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394.逃亡

作者:人間武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就算是有源能支撐,可以屏息一段時間,韓青禹幾個待在水下的感覺跟在陸上相比,總歸是有一定差距的。行動、說話和聽力都有一定的影響。

    沈宜秀是唯一沒差的那個,除了怕他們真的在水里尿尿之外,鐵甲在水底下自在舒適。

    她對外部自然環境的感覺很弱,平時感受主要來自心理層面,如果心理上沒意識到,主觀沒去注意體會,她連把手放在火上烤都沒感覺,就更別提水里了。

    這情況,大概如果有人給她足夠多的源能塊,她就能背上一個包,由海底步行出國,獨自逛去大洋彼岸。

    “好像停了。”沉默中,鐵甲突然仰頭,連泡都不冒說。

    “停了么?嘣嘣嘣……”互相盯襠的四個男的轉過頭,紛紛冒泡。

    銹妹點一下頭,“嗯,我貼墻聽見,是走了的。”

    隱世家族的集體炸魚活動持續了大概十分鐘,而后停止,源能爆發繼續往前追去。

    怕人跑遠了,他們不敢耽擱。

    韓青禹立即準備浮上去觀察,溫繼飛伸手從后拉了他一下,冒泡說:“萬一他們留有人……”

    韓青禹回頭冒泡,謹慎說:“也是,那咱們先試探一下。”

    兩個人互相看了看。

    “不管外面是不是有人,會被留下來的人肯定不可能是渠宗嚴,因為他是追擊的主力。在這個前提下,試探一下倒也沒什么大礙,謹慎點挺好。”

    畢竟現在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了,朱家明心里想著。

    突然,“欸,欸欸欸!”

    他感覺自己被托舉起來了,一股往上的力,輕柔將他送出水面。

    輕輕一聲嘩啦,半截身體直接暴露在空氣中……

    “臥槽,原來是這么試探的啊?!”

    “我還以為你準備丟條魚出去呢!”

    “這特么要是上面有一個拿刀守著,直接一刀撇過來……”

    朱家明深吸了一口氣,預感到自己以后的日子應該不會太好過了,左右看了看……被拖回水下。

    “怎么樣?嘣嘣嘣。”

    “真沒人。嘣嘣嘣。”

    “好,那走。”韓青禹探出水面看一眼說:“快,估計渠宗嚴追出去一段看不到腳步馬上就會反應過來回頭,我們得抓緊。”

    五個人先后從石洞中躥出,調轉方向,開始向預定的接應點狂奔而去。

    具體依然是銹妹和韓青禹一人一邊腳拖著溫繼飛跑。

    他們剛才已經發現了,這個姿勢是最不影響速度的,比背著,扶著,架著之類所有姿勢都要更流暢。

    然后朱家明顧自己跑。

    吳恤單手拎著病孤槍跑在他旁邊。二米多黑色長槍槍頭傾斜向上,這把名字叫做“病孤”的頂級死鐵長槍上,現在串著八條魚。

    小魚他們沒要。

    “小王爺你快點啊!”狂奔,溫繼飛一邊像一根面條被甩來甩去,一邊還顧著嫌棄朱家明。

    朱家明抬頭看他一眼,沒能看準,說:“已經最快了。”

    “再快點!不然就你這速度,渠宗嚴追上來可別怪我們不管你。”

    “那你們不會的。”朱家明心說真要是渠宗嚴回頭來追,這里吳恤和銹妹也一樣跑不過他啊……無奈人在屋檐下,只得賠笑:“嘿嘿……”

    笑到一半,小王爺臉色僵住。

    因為,“頌!”

    身后排山倒海的一聲,再然后連綿三到四聲源能爆發。

    渠宗嚴和隱世家族里的頂級追上來了,很可能還有垂死一息的渠宗興。

    這時間,五人距離接應位置已經不遠,就算他們在這里轉向,不過去,也難保賀堂堂和楊清白不被后續追來的隱世家族大部隊發現。

    那樣他們處境更危險。

    “不管了,繼續跑!”韓青禹迅速做了決斷,就算到那邊真的來不及啟動直升機,他們也要帶上賀堂堂和楊清白一起跑。

    五人全速往接應位置奔去。

    “篤篤篤篤篤篤……”

    直升機螺旋槳的聲音隱約從夜色中傳來,而且聽著轉速正越來越快。

    “什么情況啊?!他們知道我們來了,提前啟動?!”溫繼飛大聲問,問完等了三秒沒人回答,自己恍然大悟說:“臥槽,連直升機都搶!”

    他們忘了一件事:龐經合也是知道接應點的。

    在這種情況下,韓青禹剛才讓他帶蔚藍的人先走,潛意識覺得他會趁亂帶他們去天涯海角,再轉去蔚藍某個基地。

    而龐經合的想法,當然是帶他們來直升機這里。

    然后他肯定還會跟楊清白和賀堂堂說,這是韓青禹的意思。

    這就坐不下了啊!而且以現在機上成員的實力,一旦直升機高度不夠,很可能會在空中被擊落,他們還得在地面上幫著擋。

    溫繼飛想了想,“小王爺要不你回頭先擋一陣?”

