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285.世界又是普通的一天

作者:人間武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筆♂趣→閣 ..】,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人在雪坡邊緣,尹菜心問完后就那么安靜等待著,目光不敢轉回來,但是故作不經意地,順手把一邊金棕色的長發撩到了耳后,潛意識似乎怕答案出來聽不清楚。

    兩次了呀,兩次舍身相救,總不至于一點都不喜歡我吧?有一點就好,有一點就可以有兩點的呀。她想著。

    因為對韓青禹死鐵直人的屬性早有了解的緣故,加上本身西方式的思維和行動習慣,姑娘就這么直接坦蕩的說了,現在一邊忐忑不安著,一邊還想著如果他聽不懂,應該怎么解釋。

    舍身相娶嘛,沒有錯的。

    身后鞋底劃過冰雪地面的聲音傳來,韓青禹似乎轉過來了。

    尹菜心沒回頭,心理有些緊張,說不定就這樣開始戀愛了呢?說不定被直接從后抱住……這個,我好像想多了。那么以后是不是得教他牽手、親吻……啊?

    “那當然不要啊。”耳后,韓青禹平靜說。

    “嗯?!”所以,就這么直接被拒絕了嗎?!連一絲猶豫都沒有,也沒有一點疑問需要我解釋?

    尹菜心心說那你怎么剛剛拼死來救人家,還從斷崖下面飛上來,還差點戰死了……姑娘不信了,倔強起來,轉頭問:“為什么啊?!你,你總要有個理由吧?”

    “就沒法聊啊,跟你話都說不通,怎么到喜歡?剛你說那個,我還想半天呢……”

    “哪個呀?”

    “舍身相娶。”

    “不對嗎?”

    “開始我以為不對,想了想大概也對。”韓青禹心說意思其實挺準確的,這事跟我,可不得舍身嘛。

    總之就你這語言表達,我跟你一起聊個屁哦,單是你現在的想法,我還不知道是不是你又誤會了什么呢。

    尹菜心:“……”

    徹底被拒絕了啊,竟然是這樣的理由么?這是一個合理的理由嗎?為什么我好像不是很難過了?

    算了,還是先好好學中文吧,學到很強勁。

    “哦,隨你的便,反正我也就隨口說說的。”她最后賭氣應了一聲,不再說話了……人家現在是瑞士方面軍的公主好么?氣死了。

    至此,韓青禹人生遭遇的第一次直接表白,涉及嫁娶……就這么結束了。

    這時間,一抹朝陽,從遠處綿延的云海里透出來,云色如染,暈開來淡淡的彩色,同時漸漸明亮起來。

    終于,光把云層打透了。晨光打在雪峰頂上,打在昨夜的戰場,黑色的造型詭異的大尖主艦被光籠住了,顯得不再猙獰。

    兩千多蔚藍戰士,血戰一夜的身影……人在光束里站起來,高低錯落的站在雪峰頂上。

    既沒有勝利后的歡呼,也沒有想象中的豪邁壯闊,長刀如林和旗幟飛揚,就只是就這么錯落地站著,站在喜朗峰頂的風雪中。

    有的,只是染血的作戰服,疲憊的面龐和眼神里的釋然,然后傷口,和肩頭、手里的刀……偶爾認識不認識的戰友偏頭互相看見了,咧嘴笑一下。

    臉上被刮傷的傷口結了痂,被表情拉扯疼痛,人嘶一聲,齜牙咧嘴。

    這一天,是1991年8月28日。

    晨,天光初綻。

    差不多時間,宛市已經退休的劉大爺抬頭看了看窗外的天光,麻溜兒起床,一如往常準備去白云山爬山早鍛煉。

    那地兒在幾個月前聽說來過部隊的直升飛機,不過事后什么都沒變化,就像劉大爺十幾年如一日的早鍛煉,一直如常。

    燕城,經營著一間小小的早點鋪子的管氏夫妻倆已經起床忙碌很久了。

    這會兒蒸籠里包子冒熱氣,炸油條的油鍋也熱好了,妻子正在包餛飩,丈夫開始卸門板,準備著開張。老主顧們一會兒就會來。

    甬縣,在碼頭做工的趙民德已經站在路邊了,在等候最早的一班公交車。他的脖子上掛著一條毛巾,預備著一會兒擦汗用……這個月活多,累是累了些,不過等到結工錢,該正好能湊齊女兒的學費。

