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317.死鐵直人的原因找到了

作者:人間武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筆♂趣→閣 ..】,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1991年9月6日,時間凌晨1:31分。

    劉世亨一路罵罵咧咧,小心謹慎地跑跑走走,行進在南去的路上。

    他已經走了快二十個小時了,前方情況不明,危險倍增。沒有地圖,他現在只能是每走一段,就拿出隊內通話器嘗試聯系一下,沒有結果,就繼續往前走。

    “也不知道有沒有走偏……”

    “希望那些孩子老人藏著沒事吧,等通知1777出來,正好讓他們去救。然后老子自己,撒由那拉goodbye……”

    “珍惜生命,遠離蔚藍。”

    “勞簡你個傻冒混賬,隊長怎么當的?你回頭啊。來抓我啊,抓逃兵啊。”

    “韓青禹,王八蛋,滾出來啊!滾到小爺面前來……你再不來要出事了啊,青子。”

    “吳恤你能不能迷路,迷我這里來啊,唉。老子現在好慌啊。”

    餓、累、怕……劉世亨把這一切歸結為一個詞:倒霉。

    “明明,老子就是一個逃兵啊……結果好不容易逃出來了,卻突然遇到這一件又一件破事……偏還被我給想通了。我要是個傻冒多好?偏我不是。這次還不能縮起來,推給別人去做。”

    偌大的高原,月光淺淡的夜,世亨少爺一身草綠色隱蔽裝扮,像是扛著不甘愿的重擔,在孤獨的行走。

    差不多時間,在昂拉仁錯去往札達的路途中,一處不具名的草原。

    “來了!準備。”沈宜秀的聲音喊道。

    一具失去雙臂的黑甲大尖正在左搖右晃地奔跑著。

    銹妹抱著它的一條手臂,跑在它前面,在黑暗中,急速從地面一個黑漆漆的偌大洞口上方平穩掠過。

    “嗤……!”黑甲大尖在她身后及時剎車,停在洞前。

    這東西的視力似乎還不錯。

    但是此時,韓青禹已經從側邊繞到了它身后,急速助跑后騰身一腳,“砰”,結結實實地蹬在黑甲大尖腰部重心點。

    身形巨大的大尖沒有倒下,而是拱一下腰,身體平直地整體向前移動了數米。

    “kong嚓!”

    大尖的身體下墜,正好,全身陷入預先挖好的洞中,只留了脖子和頭在外面。

    “砰!”早就在一旁等待的吳恤縱身魚躍,雙手將一塊巨大的石頭砸進洞里,將大尖暫時卡住。

    而后趴在地上雙手一環,從后勒住大尖的脖子,死死抱住,不讓它動。

    “上!”

    一陣土石飛濺后,灰塵遮蔽月光,黑甲大尖整個身體被土石埋了個嚴嚴實實,不留一絲縫隙。

    土石的重量按道理肯定是壓不住大尖的,過往經驗,它總是隨意就能轟破巨石。

    但是現在的情況,它沒有手了,連頭都動不了,就一雙腳在下面蹬著,卻被上方的吳恤和銹妹死死按住,怎么都上不來。

    “怎么樣?!”韓青禹揮手趕著眼前的灰塵問。

    “沒,沒自毀。”溫繼飛有些激動。

    “它力量越來越弱……不怎么動了。”銹妹趴在地上,按著土石。

    “好,吳恤,按住,讓它一直空耗源能,我們看看最后怎么樣。”

    “嗯。”

    這是韓青禹活捉大尖的又一次嘗試。

    看起來,有一絲希望。

    漫天的灰塵漸漸落下來了,大尖的嘶嚎和剛才那番激烈地掙扎引來了湊巧在附近的小隊。他們開著裝置,拎著戰刀,決然而焦急地沖鋒而來,準備加入戰斗,救援戰友。

    卻最終,在百米開外茫然站住。

    “這,這是在搞什么?!”其中一個小隊的人困惑地問。

    “沒聽說嗎?他們,就青少校那幾個,燒烤大尖。”同樣從昂拉仁錯方向過來的另一小隊隊長踮腳伸長脖子看了會兒,“看起來,他們像是已經不滿足于烤胳膊了。”

    “嗯,按著頭呢。”他身邊隊員點頭說。

    周邊一陣無語。有人毛骨悚然,有人哭笑不得,有人起雞皮疙瘩。這也太可怕了,對于多數普通小隊而言,黑甲大尖依然是他們需要謹慎對待的怪獸,稍有不慎,就可能出現傷亡,而現在眼前的情況,已經有人開始把它們當成食物了。

    “可能很好吃。”

    “應該是大補。不然他們幾個怎么都這么強呢?!”