    朱家明氣喘吁吁,“我擋不住的。還是溫少尉你開槍吧!”

    溫繼飛又想了想,說:“也是。”

    說罷把廣場的哀歌端起來,“砰”,直接朝后就是一槍。

    然后“砰砰砰砰……”硬是把一把狙擊槍,打成了機關槍。

    鑒于這把槍巨大的威懾力,溫繼飛連續開槍確實取得了一定的阻滯效果。

    前方距離也越來越近。

    接應點,夜色、月光,直升機高過了樹梢。

    正在上方盤旋。

    楊清白和賀堂堂聽見槍聲,自然就知道是青子和瘟雞他們回來了。而且看這開槍的架勢,情況應該如龐經合所說的那樣,他們還在被兩個超級和上千人追殺。

    兩個超級啊!楊清白糾結著,不肯把飛機拔起來。

    機上人已經很擠了,賀堂堂此時也還在底下站著,在混亂中抬頭迅速和楊清白對視了一眼,拔刀回身,向遠處喊:“具體什么情況,看清楚了嗎?!”

    在他喊話的方向,三百多米外,龐經合背身而立,一手持刀,平靜站在道路中間。

    有些猶豫,但是又努力淡定地回答說:

    “看清楚了,有幾條魚在飛。”

    賀堂堂:“……”一邊跑過去,一邊心想龐經合應該是被嚇傻了。

    但是確實就是有幾條魚在飛啊。

    因為是夜里,魚肚和魚鱗銀白,會反射月光,而黑色的長槍和人看不清楚,龐經合由樹林間遠遠地看過去,真的就只能看見幾條魚在空中飛。

    龐經合也沒有被嚇傻。他現在的心情,大體是激動和緊張摻半。因為很可能,他一會兒要出面砍渠宗嚴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能砍得過……”

    龐經合轉了一下手腕,小指和無名指隨意彈撥一下,手中戰刀不疾不徐,從掌心翻到手背在翻回來,握緊。

    …………

    “青子你看。”吳恤用魚向前指了一下。

    韓青禹把視線從空中挪下來,朝前看了一眼,看到龐經合拎著刀,一個人站在那里。

    “他要干嘛?!”韓青禹茫然問。

    “不知道呀。”銹妹認真回答。

    “頌頌!”

    兩人幾乎同時源能爆發,再次加速。

    韓青禹一邊跑,一邊先朝空中揮手喊話,“走!清白!快飛走!”

    而后,三人移動炮臺如一陣風掠過龐經合身邊……

    韓青禹伸手,手腕一轉把他手上自己的戰刀拍向高處,再一遞手,揪住肩膀衣服,帶著龐經合跑了一小段,轟一聲源能爆發,把人扔向空中。

    “抓住起落架。”他在地上停住,戰刀歸肩后,向空中喊。

    突然有點感動了,龐經合人在空中倒飛,看著韓青禹,順手把背后自己的刀摘下來,“但其實,我有可能能幫你們砍死渠宗嚴的。”

    這時間。

    月光下,直升機正在爬升。

    龐經合正在飄向直升機。

    突然“轟”一聲爆響,一道身影,從側邊樹梢上彈射起來。

    大樹在他腳下炸裂,那道身影揮舞著武器,躍向在空中的直升機。

    “他是怎么出現在那的?”不知道了。

    機上人在大叫,有人準備躍出迎擊。

    韓青禹伸手在背后一拍,肩后長方形木匣飛出包裹……準備打開。

    同時,龐經合飄到。

    沒有任何猶豫和拖泥帶水,他人在空中旋身,刀隨人轉,破風聲中,刀鋒向下斬落。

    空中“嚓”一聲輕響。

    那道身影筆直墜向地面。

    而龐經合在斬完這一刀后,并未下落。他一手握住了直升機起落架,一手持刀斜下,就這么懸在那里,在月光中平靜隨直升機離去。

    血從他的刀尖上滴下來。

    那是渠宗興的血。

    龐經合認識渠宗興。

    “就算垂死,這也是一個超級戰力的最后搏命啊!原來我,真的能殺超級。”

    “要不要下去幫他們砍死渠宗嚴呢?”獨自品味了一會兒過后,龐經合回過神來,朝下看了看,“哎呀,好高!”

    那就算了,正好我還可以繼續隱藏一部分實力。

    這時間,地面上,溫繼飛從地上爬起來。

    韓青禹伸手按住了沖過來的賀堂堂。

    吳恤、銹妹和朱家明仰頭看著天。

    “是渠宗興。”朱家明說。

    “是嗎?可是他不是超級?”銹妹。

    “被我轟了一槍,心臟轟穿了。”溫繼飛說。

    吳恤拎著魚,轉頭看了看大家,最后目光落在韓青禹身上,“我看得很清楚,他剛跳出去那一下,人在空中就死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