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244.回家還是軍官培訓(第一更)

作者:人間武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1777駐地的訓練場是原先正規軍駐扎的時候留下的,后來交給蔚藍使用,雖然擴建過一次,但是當年種的樹什么的,都被保留了下來。

    訓練場的一面靠山,往上走個四五里就是韓青禹他們現在呆的那個哨所。另外三面則都有圍墻。

    靠山面,不大的司令臺上,勞簡陪李團長和團參謀長等人站著,正等待韓青禹三人換鐵刀回來。

    “一下想起來當初在團訓練基地看他們半程結訓考核的時候了。”剛被坑了十塊源能塊的李王強團長心情似乎還不錯,目光朝訓練場看去,突然笑著感慨道。

    “嗯,我記得那次你把教官樓的窗戶拆了。”團參謀長說罷跟著笑了一下。

    “那是我還不知道他能到這個地步啊,要是當時知道,或者哪怕只是有個妄想,我都能把整棟教官樓拆了。”

    笑聲剛要起來。

    “汪!嗚…汪汪……”黑狗不忙站在司令臺下,壓低前肢,擺出來攻擊的架勢,對著臺上的生面孔們一通亂叫。

    別說團長了,上次它還沖軍團長吼過呢。

    這狗膨脹了。大概自從那次和吳恤一起面對過于氏的人,參加戰斗后,它的狗腦子里就產生了一個錯覺,覺得自己是一條超級戰斗汪。

    甚至有可能覺得是它,在保護著這個蔚藍基地,和基地里的這些人。每天夜里都自覺自動地出去巡邏,然后抓到老鼠什么的,就叼回來炫耀。

    “不忙!”溫繼飛看見這情況,在旁邊喊了一聲,等到不忙轉頭,立即把手里的一根短木棍圍墻邊扔過去……假裝那是骨頭。

    不忙嗷一聲沖過去,仰頭張嘴,騰身而起……

    “嚯喲,這狗跳得真高。”李團長夸了一句。

    “啪!”

    不忙被卡在了樹杈上。

    “嗷嗚,嗷嗚……”

    其實它已經這樣被溫繼飛陷害過好幾次了,不過依然不長記性。

    “嗷嗚,嗷嗚……”不忙求饒。

    溫繼飛理都不理。

    就這樣,在不忙可憐兮兮的悲鳴聲伴奏中,第一場戰斗開始。

    “……”僅僅兩分鐘,李團長懵了。

    因為他們主觀上都覺得韓青禹的實力,應該是三人中最強的,而且可能強得不止一星半點,過往幾次戰斗的具體情況也很能佐證這一點。

    但是事實,一對二,韓青禹被吳恤和沈宜秀揍得跟沙包一樣。

    銹妹認真了啊,她太害怕自己落后青子和吳恤了。吳恤也認真……除了和銹妹一樣的理由外,他本身一打架就認真,控制都控制不住。

    現場戰況很快變得慘不忍睹。

    溫繼飛喜滋滋把押在韓青禹身上的籌碼都收了。

    韓青禹和金屬塊之間的秘密,只有他身邊這幾個人知道。在不動用金屬塊的情況下,青子根本不可能同時抗衡銹妹和吳恤兩個人,打一個他都費力。

    “這…他們不是故意演我們吧?!”

    團部這邊來的幾個人都是被溫繼飛忽悠著下了注的,當場怎么都不敢相信。

    質疑的話音剛落,“砰!”

    碰撞聲從場中傳來,韓青禹重重地撞在山壁上。

    李團長看得肉疼,皺著眉頭說:“真是演的話,這也演得太狠了吧?!比以前江湖人賣藝,胸口碎大石砸出血都狠。”

    “砰!”又一聲。

    吳恤拼刀后直接接一記沖撞,把已經被揍懵了的韓青禹凌空撞飛……然后愣愣地站在那里,眼神略有些尷尬。

    按道理這時候另一邊的沈宜秀應該接上一刀或一腿的。

    但是,銹妹終于回過神來了:青子快不行了啊?!果斷把手上鐵刀一扔,銹妹一把把人接在了懷里,緩沖力道然后站住。

    下一幕,鐵甲直立,手上打橫抱著韓青禹……

    現場包括米拉在內,都笑瘋了。

    “可惜沒帶照相機啊。”參謀長笑著遺憾說了一句。

    李團長則在旁抓了勞簡衣服,緊張說:“這……他沒事吧?”

