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226.懸賞大漲

作者:人間武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br>

    “軍團長死戰選擇并肩的隊友啊!”

    “是是是。”

    “榮譽啊!”

    “好,榮譽,很大很大的榮譽。”

    “多大的認可?!這可不止是實力上的認可,多少現在實力比你們更強的人,身上都沒有佩刀紋章。”

    “是,我知道錯了,咱先冷靜一下,先讓醫生搶救。”

    “護身符啊!”

    “好,好……真的?!”

    “廢話,不然給你紋作戰服上干嘛?!”

    “有道理…先搶救,活下來咱下回再聊。”

    老兵們終于都被抬走了,當場醫生們看韓青禹的眼神,如同看著一件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韓青禹目送,然后長出了一口氣,扭頭看了看病房里僅剩下的兩個人,溫繼飛、吳恤。

    關于具體有沒有源能獎勵,獎勵多少這件事,始終沒有人正面回答……所以大概率就是沒有了,至少規則上沒有。

    不過聽意思,這個軍團長紋章,確實還是很珍貴的,擁有的人也很少。他們倆能拿,除去實力、潛力等因素外,真正打動陳不餓的,大約還是昨晚一路亡命馳援和始終并肩血戰的精神品質。

    至于護身符這個說法,被點出來后,從邏輯上倒也不難理解,一般小事誰敢動陳不餓親自選定和期待的隊友啊?

    想讓老頭子將來一個人孤軍奮戰么?!

    那是不是意味著,我從今以后,可以當一個兵痞了?!韓青禹想了想,覺得就這個似乎還有點用。

    “可是,敢死隊啊!而且是能讓陳不餓親自出手的東西,你們想想,它得多可怕。”他嘀咕道。

    “嗯。”溫繼飛點了點頭,神情有些感慨,“所以軍團長也是人啊……他終究還是沒有勇氣帶上我。”

    “……”韓青禹不敢笑,他現在一笑胸腔就疼,轉身看了看吳恤,“吳恤你覺得呢,敢死隊,去不去?”

    “你去我就去,我跟著你。”吳恤很簡單說。

    那也只能先這樣了,回頭真要是有那么一天,真要是太危險,大不了把通話器扔了,假裝沒接到通知。

    韓青禹想定主意,重新躺下。

    陳不餓軍團長的個人命令,被執行的效率奇高,僅僅三天后,就有人帶來了韓青禹和吳恤的新作戰服,每人三套。

    衣服質地摸著好像有些特殊,但是具體哪里特殊,一時也無法分辨,除此之外規格樣式全都跟普通作戰都一模一樣,只不過右胸口多了那枚軍團長佩刀紋章。

    紋章整體呈一個盾形,當中直立,是陳不餓當年用來親手斬掉紅肩頭顱的那把戰刀。

    一把結構簡單但是粗獷厚重的雙手長直刀,護手有些夸張,然后在刀身中段向護手和刀柄延伸的部分,有一對向上延伸合攏,最終交叉的翅膀,像鳥類護巢,保護幼鳥的狀態,空白部分則以紅色填充。

    那一天,很多本已經遵循醫囑不敢太靠近韓青禹的老兵們,都鼓起勇氣過來看這幾套作戰服,眼神里的虔誠和熱切向往,看得韓青禹很想……賣兩套給他們。

    一套一塊金屬塊的話,賣四套……

    正想開口呢,王占坡陡然注意到他的眼神和張口欲言的狀態,“你想說什么,想對紋章做什么?!”

    “也沒什么,就想……”想了想,他們應該沒有金屬塊,而且說了的話,會不會真的當場掛掉幾個啊?

    怕一個不慎又造成大規模殺傷,韓青禹只好放棄這樁生意,頓了頓,最后說:“想祝大家身體健康。”

    …………

    第四天早晨,韓青禹在病床上睜開眼睛,先看了看旁邊兩張鋪位上假睡的吳恤,真睡死了的溫繼飛,然后是站在病床邊,專心致志,小心翼翼正在“工作”的沐祈劍沐醫生。

    看了一會兒,見對方還沒發現自己醒了,韓青禹只好出聲提醒,“沐醫生你……”

    “啊?!”沐祈劍被嚇著一下,連忙收回在他胸前的手,往身后一藏,抱著查房本一臉窘迫說:“我看到你身上在蛻皮。”

    “我知道。”

    “嗯,看見了……就很想揭。”

    “……”

    “對了。”沐醫生目光避開同時,連忙岔開話題,打開手上的本子說:“你的身體恢復得很快,而且康復過程中,骨骼的強韌度,似乎又有提升。”

    是么?韓青禹掩飾了一下,說:“在源能溫養下,這樣很正常吧?”