    醒了的奶奶沒了睡意,看著鬧鐘在等一會兒到點叫孫子起床上學的點;農貿市場滴水的蔬菜剛被粗糙的雙手攏上貨架;板車過門外,吱吱呀呀……

    這個世界平靜而普通的又一天,一如往常那樣,開始了。

    …………

    喜朗峰,接應的部隊和醫療隊終于得到允許,從雪坡上來。大尖主艦被截獲的消息至此已經徹底瞞不了人了。不管前線是否直接報告,這個消息都在這個幕后世界里,不斷被傳開。

    很快,沿途戰友的遺體被收斂抬走,精銳部隊的大部分開始分批下山。

    韓青禹沒有逞強,躺在了一副擔架上。

    手腳到依然沒有恢復力氣,自己下山的話,他大概率會滾下去。

    吳恤和銹妹一人走在一邊。

    抬擔架的醫務人員用力讓鞋底的鐵釘嵌進冰面,每一步都咔嚓作響,每一步都小心翼翼。

    他們大概已經知道自己抬的人是誰了,知道the qing昨晚都做了什么……那是冰雪斷崖上的紅肩斬破與旌旗在肩,是星辰夜幕下的流光沖天,以身阻長空。

    不出意外的話,現在他們手上這個人,將會拿到近二十多年來的第一枚星耀蔚藍勛章。

    “如果下面有人在迎接你的話,我們可以停一下么?”一名懂中文的醫務人員問了一句,意思大概想問韓青禹的身體是不是撐得住。

    “那樣的話,我們繞著走。”韓青禹躺在擔架上回答,歡呼什么的,沒有意義啊,只有獎勵才是實際的。

    而且萬一他們迎接的時候把我東西拿走了呢?!

    現在的情況,只要我回去躺尸,我就不信有人敢在我身受重傷的情況下拿我東西或來跟我要。

    似乎因為這個答案很是意外了一下,真是低調的英雄啊,醫務人員想了想,說:“好的。”

    突然,“嗨!”身后,有人喊了一聲。

    韓青禹半起身回頭,呂神呂墨逸站在那里,發際線在風里展現,似乎一夜之間又高了許多。

    看著莫名有點心酸感慨。

    蔚藍科研整天研究來研究去的,怎么不研究研究這個呢?要是有辦法能讓超級們的暴發無需再付出這么大的代價,蔚藍整體的戰斗力,得提高多少?

    “接著。”抬手,呂神扔過來一塊小鐵片。

    韓青禹抬手接了,掌心微疼,打開看一眼,再次轉頭。

    “那具紅肩的碎星章。”呂神苦笑一下,示意身后不遠的薩米特和德特里希,說:“我們也是好心痛,才決定給你的。”

    德特里希點頭示意,德意志男人刀削般的面龐上露出笑容。他的肩頭有一道傷口,一直延伸到胸前,血戰一夜后的身影顯得很疲憊。

    薩米特一樣看了韓青禹一眼,但是沒有出聲,也沒有表情。他的手里現在捧著一堆碎鐵片,那是同屬印德度方面軍另一名超級戰力阿克謝的僅有的遺物……昨夜那一刀斬出,破艦同時重傷小個子紅肩,阿克謝整個身體皸裂,甚至沒有留下遺體。

    他們三個……都還不能下山,要留守主艦。

    抬手,韓青禹突然把碎星章扔了回去,扔向薩米特。

    薩米特下意識接了,目光有些困惑。

    “跟他們說一下,這里應該有一塊,屬于阿克謝中將。”韓青禹轉頭跟銹妹說。

    沈宜秀轉頭用英文說了。

    擔架繼續往山下走去。

    “你小子……”呂神在身后說。

    韓青禹躺著,沒回頭,而是直起來手臂。手上光點閃動了一下,他這還有一塊二級碎星章,來自小個子紅肩。既然自己砍掉下來的,能撿著的東西,他怎么可能不撿呢?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