    紛亂的議論聲中。

    韓青禹聽見聲音,轉頭看見人,想了想,干脆招呼大家過來,笑著說:“正好最近有個發現跟大家講一下。”

    長久以來,蔚藍小隊對大尖的攻擊多數集中于脖子、胸口等要害部位,或者是腰部和膝蓋這些可以限制它行動的部位。

    “我不知道是不是喜朗峰戰役后的這一批跟以前不一樣,但是這幾天意外發現,它們的肩膀這里,就這個連接位置,其實相對比較脆弱,攻擊這里……”

    韓青禹蹲在地上,指著坑里的大尖說:“如果可以,先卸它一條胳膊,對后續作戰,避免傷亡,效果會很好。相對來說,它的軀干和頭部,就比較難……”

    “咔!”

    韓青禹停止講述,扭回頭,無奈地看了看吳恤。

    現場所有人都看著吳恤。

    吳恤低頭緩緩站起來……他的雙手懸空,捧著大尖的頭,很大的一顆頭。

    抬頭,眼神尷尬無措地站在那里,吳恤看了看大家,沉默幾秒,說:“對不起。”

    大概是掙扎拉鋸,擰了實在太久的緣故……他剛把大尖的頭擰下來了。

    “散,散散……扔了,吳恤。”

    咔咔的碎裂聲在土石下出現,溫繼飛突然喊起來,同時帶人向遠處跑去。

    大尖死亡后開始自毀,包括已經被吳恤掰下來離體的頭顱,都跟著分解。在這一點上,似乎只有它們的胳膊是例外。

    很快,破片雨落盡,韓青禹也把金屬塊收了起來,他現在有29塊了。

    “說起來,你們有沒有發現一件怪事?”一旁,溫繼飛和那兩個小隊的人正抽煙聊天,說:“最近的大尖,好像很容易出現落單的情況,光我們就遇見了三次。”

    “我們也有,兩次,打起來輕松不少。”

    “我們也有一次。跟白撿似的。”

    兩個小隊的人都說遇見過同樣的情況。

    “這就奇怪了啊!這批,不會是走那什么沒完成好的牽引陣的時候,腦袋被擠壞了吧?”

    溫繼飛打了個趣,大家都笑起來。

    大約聊了二十分鐘后,三方分別。

    韓青禹送給兩支小隊各一條大尖胳膊,讓他們去上交領功。

    “你們這是要往西南邊去啊?”搜索范圍一直就在這一帶的小隊,隊長姓黃,在身后問了一句。

    “嗯,去札達,找我們1777。”韓青禹回頭說。

    “怎么,1777去札達了嗎?”

    “嗯,打聽到是說去了。”

    “那怎么我們沒遇見啊?我們小隊一直都橫向守在這呢。”黃隊長想了會兒,笑著說:“那可能他們是晚上過的吧?錯過了,可惜,不然還可以跟你們勞隊敘敘舊。”

    他擺了擺手說:“見面記得幫我帶聲好啊。”

    “好,一定向我們勞隊轉達。”

    “下次見。”

    “黃隊長再見。”

    韓青禹幾個一樣擺手,而后轉身,消失在夜色中。

    “糟。”等到四人的背影消失,黃隊長身邊一名隊員猛地拍了下額頭,說:“忘了問燒烤的事了。這東西怎么烤啊,黃隊?咱也不會啊。”

    黃隊長轉身用大尖胳膊給了他一下,“吃你大爺吃!這東西交上去能立功的你沒聽到說啊?吃吃吃。”

    …………

    同日,上午11:20分。蔚藍華系亞科研2所,語言科辦公室。

    并不整齊的辦公桌分列在各個角落。科長老張剛泡了一杯熱茶坐下來慢悠悠品著,小李在工作間隙抬頭,用筆頭壓了壓桌面綠植的葉片,筆頭劃掉一道道灰塵,梁姐在打電話……

    辛搖翹低著頭,神情專注,筆尖不停在紙頁上移動著。桌面上,一頁稿紙已經從頂端寫到了最末,為破解大尖文明語言而編制的特殊字符密密麻麻。

    其實語言科的一切工作,到現在為止都是猜測向的。這里任何一個人都不敢說他們對自己的判斷有十足的把握。

    一個很簡單的質疑就能夠將他們擊倒——如果大尖文明和蔚藍一樣,也有多種語言,甚至無數方言呢?!

