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168.實驗體(第三更,感謝落靈使者和asdgkl)

作者:人間武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明明辛搖翹說這地洞挖開已經十幾年了,科研小組、工作人員和機械設備來來往往,不知幾十幾百趟,但是都沒有什么大的發現。

    明明這里也一直有人駐守,但是從沒出過事情,更沒有發現過什么特別的東西。

    可是,現在他們面前剛破墻落地的這個長土條子,不管算不算大事,至少好大。

    韓青禹粗略估摸了一下,結論很可能自己一米八的個子,雙手去環抱,都做不到指尖相觸。

    “這,這里以前真的沒出過事啊。”

    六個人現在是前2后4的隊形,辛搖翹和溫繼飛三個一起被韓青禹和沈宜秀擋在后方,她在驚詫過后,焦急不安地說了一句,像是因為把眾人帶入險地而十分愧疚,想要解釋。

    “我知道…這事不怪你。”

    韓青禹此時內心已經有一個判斷:

    這東西既然深藏幾十年都沒被發現,不管外面環境多吵鬧,都一直安分守己,卻偏偏現在突然從山腹下冒出來,事情至少90%的可能,跟他剛才對山體做的源能感應有關。

    另外10%是銹妹,因為她的特殊性。

    它特么,是來找我的?

    我有什么能吸引它的?

    生命化的源能?!

    抬頭,仔細看了看,要說這泥土覆身的玩意兒是蛇是蟒,蟒蛇有這么大嗎?蟒蛇又什么時候還能破土鉆山了?但是它現在下半身盤曲,上半身直立的姿態,要說它不是蛇類……那就只能是機械了,蛇形機械。

    正想著。

    夸啦啦。

    長土條子突然做了一個類似落水狗上岸后抖水的動作。

    身體搖晃震動,碩大的頭部一屈一伸,隨之滿身的泥土和石塊落地大半,啪啦唰拉響,間中竟然還夾著金屬的聲音。

    機械?

    不。

    “蛇!”溫繼飛驚呼一聲。

    已經抖掉大半泥土的生物露出部分身體,尤其是頭部,血口開合,蛇信吞吐,全都真切無比,不是蟒蛇還能是什么?!

    但是要說它是哪種蟒蛇,說不清,這東西整個頭部充滿原始感,與電視和雜志上看過的巨蟒都不一樣。

    “是蛇我就放心了,管特么多大,又什么怪蛇。”溫繼飛極度恐懼之下,逞強說笑,聲音顫抖說:“青子,你的活來了,十八輩祖傳手藝,去吧,大顯身手吧。”

    “滾。”韓青禹有些無奈,氣得想笑。

    怪蟒的攻擊意圖是明顯的,這一點從它上半身不斷前探和嘴巴開合的動作就可以判斷,以它的體型,當場吞下三四個,問題一點不大。

    “嗡嗡嗡嗡嗡”,當場,五人先后開啟身上立體裝置,同時銹妹身體一震,藍色流光劃過鐵皮,也進入作戰狀態。

    “鈧……”

    隨即每個人都拔刀在手,蓄勢以待。

    但是怪蟒的攻擊并沒有立即發動,它的身體做好了攻擊預備,但是一雙眼睛帶動碩大的頭部,持續在幾個之間做著注視、轉移的動作。

    先是韓青禹,然后銹妹,然后辛搖翹,再賀堂堂……這怪蟒難道能區分我們幾個人的實力?!或者源能融合度?

    就像它能感應到我對山體的源能涌動一樣?

    正想著,“啊~”,身后突然三聲驚呼。

    因為怪蟒的眼睛在投向后排最右邊,第五個劉世亨的過程中,原本一直都還算平穩的動作節奏,突然變化,猛地一下大幅度甩頭,看著最左側的溫繼飛。

    然后它又從頭看韓青禹,銹妹,辛搖翹,緩緩看向賀堂堂……猛地甩頭,看向溫繼飛。

    看向溫繼飛……猛地甩頭,看向劉世亨。

    又猛地甩回,看溫繼飛,看賀堂堂。

    看溫繼飛,看……

    它亂了!

    所以,判斷是對的,韓青禹心里想到,這怪蟒竟然真的能區分我們的實力,或者可以感應到我們身上的源能涌動。

    它剛才在做依次觀察,像甄別對手的危險程度,又像挑揀肥瘦,然后遭遇溫骰子的不斷翻面,給它翻暈了。

    因我而來,但是既然來了,也不介意全部吃掉么?

