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392.一個高手的誕生

作者:人間武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騎士長劍出肩后,沈宜秀因為擔心著廣場那邊的情況,不打算在這浪費太多時間。

    直接撕破臉了。

    “這等于說,韓青禹他們其實早就洞悉了我的目的,知道我一直在設計收集永生骨,而且連對我的實力都有預判。”

    一個人為什么要去預判另一個人的真實戰力呢?

    答案很簡單,隨時準備砍他。

    當然,這個前提是朱家明的這次設計,本也就把韓青禹幾人的性命,都設計進去了。

    “這樣要是再接觸,以后可就不好渾水摸魚了啊,再還有我身上的這些永生骨……”

    此時兩人距離渠家村頗遠。

    一對一皆無援手的局面。

    朱家明看向沈宜秀的眼神保持平和,但是手里的刀,緊了緊。

    大概五秒鐘的樣子,他的手松開。

    砍不過的,不說現在身上有傷,就算沒傷,同是頂級,朱家明自認大概率還是砍不過面前這個穿鐵甲的小丫頭片子。

    因為這群人每一個不正常,如果一般判斷,你覺得有可能打出平手……那就投降好了。

    “我的命,還要留著辦大事呢。”

    朱家明想罷,笑起來說:“銹妹這話可太重了,我就算藏了點小心思,可也沒到跟自己人動手的地步啊。”

    “說得是呢。”

    沈宜秀點頭,但是不動,騎士長劍斜指地面,磅礴的源能潮涌不斷蓄勢。

    以至他們所站的這一小片區域,遠處四面無來風,但是近處有風自起。

    銹妹不想拖下去的意思很明顯。

    朱家明也沒再猶豫,伸手直接把三塊骨頭從懷里掏出來,攤在手掌上給沈宜秀看。心如刀割但是神色平靜。

    “就當他是個存錢罐吧,反正他那本就還有三塊呢,這樣一共六塊,我先存著,遲早一起取出來。”

    朱家明安慰自己說。

    沈宜秀持劍走過來,把三塊永生骨收起來,而后語氣禮貌地詢問說:“現在我去給青子他們幫忙,你去嗎?”

    朱家明偏頭瞥了瞥離后背不遠的長劍劍尖,“那肯定的啊,義不容辭。”

    “那走吧,跑起來。”

    “好的。”朱家明說:“沖啊,殺……”

    兩人一前一后跑出沒多遠,夜色中“砰”,一聲槍響傳來。

    然后,“砰、砰、砰……”槍聲連綿不絕地傳來。

    “打起來了!快,我們去幫忙!”銹妹焦急催促。

    “不是,槍聲越來越近,他們在跑,往我們這邊來了。”朱家明站下來,差點被銹妹由后背一劍捅穿。

    …………

    韓青禹三個確實在跑。

    剛才的情況,韓青禹已經傷了,傷勢不輕。溫繼飛的源能死鐵子彈珍貴,只剩兩發。

    是兩發而不是三發。

    因為第四發對于溫繼飛而言,開槍就是賭命。如果那一發槍炸了,槍身死鐵炸出來,他翻面正好是個f,必死無疑。就算是其他面,多數情況不死也得重傷。

    而對面,人很多,渠宗嚴很強,渠宗興已經是一個你不去砍他,他自己也會死的情況,去砍反而可能被他拖死。

    所以,他們沒有任何去搏命的理由。這事砍贏了沒大收獲,砍輸了都得死,去砍不是韓青禹的風格。

    估摸著龐經合帶著蔚藍戰友們應該跑出一些距離了,韓青禹伸手隔空直接取回來臺階上的包,沒讓藍色星光柱劍暴露。

    神跡般的一幕,嚇得現場隱世家族的人又是集體一懵……三人趁機轉身撒腿就跑。

    全力狂奔。

    頂級和頂及以上的全力奔跑,快到什么程度?

    快到韓青禹和吳恤一人拎著溫繼飛一邊腳踝跑,溫繼飛的上半身懸空,是平的。他趴在空氣里,就像是在臥倒射擊。

    普通子彈,溫繼飛不斷開槍威懾身后追來的一千多人。

    子彈當然都不能打中。

    不過因為是夜里的關系,對面在混亂中也無法判斷他到底打沒打中,不知道自己這邊有沒有死人。有人摔倒啊一聲,他們就以為死了一個。

    于是每一聲槍響,便幾乎每個人都矮身躲避一下,直起身再慶幸死的不是自己。

    “青子注意和吳恤的速度配合啊,小心別把我撕開了。”

    溫繼飛的擔憂飄在風里。

    開槍,開槍,不斷地開槍,槍口自然都是朝著敵人追來的方向,但是他在擊發的瞬間抖腕,讓子彈不斷向側面飛去……

    龐經合手上握著一把韓青禹借給他用的戰刀,肩負著使命,帶著蔚藍的人,就跑在側面。

    他們正在爬一個坡。

    某一刻,龐經合隱約聽到身后子彈的呼嘯聲,腦子里懵一下,混亂中猛然意識到這里用槍的人只有一個,“完了啊,瘟雞飛個賤人,打偏了!全完了,我可能要死了!”

    “這子彈特么的連超級都能打死啊!”

    就這樣,背著身,用自己能做到的最大源能潮涌去做防御,龐經合最后看了一眼這個世界。

    “噗。”子彈在背后撞了一下。

    “嗯?我好像沒死。”龐經合轉回身,正好接住掉下來的彈頭,僵在那里……子彈頭有點燙,而且有點癟了。

    “它打在渠宗興身上,穿了。”

    “打在我身上,癟了。”

    意識邏輯緩緩遞進,終于出來一個明顯的結論:

    “我靠……我不會其實很強吧?!”

    四十歲,修行三十年,龐經合一生從沒有真正跟人動過手,也不知道什么融合度什么鬼……

    直到這一刻,他才終于意識到,自己在生死危機下被逼出的真實爆發,有可能是超超級。

    “龐同志,你怎么了?”坡上,林鏘鏘站住回頭,緊張問。

    龐經合低著頭,看著掌心的子彈頭,平靜說:“沒事。”

    “那,繼續跑啊。”

    “好。”

    兩人對話的同時間,山坡上老外們一陣嘰里呱啦。

    渠家村隱世家族的大部隊并沒有往他們這邊追來,全都在追韓青禹三個呢。

    但是,原先守在村外的兩名壯漢,正好從側邊堵截了上來。就是之前在路口和小胡子一起試圖敲詐他們的那兩個。

    “準備,沖過去。”蔚藍戰士習慣性開始結陣。

    “頌!”龐經合的身影從后到前,穿過人群,手中蔚藍戰刀自右后向左前,平面斬出一個半圓。

    哎呀,沖動了……

    后悔不及,龐經合斬出去。

    “嚓!”刀斷,人死。

    一名壯漢保持著舉刀格擋的動作,胸口被斬開,鮮血狂噴。

    一瞬間信心膨脹,龐經合左腳支撐,旋身再斬。

    “嚓!”刀斷,人死,第二名壯漢倒下。

    秒殺!

    龐經合站在那里,低頭,看了看地上的兩具尸體,再手里的刀。“砍瓜切菜啊,砍瓜切菜。”“高手,這就是高手的感覺了。”

    身后一陣驚嘆議論。

    “他們說你好強,斬斷武器,得超了好多階吧?”林鏘鏘翻譯說。

    “哪里。”龐經合淡淡地客氣了一句。

    目光回望。

    所以,我現在要不要回去把渠宗嚴砍了呢?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