    想想華系亞的方言種類……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們所截獲的很多音節,就必須都被重新過濾,重新挑選、分析。

    而且,確實有些詞,真的很奇怪啊。比如全軍大會時,韓青禹告訴辛搖翹的這個“炎朽”。

    這個詞是第一次出現,而且它與過去蔚藍積累的大部分字節、音節格格不入,仿佛根本不是同一個體系。

    辛搖翹一度懷疑它就是某種大尖文明的奇怪方言,譬如說是一句地域性的臟話。

    同時,既然青子認為這句話很可能是對他說的,為了謹慎起見,辛搖翹沒有讓同事參與破解。

    她沉進去了,從九月二號回來到現在,攏共睡眠不足六小時。跟桌面上一樣的稿紙,她已經用掉了整整一本……才終于結合其他方面研究的前沿成果,找到一些遷移性的聯系。

    “咔!”

    鋼筆突然拍在桌面上的聲音。

    “怎么了?翹翹?”梁姐轉回頭,擔心地問道。

    “啊?沒,沒事。”辛搖翹兩手不太自然地捂著頁末,像小學生一樣端坐著,抬頭說:“就是有點困了,剛不小心瞌睡了一下。”

    “早說你不能這樣熬了,就算情勢越來越危急,你也不能這樣拼啊。”梁姐語氣有些責怪,看了看手表說:“正好,咱去食堂吃飯去,吃完你請假回家休息一下午。”

    說著,她站起來,示意辛搖翹跟她一起走。

    “啊?謝謝梁姐,可是我,我今天回家吃。梁姐你們先去吃吧。我緩一緩就回家。”

    辛搖翹堅持到同事們都離開,又等了一會兒,才緩緩把手從稿紙末端移開……那上面并沒有一個明確完整的破解,只有幾個方向性的猜測和判斷:

    偏神話性質的用詞。

    非大尖同類或自稱。

    非人類?(不確定),但與過往出現過的,所有大尖對人類的稱謂都不相同。

    所以,青子到底是什么啊?

    結合之前,喜朗峰戰場的“大尖主艦指令收集”,其中似乎有一句“核心受到源能怪物直接襲擊”……

    “當時在主艦內發布指令的,應該就是這具說話的小個子紅肩吧?”

    所以,它一定程度上知道青子是什么,而又不明確?

    它的這種知道,從語境和邏輯上,類似我們的“聽說”范疇。

    比如我們聽說過龍和鳳凰的存在,聽說過黃帝和蚩尤,孫悟空和豬八戒……呸。

    “假定青子是一只……一頭……一個非人類,非大尖,只存在于小個子紅肩聽說中的源能怪獸。”

    “簡化,青子是某種有特定稱謂的源能怪獸。”

    “簡化,青子是獸……呸。”

    “但是,好像有點道理的啊,要不然,青子怎么對女孩子一直都是那樣的態度……那么死鐵直人呢?瘟雞說他從沒有對哪個女孩動過心。”

    “因為它”,辛搖翹在潛意識里用了它,“呸,因為他不會對非同類動心……就像老虎不會愛上老鼠。”

    “不是不是,這樣類比太絕對了,太細化了。大概應該說成是,沒遇到和他同一層面的存在……這樣比較合適。”

    “那他會不會突然遇上一個女超級,就動心了啊?!那可不行啊,千萬不要。”

    辛搖翹努力把基于個人情感的發散思維收回來,讓推理回到“青子是獸”那一步。

    根據蔚藍其他科研部門的研究,在這顆星球的歷史上,有極大可能,是存在過大量源能的。

    那么,在人類出現之前,這些源能,被什么吞噬了呢?

    獸。

    那么,那些吞噬了大量源能的獸呢?它們哪去了?

    離開了?

    死亡了?

    辛搖翹把稿紙結論部分撕下來,放進資料毀滅器,碎成碎片,再燒掉。

    她可不想青子因為自己,因為一個完全沒有可靠性的猜測,被弄去研究。

    世界上并不止青子一個天才,辛搖翹聽說米特利有新人晉升頂級比青子還快,那么,他是不是也是一只獸呢?

    她想先去要一些資料看看。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