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349.將功鋪路(中)(補2)

作者:人間武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什么?!”德尼和埃里克父子倆的神情在幾乎同時間僵住,失聲喊道。

    細密的汗水從他們光禿的額頭上冒出來。

    作為法蘭西人,阿方斯家族的遺傳,身材并不很高大,同時很早就禿頂。但是偏偏,他們的頭發又還是烏黑油亮的。這讓他們看起來總難免有一種油滑感。

    “他真的要沖擊指揮部?!這個蠢貨,他難道瘋了嗎?!”

    “在這里對我們動手,他準備就此去死嗎?他舍得放棄馬上就要到手一切?!”

    站在自己的角度思考,他們完全無法理解這樣的行為真的會出現。父子倆就像是在對韓青禹這樣決絕的魯莽,表示他們的不滿。

    夸張的語氣背后,是脊背透骨的寒冷和令人戰栗的恐懼。

    他們從骨子里恐懼著這種可能,同時又不自覺覺得,它確實可能出現。因為他們此時所敵對的,本就是一個特殊的名字。

    肖恩已經死了,他是家族最強,只差一線就到超級的死士,是家族內僅次于阿方斯的武力存在。他的生命源能戰斗方式特殊,殺傷力巨大,他的手下有二十多名專門為了困殺韓青禹準備的死士,可是他還是死了,連他的劍都落入韓青禹手中。

    之前,就是因為手下帶來了那把劍和韓青禹竟然無傷的消息,他們才急著要走的。

    而現在,就算是身在指揮部也無法帶來足夠的安全感,他們必須馬上離開這里,回去他們的莊園……埃里克第一時間說:

    “快,我們去機場。”

    一家三口匆忙離開軍帳。源能鼓動……但是,德尼突然站住一下。

    “怎么了,父親?”埃里克不得不跟著站起來,同時焦急問。

    德尼皺著眉頭神情思索,緩緩轉回來,看看他,又看看夏爾,開口說:

    “我突然想到這其實是一個絕好的機會……一個讓他萬劫不復的機會。或至少,也是一個欣賞痛苦的機會。”

    都什么時候了,欣賞個屁啊,又機會個屁啊……夏爾的眼神極度焦慮,語氣痛苦問:

    “所以,我們不走了嗎?!”

    “不,我們當然要離開。”

    迎著兒子和孫子的目光,德尼.阿方斯繼續說道:“但是在離開之前,讓我們再做點什么。放心這耽誤不了多少時間。”

    阿方斯家族最后的布置展開。

    與此同時。

    關于他們的那些傳言,包括第三固定探索地天才試煉的疑點……1777這一次的遭遇等等,也已經擴散到了一個很大的范圍。

    相關的議論發生在一個個華系亞普通小隊,在各方面軍的普通小隊,包括尼泊爾方面軍。也發生在指揮部基層,各方面軍精銳小隊,在梅里達,在長刀,在奇琴伊察……

    “我聽說阿方斯一家突然要離開,就現在,他們要回去了。”

    “為什么?!這難道不奇怪嗎?”

    “你們覺得呢?”

    “如果他們家真的做了傳言中那些事……我想,他們確實不敢留下來直面the king的憤怒,承擔后果。”

    “如果嗎?在仔細思考所有疑點后,我現在一點都不認為這是巧合。我覺得他們就是在作惡后試圖逃跑。”

    “是的,他們做了。”

    “那么證據呢?沒有,對吧?我想the king肯定也一樣拿不出證據,不然他一定會直接去揭發他們。而現在,他將只能看著。”

    “是的,沖動會毀了他,他只能選擇克制。”

    “可是這也太過讓人痛苦了。甚至只是作為旁觀者,去想一想,我都為the king感到痛苦和憤怒。”

    急速奔跑的腳步聲出現在某處營帳外。

    帳門打開,傳令的軍官出現在門口。

    “指揮部令,華系亞方面軍白色板擦小隊,集結出發,馬上,快。”

    同樣的指令出現在好幾個地方。

    隊員們奉命迅速出擊,卻不是開向環喜朗峰戰場戰場的方向。

    奔跑中,某阿根廷方面軍精銳小隊的一名隊員開口:“這……他們不會是讓我們去阻截the king吧?!他直接動手了?我們……”

    長刀小隊。

    “情況不太對勁啊,盧隊……”曹敃看了看方向,也說:“這他媽的,好像是要讓咱們去阻截青子啊,怎么辦?”

    盧成中在奔跑中沉默著,沒有回答。那是軍令啊。

    …………

    第一重關卡是最外圍加設的,幾名來自異國,似乎依然沒有得到通知的輪崗小隊戰士站在那里。

    因為韓青禹幾個的突然出現,他們現在看起來有些茫然。

    溫繼飛走在四人最前方,走過去,走到他們面前站定。

    站崗的戰士們向他們敬禮。

    溫繼飛表情嚴肅抬手回禮,然后回身,示意韓青禹染血的作戰服右胸口。那里有一枚全世界都知道的華系亞方面軍唯一目擊軍團軍團長紋章,然后吳恤的胸前也有,銹妹的則扎在手臂上。

    “銹妹你告訴他們,我的身份不便透露,但是當三個軍團長紋章戰士隨行保護一名少尉……我想他們應該知道我身上的任務有多緊急。”

    “是。”沈宜秀語氣正式,迅速完成翻譯。

    崗哨上的戰士們互相看看,一時間似乎不知道怎么辦才好。

    溫繼飛徑直從他們面前走過去。

    “我的飛機在等我。”

    四人就這么在崗哨士兵的茫然無措中,通過了第一道關卡。

    沒有動手,這是最好的情況,四人都因此而感覺有些喜悅。不論從情感還是事件后果的角度,他們都不愿意跟崗哨戰士發生沖突。

    繞過一個彎,四人源能爆發,繼續向前沖去。

    遠處灰白色的天空下,機場已經遠遠在望了。

    “右轉。”韓青禹說。

    “第二道崗哨怎么辦?那里肯定不能這么過了。”溫繼飛一邊奔跑一邊問。

    韓青禹搖頭看了一眼,“加速直接沖過去。實在不行就用刀面把人拍開,注意控制輕重。”

    說完,韓青禹抽刀,手腕一轉,亮出刀面。

    轉彎,直線……地面上的雜草早已經被往返的人踩掉了,露出來沙土。“沙咂沙咂”的,鞋底與地面的快速接觸和分離的響聲中,距離不斷靠近。

    昏暗中,“頌頌頌頌頌……”

    四向而來的聲音突然密集起來。

    源能爆發的聲音。

    然后是奔跑的腳步聲。

    很快,有人影開始出現在前方,第二道崗哨上,一個、兩個……十個……

    五十個,一百個,兩百個。

    那些人阻在了前方去路上。

    “精銳小隊。”

    “嗯。”

    簡短的對話,奔跑在最前方的韓青禹停下來。

    他身后吳恤、銹妹和溫繼飛一樣停下來。

    他們不能不停。

    前方200多人,都是精銳,其中很多陌生的面孔,但是同時還有更多,竟然是他們在喜朗峰戰場最熟悉的那些身影。長刀小隊、白色板擦,甚至梅里達和奇琴伊察的人,都在其中。

    “我草阿方斯家祖宗十八代。”

    情況和意圖都很明顯了,看見這一幕,站在韓青禹身后的溫繼飛咬牙罵了一句。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