拖地停止在他身后,此時,他已經走到長街約四分之一處。

    “我想跟刀大理打一場。”維澤面東而立,開口,是英文,嗓音低沉沙啞像是砂紙互相摩搓,令人耳朵難受。

    兩秒,三秒,“我想跟刀大理打一場,輸贏,生死。”維澤又重復了一遍。

    依然沒有回應。

    街道東頭野團聯盟的戰陣里,盧比阿渣抬頭看了看食糧叔的手,把刀攥緊,他們每個人都把手里的刀用力攥緊了,但是不可避免,都有些顫抖和苦澀。

    刀老大依然沒有出現。

    “我們的頂級……”

    “來了!”

    一片驚呼聲中,野團聯盟后方走出來了一個人,走過人群。

    他們前晚看過這個身影。

    朱家明經過己方戰陣,沒有任何感覺,經過陳不餓留下的刀痕,沒有任何感覺,經過風情店的門口,精神一振。

    “輸沒關系……只要裝完活著回去,以后就幸福了。”小王爺想著,打,估計是打不過的,但是逃,他一點沒問題。同時他對韓某人幾個的戰力評價,其實比一般人都要高,哪怕那個貨現在不在最好的狀態。

    “怎么好像不是刀大理啊?”

    “嗯,不是。”

    “這意思難道是說,尸人維澤的程度,還不用刀大理親自出手嗎?”

    “不知道啊。”

    低低的議論聲中,朱家明漸漸走近,走到長街一半,路燈照在他臉上……兩側的屋頂樓房上突然幾聲驚呼:

    “怎么,怎么是他?!”“哎呀,好像是那個大叔啊!”“……真的是!”

    此時開口的,基本上都是常去15號酒吧的客人,他們認出來了。比如詹娜和琳恩,現在就在屋頂上茫然對望。

    “誰啊?!什么叫怎么是他?他是誰?!很出名嗎?”

    現場的絕大多數人并不認識朱家明,連忙打聽詢道。

    “他,是15號酒吧門口負責擦車的人。記得好像是那一組五人里最老的一個。”

    “是了,我還給過他小費。”

    有人木木地解釋。

    “啊,幾年前嗎?!”旁邊人追問。

    “不,就前幾天。”解釋的人看著街面說。

    ……所以,幾天前還在酒吧門口擦車的人,現在走出來,面對維澤,“難道他是?!”

    “頂級!”

    擦車的是頂級戰力,聽著不可思議,但此時沒有任何可疑,因為此時下方的長街上,朱家明已經動了……他不會英語,沒法聊,干脆酷一點。

    源能裝置轟鳴,藍光搖曳,小王爺橫刀前沖的身影掠過長街。

    只是這一個起手,現場就確定了,他是頂級戰力。頂級的速度,頂級的暴發,朱家明的第一擊,沒有任何花哨,橫刀直斬。

    “來得好。”維澤眼睛睜大,開口的同時,巨型長刀已經完成從身后到身前的半圓,呼嘯斬落。

    “轟!”第一擊正面對轟。

    地面搖晃,滿街刷啦啦玻璃全部震碎,死鐵門窗內陷少許,“嘭嘭嘭……”鼓脹而回。

    這個程度不是前天晚上的那場頂級對戰可比。

    這場頂級的對轟,雙方都絕不是剛入頂級。

    對轟過后,尸人維澤右腳后撤半步,穩穩站住。

    同時,“尼瑪。”

    朱家明整個身體向后倒飛出去,在一片驚呼聲中,倒飛近百米……凌空半截刀刃先落地,嵌進街面石板。

    而后,人跟著后旋落地,戰刀直接一挑。

    “呼呼呼呼……”長長的一排石板被鼓蕩的源能沖擊卷起來,呼嘯砸向維澤,同時,“頌!”一聲爆響,小王爺再次前撲斬出。

    “不錯。”維澤再斬,幾乎沒有任何變化的一式立劈,純以力破。

    長刀劃出一個半圓劈落,斬開連綿巨石,準確斬中朱家明的刀鋒。

    “嘩!”嘩然驚呼中,朱家明再次飛出去。

    遠遠落地,連退十余步,才終于勉強站住。

    電光火石之間的連續兩擊,都是朱家明主攻……都是他退。

    “那個大叔好像打不過。”

    “嗯,好強。”

    尸人維澤,好強。

    “外面傳說,尸人維澤有超級之下最重的第一刀,最快的第二刀,見過的人都死了的第三刀……現在應該只是第一刀。”

    “啊?那擦車的大叔怎么辦啊?!他們怎么辦?”

    琳恩抓了一把詹娜的手臂,抓得她生疼。從情感上,她倆當然都希望大叔能贏……“不對啊,咱們的爹,都在五大勢力這邊呢!”

    至于其他人,他們或許只是在心理上,更傾向站在弱者的立場而已……他們在期待一場意外而精彩的逆襲。

    但是沒有。

    “噗!”長街上,朱家明在落地十五秒后,猛地低頭噴出一口鮮血。

    “所以,刀大理還不來嗎?再不來,你就死了。”維澤說著,拖刀向前邁步,不疾也不徐。

    他如索命的鬼而來。

    “跑啊,大叔。”

    “快跑。”

    人們在心底喊,甚至有人小聲喊出來。

    但是朱家明沒跑,他依然站在那里,只是轉頭,遠遠地喊了一聲,說:“這比他x的,真的有點強。”

    他在干嘛?

    在跟誰說?

    人們困惑著……

    “……哦,好,知道了。”長街那頭,一聲平淡地回應。

    隨聲走出來的人一身黑衣,戰刀隨意拎在手里,同時肩后似乎背著什么,因為用布裹著,一時看不出來。

    那是一個年輕人,他的臉上有一條疤。

    他有烏黑的頭發。

    所以,依然不是刀大理。

    “他是誰啊?”

    “……”

    “韓青青呢?!”三樓的房間里,銹妹并沒有看到街上最后的幾個畫面,她剛準備下樓呢,卻發現青子已經不見了。

    “韓青青去砍人了。”溫繼飛笑了一下,擋在門口說。

    鐵甲哐當跺一下腳,著急說:“哎呀,那個人很強的啊……”

    她很快意識到,正是因為尸人維澤比想象的更強,所以青子才自己去了,“可是明明就說好的,這場是我的啊!你們都忘了嗎?江愁說我現在的裝甲,是超級之下最強防御……”

    “沒用的,最強防御不等于超級之下無人能破,韓青青怕你這身鐵甲破損,怕到不行。”

    銹妹的鐵甲,破了就會死。

    所以這兩年,她拿到的勛章最少……因為但凡還有一點辦法,他們從未讓她陷入過死戰。

    就算是之前對上渠宗嚴的那一戰,她也只有最后那一波絕殺的時候,才面對過渠宗嚴一下。

    “放心吧,我也去。”溫繼飛拍拍背后一樣用布裹起來的狙擊槍,微笑一下,開門下樓,追上韓青禹。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