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談談人物塑造

作者:人間武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筆♂趣→閣 ..】,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突然想談談人物塑造。因為這種東西如果放在正文里直接闡述,或通過對話、心理表現出來,會很尬,非常非常尬,所以我就當一個寫作總結來說。(這里就別叫我閉嘴了吧,很多作者都會寫寫作總結的。)

    咱就說青子吧。

    先說最近一塊我挺自得的,在旗幟戰爭相關內容中,設計的一個三重無聲遞進:

    前置情節:青子近家,放棄回家,趕回來參戰。

    第一重心理:他想要保全小團隊的人和1777的隊友們,因為這個,選擇趕回來。

    這里到發生行動后,有一個心理上的沖突點描述:在表現出接近頂級的戰力后,因為想保護1777的心理,青子想留在普通小隊作戰。他留下了,留在了1777,但是心理渴求實現后,他只是有點安心,卻并不開心。

    這里在呈現他心理上的自我沖突。

    第二重心理:在進戰場后,這里的邏輯,如果只是為了保全1777,青子是不必那樣開大的。

    但是在這個地方,我通過進戰場前的幾分鐘,先用劉世亨的視角說出他的眼神狀態不對,再通過勞簡的視角,用了一個詞描述他:愧疚。

    這里表現出來的是,韓青禹開始因為能力而感受到責任,不單是對于小隊和身邊人的責任,而是更具普遍性的責任。

    所以他這么摳搜的一個人,為了那些不認識的異國戰友,為了少一點犧牲,進場就開大,而且一直開,一直吞金屬塊,直到七竅流血。

    第三步心理:戰紅肩和撿起旗幟的行為。

    這里有兩個思考:從青子的角度,戰紅肩死亡的危險存在嗎?蔚藍旗幟在肩意味著什么?

    那我為什么要通過意識混亂狀態去表現這兩點呢?

    可能有人會覺得意識混亂去做,顯得不夠有誠意。

    其實不是的,其實當一個人已經意識模糊,還想著這樣做,還能記住這次的旗幟不能倒,反而更說明這種心理其實已經漸漸在青子心理形成,只是他自己還沒有清晰意識到。

    這樣往下看,他剛恢復神智,馬上去搞主艦,難道真的完全只是為了金屬塊?關于這一點,前面我寫了一句話,不知道大家注意過沒有,青子知道:自己可以威脅到主艦,他在,就會少很多犧牲。

    三重遞進是這樣的。

    那么,我為什么不直接寫青子就是直接想:我要當英雄,我要拼命,我可以犧牲呢?

    第一因為這不符合人設,這樣寫太尬了,甚至會給人感覺假大空。(當然也不符合我寫作中容易尷尬的性格。)

    第二,我們來回顧下青子的身份和歷程:

    青子不是穿越者,不是全知全能,他只是個落榜的農村娃,19歲。而且他是被威脅來蔚藍的,是帶著恨來的。

    這里在前面有一個大情節里的小細節設置,張道安最看重的新兵是青子,但是他真正忘年交的朋友是誰?是溫繼飛。

    為什么呢?因為對于蔚藍權力層來說,青子是極難靠近和交心的。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沒有,正是在張道安犧牲后,韓青禹才漸漸開始和勞簡成為朋友,這其實是一個心理轉變。

    他對蔚藍的權力層始終是抱著警惕的。

    你看他第一次見面對搖搖晃晃的態度?冷漠和拒之千里,這跟性別無關,只是看出她的身份不低了。這樣一直到后來在2所那段相處后,他才親口說出:以后是朋友。

    但這也是對個人的。

    整體上,祁山銅的逼迫,阿方斯家族的惡,讓青子始終無法放下這種對蔚藍權力層的警惕和不信任,進而讓他主觀上并不全盤認同蔚藍,做不到完全愿意為之犧牲。

    那么他會為什么人做這樣主動的選擇呢?答案是:蔚藍的普通大眾。

    傻乎乎色誘的米拉,給過他一束陽光的手臂有傷疤的姐姐,醫院認識的醫生護士,還有戰場上普通的某個士兵……是這些人,因為他們跟青子更相似,犧牲和奉獻,給他感覺也都更純粹。

    所以我們看到了,他拼死奔襲回101醫療站,面對300人的主動選擇。這是主動而明確的選擇。

    青子是一個一心想著活下去,回家的人啊。這樣一個人,你要他現在就每次都主動選擇去拼命,不合邏輯的。

    我也不想直接去刻畫那種偉光正的心理。

    總之,我正在一點點刻畫一個人物的心理歷程和蛻變。

    沒有懟任何人的意思,畢竟其實相關的言論幾乎沒有。我只是想說,如果一種隱晦的,潤物細無聲的人物蛻變刻畫方式,在網文里是一種罪過,還請支持的讀者,能夠多一點耐心和信任。

    ——人間武庫拜上。

    這里加一句話,如果有朋友有心寫作,請仔細研究烏賊《詭秘之主》每一卷的卷末總結。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