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287.阿方斯家族的密室

作者:人間武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筆♂趣→閣 ..】,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楊清白來接人的時候穿了全套整齊的一線飛行員制服,戴了墨鏡,把飛行帽抱在身側。

    這讓他看起來跟平常不太一樣,有一種正式感。

    事實上,他甚至在來之前特意去理了發,買了摩絲把前面留長的部分往后抹起來。抹到就算戴過帽子再摘掉,也不影響整齊的程度。

    這樣,大概就有一點電影里面精銳飛行員的樣子了。

    得是啊,就算是飛行員,現在也必須是最精銳的那種,不然怎么襯得起如今的1777,又怎么襯得起喜朗峰上飄揚的旌旗與那道沖天的流光?!

    低頭回憶了一下新兵時候一起搶肉吃的日子,青子一邊跑一邊往嘴里塞燉牛肉,大伙追在后面,想舔他的手指……楊清白禁不住笑起來。

    他以為自己之前選擇從雛鷹回來,就只是和兄弟們再聚到一起而已,卻不想,后續的展開會是這樣一個壯闊的故事。

    很快,穿著正規軍常服的韓青禹四人從林子里出現,簡單打過招呼后直接登機。

    他們的提前離開并沒有知會太多人。

    直升機從山后隱蔽的位置盤旋而起,最大限度向上爬升,綿延的數千軍帳在視線下方漸成一叢叢野蠻生長的蘑菇,高聳的雪峰從側后方隱去。

    從喜朗峰的南面,到北面,重歸華系亞國境……白色的冰雪退去,高原、綠草在他們的視線中逐漸展開。

    “清白,你看一下這個,到差不多位置調個頭,我們先去一趟這里。”

    韓青禹伸手遞給楊清白那張勞簡給的紙條,那上面有田胖子老家的地址。

    排除掉這次被遷移的那些人后,田家大概得算是留下來的人里,離喜朗峰戰場最近的一批居民了。

    “哦,好。”楊清白識趣地沒去問原由,接過軍里專門繪制的簡易地圖仔細看了看,直接調轉航向往側邊飛去。

    同時間,在雪山戰場的另一面,尼泊爾,一個神秘而又容易讓人感覺親切的國家。

    對于這里的普通民眾而言,他們這兩天來最熱衷的話題,是早先那個夜晚出現在喜朗峰上的那團詭異而盛大的光芒。

    當時看見那一幕的人不算少,有許多人遠遠地跪拜和祈禱。附近寺廟的高僧也在事后,迅速開始主持一些相關的儀式和講解。

    儀式中,有山民從外面跑進來,激動地向僧侶陳述,自稱看到了雪怪和雪怪留下來的巨大的腳印,看見雪變成紅色的幻象……

    隱在人群中的尼泊爾方面軍情報人員安靜地聽著,聽任那個人手舞足蹈的向身邊描繪他的所見,聽任僧侶做出他們一貫玄虛的解讀。

    “如果可以,我其實希望他們可以為鳥布德雅亞將軍做一場儀式,將軍在參加蔚藍之前就是住在寺廟的僧人。”一名情報人員轉頭對另一個小聲地說道。

    另一個想了想,“那么,由我們來吧,愿將軍的英魂安息。”

    兩人在人群中雙手合十。

    蔚藍尼泊爾方面軍現在的情緒有些復雜,前線的消息已經傳回來……鳥布德雅亞將軍在雪峰頂上用自己的犧牲,洗刷了尼泊爾方面軍的過錯,為他們在整個聯盟贏得了尊重,但是那個深受愛戴的小個子將軍,從此不會再回來了。

    也許,他將永遠地留在那里,面向南方,永遠地注視和守護這個他深愛的國度,還有他年輕的士兵們。

    …………

    同時間,尼泊爾境內的一處獨立領地,蔚藍的第三固定探索地。從那片隱世的法式莊園向安納普爾納峰延伸……

    一路連綿的山峰,曾是許多蔚藍天才年輕人踏足的試煉場。

    而隱在山峰之下,

    一條建筑工藝精細的長長的地道,深邃而寬廣展開。

    在這條地道的盡頭,是一間被裝點得金碧輝煌的屋子,洛可可風格的室內裝飾因為一些特殊布置而顯得分外詭異。

    耶穌的壁畫被人用超凡的技法繪在屋頂上,血肉淋漓。

    傳說中那些名家已經遺失的畫作,很多就在這里,被懸掛在墻上,隨便拿出去一幅,都可能震動整個藝術界和拍賣界。

    同時,墻壁的櫥柜里,放著上百塊金屬塊。

    “嗒…嗒……”皮鞋踩在光滑地面上的聲音清晰,在隧道中回蕩著。

    正在行進中的男子,樣貌大約在二十七八歲左右,有一頭及肩的卷發,樣子說不上俊美,但是有歐羅巴貴族的氣息和藝術家的氣質在身上。

    此刻,若是有韓青禹等人或者另外任何一個參加過試煉的人在場,看到這一幕,看到他,他們就會認出來:

    這個人,叫做夏爾.阿方斯。他曾經作為阿方斯家族唯一露面的代表,致辭歡迎那些來此參加試煉的年輕人。

    按照華系亞的算法,夏爾應該是那位歷史上鼎鼎大名的阿方斯先生的玄孫。

    “前線的消息傳回來了。”