    “沒事,他很扛揍。”勞簡說著笑一下。

    第二場,好不容易找回面子,韓青禹贏了。

    現場米拉已經開了7槍,溫繼飛開了9槍,但是全部被韓青禹閃避。剩下四槍就算全部命中,也不可能改變結果。

    “可是,米拉連大尖都能打中啊。青子他,是已經比大尖還快了嗎?!”團部的人覺得自己可能又被演了。

    其實真不是演,溫繼飛和米拉都很認真。然后韓青禹現在的速度,也并沒有比大尖快。差別在于大尖不會看槍火,在戰場被圍殺的時候,它們也沒空去看槍火,但是韓青禹會看,也有時間去看,所以他獲得的反應時間,遠比大尖長。

    在源能裝置的作用下,200米距離,足夠他閃避米拉7和米拉9的子彈。

    很快,他又連續避過了3顆子彈,溫繼飛已經收槍了。

    “砰!”全場最后一發,米拉扣下扳機。

    “……撲。”子彈準確命中韓青禹胸口。

    彈頭落下來。

    被韓青禹接在手掌里。

    然后他走過來,走到米拉面前,把子彈頭遞給她,笑了一下說:“等我去接你的時候給我。”

    所以這是,來自死鐵直人的告別禮物?!

    米拉忍不住笑起來,伸手接住,看著他,點頭。

    次日上午,蔚藍華系亞方面軍,唯一目擊軍團,第1777小隊,建隊副隊長,米拉.喬,一早乘車……離開了她的小隊。

    此行,米拉要先去印德度參加一個聯盟方面組織的為期一個半月的軍官培訓,然后隨父母回歸熊占里方面軍。

    離行的吉普車停在駐地大門口。

    米拉把不很大的背包和米拉11重機炮先放進車里,回身揮了揮手,上車。

    搖下的車窗里,副隊長兩眼通紅。

    小隊這邊,一樣很多人都哭了。

    但是汽車依然啟動,駛離1777。

    不過這整個過程,韓青禹始終都只是站在人群里,除了最后,平靜地揮了兩下手。

    “這家伙!他都沒有感情沖動的嗎?”齊柔柔看著嘀咕了一聲,他自己哭得很兇……因為早先在一個小隊呆過,他當時就是被米拉,拉來1777的。

    “那你希望他怎么樣啊?哭嗎?那不可能的。他這人就是這樣,從來不會表達情緒。”恰巧站在一旁聽見了,劉世亨接話解釋了一句,接著說:“但是既然他說了會接米拉回來,那么就算是拼命,他也一定會去接米拉回來……這就是青子。”

    說完不等回應,劉世亨直接轉身走了。

    其實劉世亨最近開始很擔心一件事。他怕自己對青子的行事邏輯越來越認同,怕終有一天會被青子帶壞,然后不知不覺,隨他去拼命……

    “那樣我大概率會死,我不想死啊,我還想回去做紈绔子弟呢。”

    …………

    米拉離開后的第三天,8月15日,李團長一行人也準備走了。不過他決定留幾個戰斗力不錯的團軍官下來,在1777待上一段時間,大概待到9月份開始的全軍大會結束的時候。

    這讓1777的隊員們,包括韓青禹在內,都有些意外。因為以1777的戰力情況,他們完全沒有這個必要。

    “留他們下來,其實是為了補你的缺啊。”目光看向韓青禹,李團長突然說:“昨晚剛接到軍里關于你的一個通知,還有傳真。”

    全場靜聽。

    “軍里已經討論決定下來了,9月份全軍大會,你的軍銜,會破格直接提拔至上尉。”

    “……”破格,從列兵直接到上尉……這破了幾級啊?!現場短暫的思索過后,掌聲爆發。

    歡慶的現場,只有勞隊長和秦副隊長的臉色,稍微有點難看。因為他兩個,十幾年,七八年的,現在的軍銜,也只是上尉……所以以后至少從軍銜上,他們就平級了。

    兩人互相看了看,眼神都有些哀怨。

    尤其勞簡,他還清楚記得自己當初是怎么教育韓青禹不要在軍銜問題上好高騖遠的呢。

    “此為我第九軍近二十年來,跨度最大一次的破格晉銜。”好不容易等到掌聲平息,團參謀長激動說了一句,吁一口氣。

    同時間,李團長微笑著,走到韓青禹面前,在他身前的桌面上鋪開來兩張紙。

    “一張,去印德度參加聯盟軍官培訓,就是米拉去的那個,為以后進一步提拔做積累鋪墊。不過中途要返回軍團總部參加全軍大會,你還有勛章沒領。”

    “另一張,假條,兩年未滿,軍長特批,允許你回家探親。至全軍大會召開前,直接到總部報到。”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