    “嘶。”突然地一聲尖利的嘶聲,證明它是蛇類無誤,怪蟒激怒,放棄了排序,身體回縮少許,做出彈射攻擊的姿態。

    “當!”

    一柄死鐵直刀在它即將撲出的瞬間,已經先行命中它七寸要害。

    但是一聲金鐵交擊的銳響后,刀未破體,直接彈飛。

    韓青禹一個縱身接刀在手。

    “鱗片?!”后面溫繼飛問。

    “死鐵!”韓青禹答,他聽清楚了,也看清楚了,這怪蟒身上竟然有死鐵!

    那它就不適合往奇獸異怪的思路上去歸類了。

    思路在腦海中迅速整理,一條特殊的蟒蛇,也許就是在剛才辛搖翹說的那種所謂醫療倉中,持續接受源能物理灌注,這個過程,它的身體被放置一個鱗片狀的死鐵圓筒中,然后它長大,從拖著到撐起死鐵,投入山腹?

    完全主觀的判斷,毫無依據,但是卻有一個明確的指向:活那么久,吃什么?源能吧?得多少源能啊,得多濃縮,金屬塊嗎?還有沒有啊?!

    “殺!”

    在怪蟒第二次準備做出攻擊的瞬間,韓青禹已經直接挺刀反撲了上去。

    他,怎么突然就殺上去了呢?!

    身后幾個都看傻了,不是說身上竟然還有死鐵嗎?這么詭異,不先分析一下?!還是怪蟒已經被青子發現它其實很弱?!

    “嗤啦……”

    怪蟒張口斜向咬來,韓青禹閃身避開,前沖同時身體后仰,雙刀在怪蟒腹部一路切割下滑,尖銳的鐵器互相摩擦聲中,兩刀去路,一路火星四濺。

    結果,無傷?!無傷,怪蛇下腹盡數被鱗片狀死鐵覆蓋,竟然絲毫無傷。

    “嘶。”不待韓青禹撤回,怪蟒上半身回收同時巨尾一卷,作勢要將韓青禹纏住絞殺!

    韓青禹無奈腳下一頓,騰身而起。

    怪蟒見狀,碩大的頭顱橫甩,帶著風聲,從側面砸向他。

    韓青禹在空中持雙刀一架。

    “砰。”

    因為騰空,而在巨大的撞擊力道下整個人飛射出去。

    “呼呼呼呼。”:

    但他手中一柄直刀,在飛出同時已經脫手,直取怪蟒眼珠。

    “當。”又是一聲,怪蟒頭部一側,用頭皮,將韓青禹去勢兇猛地死鐵直刀撞飛出去。

    再一次有些狼狽地撿刀在手里。

    “不行,你們得先走,我再慢慢想辦法弄死它。”試探結束,韓青禹說。

    現在的情況,他自己的速度反應都比怪蟒快,自保應該問題不大,但是怪蟒周身防御極高,找不到弱點,根本無法形成擊殺。

    這種情況下,韓青禹最怕就是他改換目標去攻擊其他人,尤其是沒經歷過戰場的辛搖翹和實力不濟的溫繼飛、劉世亨。

    但是,

    “跑不了啊。”溫繼飛有些沮喪喊道。

    跑,溫繼飛還能不知道跑嗎?他不當累贅的意識決心和戰斗開始迅速脫離的經驗都足夠豐富,剛才已經帶著劉世亨開始跑了,結果沒跑兩步,他發現:

    那頭,三十米不到,即是盡頭,別無去路。

    “它到底是什么啊?!”溫繼飛接著吼了一句。

    韓青禹想了想,“不出意外,應該是ne當年留下的實驗體。”

    全場短暫的沉默。

    “那會不會不止一條?”辛搖翹在后面,木木地出聲,“既然這樣,很可能就不止一條,或者不止這一種改造類型,一種實驗體。”

    “那它們幾十年下來,也沒有東西吃啊,怎么活下來的?“賀堂堂問完這一句,自己愣了愣,幾乎是無法控制地,轉頭看了沈宜秀一眼。

    正這時候,咕嚕,似乎是為了減輕戰斗負擔,怪蟒突然從腹中吐出一個東西。

    那東西塊頭不小,裹著粘液落地,撞擊石塊,發出來的竟也是金石交擊的聲音。

    稍微愣神過后,幾個人同時定睛看去。

    “銹妹別看。”

    韓青禹第一個看清,立即回身,擋住沈宜秀的視線。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