    “是的,很正常,只不過你這次的提升,好像有點,太高了?!”沐祈劍抬頭看了看韓青禹,接著說:“不過你天賦高,也可以理解。”

    韓青禹點了點頭,說:“謝謝。”

    沐祈劍離開后沒一會兒,一串兒護士推車小車輪滾動的聲音傳來,推車到門口轉進來半截又停住,伸一雙手,從推車上拿下來一副拐杖。

    小梨拄拐探頭看了看,嘻嘻笑著說:“哎呀,悶死我了。你們悶不悶啊?咱們聊天吧,我還帶了撲克牌。”

    說罷咔噠,咔噠,自己進來坐下。

    “你這腿,怎么過來的?”溫繼飛一邊洗牌一邊問。

    “用推車滑過來的。”小梨得意說。

    接下來的幾天,她幾乎每天都來。

    溫繼飛有時候無聊了就逗她,說:“你不怕在這呆多了,回頭沒人追求,嫁不出去啊?”

    小梨搖頭,胸有成竹說:“我出門就戴口罩。”

    “厲害了,那你到底有沒有人追求啊?以前?現在?”

    “我…當然有啊,很多!只是因為我還小,他們就沒著急表白。”

    “這樣啊?”

    “嗯。”

    第七天,101醫療站一切秩序恢復正常,一切常規通訊恢復正常。

    韓青禹接到小隊駐地打來的電話,才知道劉世亨幾個幾天前就已經回到駐地了。

    原來他們當晚開車離開信息屏蔽范圍,聯系勞簡報告完情況后,就又回到了小縣城,車開到何家附近,正好被被何家剩下的一部分人發現,陷入追殺。

    “要不是朱家明,我們就完了。”劉世亨在電話里說。

    韓青禹有些后怕,覺得他們不該再回來,但是現在不是責問的時候,就問:“那你們最后……”

    “當時已經沒路走了,我倆也不太能打,最后是朱家明搶了裝置和武器,一個人在前面開路,讓我開車跟著……殺出包圍后他又自己上車,卸了裝備。”劉世亨說。

    朱家明嗎?這么英勇?這么老實?這貨真是越來越讓人看不懂了。

    “之后也是他建議我們繞上兩天,然后先回駐地的,他說如果你們都搞不定,我們去了也是送死。”

    “嗯。”韓青禹想了想問:“那他現在呢?”

    “關著呢……不關,他就到處幫忙干活。這貨做飯超級好吃,咱們廚房的幾個廚師,現在都已經拜師了,他說他還會做宮廷菜,不過勞隊怕他在飯菜里下毒……”

    “那還是先關著吧,等我回來再說。”

    韓青禹掛斷電話后看了看溫繼飛和吳恤,“你們覺得朱家明現在到底是一個什么情況?”

    吳恤:“不知道。”

    溫繼飛:“深入的不知道,不過就面前面上的表現來看……他好像,只是覺得自己又換了一個東家。”

    韓青禹:“……”

    之后是辛搖翹的電話,打了一個多小時,這是韓青禹人生迄今為止打過最長的電話,擱心底,不知道搖搖晃晃為什么這么能聊。

    再然后,是涂紫的電話。

    “怎么你也來啊……我沒事。”以為他跟辛搖翹一樣,是打來關心慰問的呢,韓青禹直接自己先說了。

    “我知道青子哥你肯定沒事,青子哥你那么猛。”涂紫那邊笑了一下,接著換了憂心忡忡的語氣,說:“我打電話是因為有別的事。”

    “哦……準備還我源能塊么?”

    “……不是,那個,我還沒攢夠。”

    “那你?”

    “青子哥你在不義之城新的懸賞,前幾天已經出來了。”涂紫的語氣里透著很大的憂慮。

    之前洗刷派在不義之城發的那份懸賞,300萬華系亞幣加20塊源能塊,在韓青禹尼泊爾峽谷一戰后,就已經被打回了。這事韓青禹聽涂紫說過,說是因為那已經不能匹配他的身價……然后幾個月沒有動靜,終于又出來了嗎?

    “多少啊?”韓青禹有些興奮問。

    “1500萬華系亞幣,3塊金屬塊!”涂紫說完怕韓青禹不了解情況,忙又補充道:“就青子哥你現在的實力和名氣而言,這是很高的懸賞了,很高!超出預估至少三倍。”

    “嗯,然后?”

    “可能會吸引殺手榜排名前列的高手出手。”

    “知道了。”

    “還有一點,這次發布任務的人,我們在那邊臥底的人打探到,似乎跟之前并不是同一批人……能付出這么大代價懸賞殺你,這么想你死的人,青子哥你自己,心里大概有判斷線索嗎?如果有……”

    “沒有。想到的話,我會跟你說的。”

    事實韓青禹當然有判斷啊,超出三倍預估的懸賞,這么大方、富有,這么想他死,又不方便通過自己的力量直接出手的人,只有一家。

    但是難道,他能直接跟蔚藍說,是阿方斯家族,蔚藍歷史上第一塊星耀蔚藍勛章擁有者的家族,蔚藍的英雄,第三固定探索地的守護者,他們要殺我嗎?!

    這事一旦說了,就是政治問題了,情況具體會怎么演變,是韓青禹完全不能掌控的。

    8)

    </br>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