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348.將功鋪路(上)(補1)

作者:人間武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筆趣閣 ..】,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環喜朗峰戰場前線指揮部扎營數百,為保核心安全,各方面軍小隊全部分散在外圍,將主營地拱衛在當中。其中包括指揮部,高級及文職軍官住所,通訊站和戰地醫院等等。

    臨時機場位于指揮部背面。那里將是最后的,也是最好的截殺位置。

    韓青禹四人從側邊草原繞行奔襲機場。在進入扎營范圍后,在飛奔中盡力伏低身體,同時不斷轉向,躲避燈光和人群。

    此時時間,5時34分。不算明亮的天光下,林立的軍帳層層疊疊。

    因為與大尖的作戰本就沒有明確的日夜之分,加上這一天不斷有精銳小隊從喜朗峰被調派過來,整個偌大的營地哪怕在這個時間點,依然很熱鬧。

    人聲四處嘈雜。在睡眠中的人因為實在太過疲憊,并不受影響,反而因為戰友們這樣的存在感而睡得更加安心。

    數十盞探照燈不斷地來回掃蕩。

    “我之前和銹妹出去的時候觀察了一下,不論從哪個方向走,要進機場都至少要過三重崗哨,另外指揮部四周那些塔哨,估計也會看見我們。”

    溫繼飛在奔跑中小聲向韓青禹介紹他所了解的營地情況。他在之前帶著銹妹出去散播事件信息,做人心鋪墊和情緒埋伏的同時,就已經完成了觀察和思考。

    這是擺在眼前最難解的一個問題,因為他們沒法對其他蔚藍戰士下手。

    在蔚藍的這一年多,這一路走下來,除了阿方斯家族外,他們所遇見和認知的一切,其實都算很好。就算是祁山銅那樣的瘋子,一直有矛盾的白色板擦,也都有值得欣賞的地方,也都是曾經并肩的戰友。

    “能繞的我們盡量繞,不能繞的……只能直接沖過去。”

    韓青禹估摸著一般崗哨上的戰士實力都不會太強,同時人數也不至于太多。以他們的實力,要撲指揮部很難,但是目標是機場的話,情況應該好一些。就算被發現了,指揮反應的警戒主力也應該放在指揮部四周。

    “他們好像已經看見我們了。”冷不丁的開口,吳恤手臂朝高處指一下,同時身形落進黑暗里。

    在他手指的方向上,是指揮部外圍高聳林立的數十座塔哨。那里幾乎無死角的觀察,避無可避。

    同時間,塔哨上拿著望遠鏡瞭望的一名年輕戰士也伸手指向,猛地回頭向身邊隊友說:“有人!”

    有人在黑暗中高速奔行,身形起伏。

    “嗯,我也看到了。”老兵戰友舉著望遠鏡沒放下,點頭說:“好像有兩三個,現在看不到了,不知道干嘛的。”

    “那……”年輕戰士神情猶豫了一下,“我們要直接拉警報嗎?!”

    塔哨警報是最快速、直接和激烈的反應。警報一旦拉響,就意味著全面警戒和搜捕,整個指揮部營地都會動員起來。

    見隊友沒有反對,年輕戰士的手伸出去,按上警報開關。

    “等一下。”舉著望遠鏡的老兵突然抬手阻止。

    因為此時,在他的視線里,剛才失去的身影重新出現了,三個,人雖少,但是從速度判斷,實力很強。

    同時他們前進的方向,似乎也并不是指揮部主營地。

    “他們……”老兵舉著望遠鏡轉向追蹤,思索同時嘀咕了一聲。

    話沒說完,望遠鏡圓形的視線畫面中,突然,一柄藍色星光柱劍斜向沖天而起……而后落下,被下方快速行進的一個身影握住。

    “那把劍……是the king,青少校。”

    老兵的語氣松弛了一下,莫名夾著幾分激動說:“可能是有什么臨時狀況,他在處理。”

    沒辦法,韓青禹之前在喜朗峰上的表現實在太出色也太讓人震撼了,士兵自然的思維邏輯,根本不會去想他可能做什么違紀或危害蔚藍的事情。

    “不用拉警報。用通話器跟上面報告一下就好。”

    報告肯定是要報告的,大概率上面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還沒通知下來。老兵想著。

    他曾在喜朗峰下看過那夜幕星辰中沖天的一劍,此時怎都舍不得放下望遠鏡,在心里期待著,能夠清晰觀看一次the青少校的戰斗。

    一旁的年輕戰士簡單匯報完畢,也急忙轉回來,一邊激動著一邊重新端起望遠鏡。他沒老兵那么幸運,對于the青少校的戰斗過往只限于聽說……聽說那場面無比震撼。

    “警報沒響。”溫繼飛收回目光說。

    這說明青子的判斷和應對是對的。

    “嗯。抓緊。”韓青禹點頭。

    “頌,頌頌頌!”源能爆發,四人繼續直撲機場而去。

    …………

    指揮部主營地,一處高大的軍帳,燈光亮著。

    這里距離機場很近,同時有著重重的防衛。

    行裝已經簡單收拾完畢了,德尼.阿方斯坐著,抬手看了看表,說:“差不多可以出發了。”

    一阿方斯舊傷復發的名義,他們申請離開,并沒有受到任何阻攔。準確的說他們本就不在尼泊爾方面軍編制序列中,這一戰來到前線,不過是為了暫時填補鳥布德雅亞陣亡后留下的指揮缺失。

    眼下戰局進入收尾階段,他們先走,也不會影響什么。

    德尼說著站起來。

    一旁,從樣貌上看起來跟他幾乎沒有什么年齡差距的他的兒子埃里克.阿方斯,跟著起身,同時嘴角勾起來一絲笑意,說:

    “那就讓他們永遠活在失去隊友的痛苦中吧。”

    作為事情當事的兩方之一,他們對一切都再清楚不過。眼下事情已經發展到下一個階段了。在高原謀殺計劃失敗,同時尼泊爾家族莊園遭到直接入侵之后,家族的后續決策明智而果斷:

    他們準備接受韓青禹將拿到星耀蔚藍的事實,同時做好了被揭發舉告的應對,準備進入接下來漫長的互相扯皮和角力的階段。

    這個階段一定會很長。

    他們會在莊園里繼續安然的生活,也許多去幾次聯盟總部接受調查,在短時間內不得不放棄生命源能的補充……但是這樣至少沒有生命上的直接威脅。

    而韓青禹、1777,乃至陳不餓們……他們將一直掙扎在失去7名隊員而又無力復仇的痛苦中。

    “這樣想想,我們似乎確實應該感到快樂,并體會、觀看他們的痛苦,用心去享受。說實話,我早就已經在想念莊園里的生活了。”

    德尼.阿方斯穿戴好了裝置,降落傘。等待孫子夏爾.阿方斯回來,馬上去機場。

    回程的直升機,已經在那里等他們了。

    “頌……”語音向軍帳而來,“沙沙沙沙沙。”

    猛地一震急促的腳步聲從軍帳外傳來,帳門被直接掀開,夏爾.阿方斯驚慌的面孔出現在那里。

    “他來了!塔哨的報告,我聽到,他們來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