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374.欺騙感情

作者:人間武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葉簡起身,走過來,從他旁邊經過,甩手。

    “啪!”一份像是報紙樣式的東西,有被火撩過的痕跡,落在劉世亨面前的桌上。

    “韓青禹出事了,四個人全沒了。”他說。

    劉世亨不笑了,情緒一時間轉換不過來,以至于整個人僵住了一下……轉過頭,“葉哥你別跟我開這種玩笑啊,這個我是真會嚇著,他們明明回去了的……”

    “他們回去后,去替你和賀堂堂報仇了。一次殺了阿方斯家三代。就在蔚藍前線指揮部機場,當眾突圍截殺。”葉簡說:“不信你自己看吧,這是你們蔚藍的報紙。”

    所以,是真的。

    葉簡不可能費那么大心思專門弄一份假報紙來唬我。

    劉世亨這次沒能調整過來,眼眶一下就紅了。

    因為兩手打顫,他翻了好一會兒都沒翻到相關的內容。

    葉簡倒是很輕松,甚至他有些得意地站一旁看著:叫你雞賊,叫你特么的亂喊嫂子,亂問……

    文章就是艾希莉婭寫的那一篇,葉簡自己看完后一點都不相信韓青禹四人已經死了。畢竟那其中有兩個賤人,他都直接遭遇過,而且都被深深地賤到過。

    “不過,跟阿方斯家族結了死仇,確實是有點麻煩啊。”葉簡思忖一下。

    同時間,劉世亨也迅速看完了那篇文章。

    按說他應該比葉簡更安心的,因為他遠比葉簡更了解那四個人,去相信他們沒事的理由,比任何人都多。

    但是實際情況,并沒有,劉世亨再怎么跟自己對話,都克制不了心里的擔心和害怕。還有自責。“萬一呢,萬一他們……”

    “愣什么呢?把魚片端過來。”另一邊,科特妮喊了一聲。

    劉世亨沒搭理她,轉身走到門外,靠墻坐下來。

    隔一會兒,葉簡出現在他面前,站了一會兒,也坐下來,遞了根煙給劉世亨說:“什么情況啊,還真嚇著了?按說你……我懂了。”

    順手擦一根火柴,幫劉世亨點了火,自己也把煙點了,吸一口摘下來,葉簡無奈說:“那這樣吧,我來給你分析他們為什么沒事……”

    一口氣說了十多分鐘,從溫繼飛、韓青禹說到他更了解的陳不餓。葉簡終于算是把劉世亨說服了。

    “唉,憑什么老子要安慰你啊。”葉簡苦笑。

    劉世亨轉頭也笑了一下,抽鼻子說:“葉哥,你是不是……臥底啊?”

    臥底兩個字,劉世亨是用口型說的。

    “不是啊。”葉簡轉頭,看他說:“哎你,你小子不會打算在我身邊臥底吧?”

    “不會,我沒那膽子。”劉世亨坦白說完,自己笑起來,說:“我最多也就帶你玩物喪志。”

    “……”葉簡說:“那樣蔚藍也得給你發勛章啊。”

    兩天后,兩人甩了科特妮,偷偷登船去往米特利,拉斯維加斯。

    這一天,時間是1991年9月27日。

    同一天,已經是1777回到小隊駐地的第六天了,勞簡躺在病床上,他的傷確實還沒完全好。當然實際情況也沒有這么嚴重。

    他這有任務呢。

    商年華一身臨時借來穿的蔚藍制式白襯衣,坐在床邊上,捧了碗拿勺子細心給他喂雞湯。

    這幾天一直都是她在照顧。

    “對了,闕清商那丫頭,其實是你親女兒吧?”

    心里想著溫繼飛最后交給自己的重要任務,似乎不能一直拖下去了,還要回去參加新兵出營,補新人呢……勞簡心里有些緊張,特意找了個能轉移注意力的話題。

    “怎么,你在意啊?”商年華眼神流轉,看著他,輕笑著打了個趣。

    大概,之前心里面就是有好感的。前陣子楊清白回來,說勞簡在喜朗峰差點戰死,最后時刻念叨的人是她,商年華的心防就徹底被打開了。

    但是,她只是這樣而已,勞簡就已經招架不住了,慌張說:“不是,沒。”

    “那我好好回答你……不是。”商年華搖了一下頭,小聲說:“我呢,我大學畢業的時候我專門找你拍照了,你記得嗎?然后我回去,家里立即要我結婚,結婚的對象,是我表弟……”

    “啊?”

    “嚇人吧?所以我不同意啊,畢竟我是受過新時代教育的。然后我表弟也不同意,他有喜歡的人了,那人是我們家里的一個女戰奴。可是沒辦法,家里老人們要保證商氏繼承人血脈純凈,我們只好假裝在一起了。”商年華頓了頓,“后來,他們逼我們生孩子,就有了清商。”

    “所以她是你表弟和女戰奴的女兒?”勞簡問。

    “原來這么好猜啊?唉。”商年華緩了一口氣,眼神有些沉重,繼續說:“事情被族里發現后,清商的媽媽被私下處死了,我表弟自殺殉情。我用命保下了清商,認作干女兒。后來她長大了,可能因為在族里長大,聽了很多傳言吧,就覺得是我為了自保,害死了她親生父母。這些年一直表面上跟我很好,但內心總想著報仇。”

    “不能解釋,告訴她真相嗎?還是說了她不信?”勞簡有些困惑問。

    商年華目光看著他,輕輕搖一下頭,“不管她會不會信,我都不能告訴她。因為她專心恨我,找我報仇,我小心著點就是了,但若她恨上商氏,想向族里報仇……她,肯定會死。”

    商年華說完淡淡笑了一下,低頭認真舀雞湯。

    這一刻,這個一直主理商氏入世分支,手腕高明的女強人,看起來像是把堅強和脆弱都融于一身……還有她的溫柔。勞簡想:

    “要不就直接抱過去吧?”

    “嗯,為了任務。”

    他抱了,直接伸手把人攬了下來。

    雞湯、碗和勺子都掉在地上。

    商年華稍微掙扎了一下,不動了。

    “你是認真的嗎?”她伏在他胸口,小聲問。

    “嗯,是。”

    “可我是你們說的自保派。”

    “沒事,你們商氏又沒招惹過蔚藍。”

    “蔚藍能同意?”

    “我能解決。”

    “……嗯。”這種有人擔當的感覺讓商年華覺得有些幸福,開心說:“那這就算說好了哦?”

    “說好了?嗯,說好了!”

    既然說好了……勞簡一下坐起來,把人放開,激動說:

    “既然這樣,我跟你說個事啊,是很重要的事,我打算很快放你回去,因為韓青禹他們四個啊,其實沒死,他們想以后……”

    一股腦兒,勞簡比劃著把溫繼飛想借助商氏立足的思路和布置全都說了。

    說完等了會兒,也沒聽見商年華給反應。

    抬頭……

    商年華身體坐直,坐那兒,眼神有些悲憤地看著他。

    “你,怎么了?”勞簡困惑問。

    商年華:“你是不是在欺騙我的感情?”

    “……不是。”

    “我覺得你是。你只是為了可以放心把韓青禹四個其實沒死的事告訴我,然后,利用我。不然哪有人這樣的啊,這才剛說好一秒鐘……“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