    夏爾朝走進屋子,朝前方說話,但是并沒有帶上稱呼。

    這大概因為他面前同時躺著的家人,有點多了。

    那里擺有四張如床一般的椅子。

    其中最中間的一張椅子上,歷史記錄至少已經120歲的初代星耀蔚藍勛章擁有者阿方斯,躺在那里,但是看起來大約只有六十歲左右的樣子。

    兩側,他的兒子齊勒,92歲,看起來大約五十幾歲的樣子;孫子德尼,70歲,看起來大約也是五十幾歲。

    再一個是他的重孫,叫做埃里克.阿方斯,49歲,但是面相在三十四五歲左右,作為生父,看起來并不比自己的兒子夏爾老邁太多。

    “是么?這樣的一場戰爭,戰士們傷亡,恐怕很嚴重吧?”阿方斯開口,竟然是很慈愛很心疼的神情和語氣。

    但是,此時他們4人的前方,一座黑色的高大裝置正在運轉著。

    裝置的主體是一個金屬槽,里面裝著上百具被制作成鐵皮源養的尸體。那些面孔都很年輕,他們是過往在試煉場中死去的蔚藍年輕天才。

    肉眼可見,一具具尸體正在金屬槽中逐漸頹敗……一條材質詭異的管道從裝置中延伸,連接在阿方斯的心臟接口。

    藍色中夾雜淺淡紅色的絲絲液體,正緩慢地向他涌動,然后再通過他,分散出來一部分,灌注到旁邊另外三人身上。

    “是的,至少超過5000人的傷亡。”夏爾回答說:“鳥布德雅亞將軍作為尼泊爾方面軍的前線最高指揮官,這次也犧牲了。”

    “那是一個很好的人。”阿方斯接了一句,感慨說:“不過總算是勝利了,上帝保佑蔚藍。”

    “是的。不過我還有一件事需要告訴你們。”夏爾神情眼神陰沉下來,提高語氣說:“那個叫做韓青禹的華系亞年輕人,這次做了偉大的事情……”

    伴隨著夏爾的敘述,阿方斯家族的長輩們神情變化,依次從躺椅上坐起來,解除身上的連接的管道。

    然后下來,關閉了裝置的運轉。

    再然后,四人前后排列站在一起,做出祈禱的手勢。

    “耶穌使門徒吃他的肉,喝他的血……血肉作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愿他們的靈魂安息……奉主的名,直到永遠,阿門。”

    一段被篡改的祈禱詞,被他們以虔誠的語氣念誦。

    穿著暴露的女仆躲在墻角的小房間里,看見他們完成祈禱落座,努力克服住面對惡魔的顫抖,送上來斯里蘭卡紅茶和精致的茶點,跪在座椅旁,把托盤捧高,把頭低下去。

    “確定是他嗎?是那個華系亞年輕人?”優雅地喝了一口紅茶,阿方斯開口問道。

    “是的。”夏爾說:“他的成長比我們想象的更快,現在的戰力,肯定已經超越頂級了。而且那一夜,整個喜朗峰戰場的幾乎所有人,都在說著同一個詞,星耀蔚藍……他將會拿到星耀蔚藍勛章…很快!”

    “咔噠!”一旁,埃里克手里的紅茶傾灑出來,茶水連同杯子一起,落在跪伏的女仆胸口。

    白皙的皮膚瞬間通紅。女仆咬著牙,不敢出聲。

    “你慌張了,埃里克。”德尼.阿方斯轉頭對他的兒子說了一句,但是其實,他自己的眼神里也藏著慌亂和恐懼,同時有一絲猙獰。

    家族幾乎可以確定,那個叫做韓青禹的華系亞年輕人,已經洞察了他們的隱秘。而這個人,現在馬上要拿到星耀蔚藍勛章了。

    這是完全超乎預料的事情進展。

    然后呢,他可能會做什么?!

    “是的。但是我想,我的慌張并不可笑,一點都不。這件事早在當初,沒有果斷殺死他的時候,就已經犯下了致命的錯誤。阿方斯家族持續太久的安逸,已經讓我們變得太過怯懦了,父親,祖父……”埃里克直接反駁。

    無人回應。

    埃里克想了想,繼續開口,提出建議說:“既然前線現在還沒有撤軍,他也身受重傷,我想我們不該再錯過這次機會了……這可能是最后的機會。”

    他用目光征詢著意見。

    作為家族的領導者,阿方斯轉過頭,看著自己的重孫,“我想你說的是對的,埃里克。”

    “那么……”

    “去吧,你,德尼以及夏爾,去為家族做點什么。當危機降臨,阿方斯家族確實也應該多參與一些蔚藍的事情了……那么,就從參加和幫助尼泊爾方面軍開始吧,德尼,你將馬上取代鳥布德雅亞的位置,去往前線。埃里克、夏爾,以及我們明天將加入尼泊爾方面的家族精銳戰士們,會與你同去。”

    “可是他的戰力,已經超越頂級了,祖父……”德尼站起來說。

    “肖恩也站在頂級之上,他會和你們同去。”阿方斯目光凌厲,看了孫子一眼。

    “是,祖父。”德尼安心了,干脆應下來。

    “然后”,阿方斯站起來,用目光示意眼前的裝置,對兒子齊勒說,“你負責銷毀這里的一切,齊勒……不要惋惜……我們必須做好兩手準備。比如當另一種可能出現,我們也許不得不去蔚藍的軍事法庭,開始一場兩個星耀蔚藍勛章擁有者之間,漫長的對峙。”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