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134.另一塊呢

作者:人間武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我刀最利,我都不用搶的,你們搶個屁。

    我刀最利,所以這里我說話。

    伴隨著被韓青禹這一刀抽飛的那個人躺在雪地里哼哼著沒爬起來,場面安靜了一下,隨即大部分人都表示了贊同。

    畢竟就如韓青禹之前說的一樣,雖然這里有自保派,也可能潛伏著洗刷派,但是數量最大的,始終還是蔚藍聯盟的人。

    要是為爭一時意氣,沖動之下盟軍之間干起來,就太不像話了。

    阿方斯家族沒有考慮過這種情況嗎?類似情況以往發生過?韓青禹突然想到兩個問題,但是他的思緒,很快就被打斷了。

    “我不是很同意。”一個聲音從旁邊人群里響起。

    眾人扭頭看去,站出來的是一個女人。

    “為了減少傷亡,每隊只出一個人這點我同意,但是拼運氣看誰能摸著,就有點不合適了……這個世界看實力,所以還是拼實力吧,每隊出一個人,各憑實力去搶……生死有命。”

    女人站在那里說。

    大部分的目光都在她身上,伴隨著議論聲。

    但是韓青禹的目光,嚯嚯,這么巧的么,落在她身后,一個手持兩把死鐵彎刀,穿著黑色衣服的男人身上。

    吳恤站在那里,受傷的樣子依然有些虛弱。

    其實吳恤更早看到了韓青禹,看見他帶人到場,開口說話,然后一刀輕松抽飛一個人。

    所以他真的很強。

    大小姐這樣建議,應該就是準備讓我去了……試試看吧。想到這,緊了緊手上的雙刀,吳恤低頭看刀,莫名有點兒尷尬。

    唉,武器都被人搶了。

    這時候場面相對穩定,賀堂堂和溫繼飛兩個也已經走到前面來了,

    “不是,咱先別管你同不同意啊。”溫繼飛看著于鳳姿,一臉納悶說:“阿姨你幾歲啊?你怎么進來的?”

    “我……你!”于鳳姿轉頭看他,滿眼憤怒,竭力忍耐了一下,“我二十歲。”

    “你不識數吧?”溫繼飛:“我不信,身份證看一下?”

    “……”于鳳姿哪來的身份證?要是真的有,她自然也就不止二十歲。

    現場的哄笑聲和議論聲一下都響起來,沒有人相信她二十歲。平時在自己那個犄角旮旯一直頤指氣使、作威作福早就習慣了的大小姐耐不住了。

    一聲厲喝:“吳恤,教訓他。”

    習慣了服從,吳恤照做,他只是沒去看韓青禹,同時學他那樣把刀換了刀面……沖向溫繼飛。

    唰,他的速度很快,牽動風聲。現場看得懂的人多是一聲低低的驚嘆。

    但是,唰,反向而來的風聲一樣很快,甚至更快。

    “砰。”

    兩道身影在雪地上直接對撞。

    一身是傷,吳恤下風,人在雪地里找不到立足點,身形暴退十余米,才終于勉強站住,低頭輕咳了兩聲,有血水滴進雪里。

    而溫繼飛的身前,一具鐵甲,站定在那里,收刀。

    這一下不是拼命,但是結果已分。

    人們現在再回憶韓青禹剛剛的話,如果用刀決定……

    “現在沒有人反對了吧?”

    仗著銹妹的威武,韓青禹問話的時候,就看著于鳳姿。

    “真要用刀的話,那位兄弟有傷在身,不如你自己來?”韓青禹說話同時,背后雙刀顫動,嗡嗡震響,仿佛隨時準備沖出。

    于鳳姿:“……”

    犄角旮旯大小姐不吱聲了,隔一會兒趁著現場開始安排摸魚大賽,轉身走回到吳恤身邊,把火氣撒在他身上,罵了句“廢物。”

    吳恤沒吭聲。

    …………

    一共十三個小隊,十三個人,圍著雪窟窿都趴好了。

    沒有刀,沒有裝置,一個個都把衣服擼到肩上,扭著脖子,通過各種角度仔細瞄著黑漆漆的雪窟窿,盼望能提前看出點什么來。

    于鳳姿那邊派了一個留著小胡子的男人,也趴在其中,韓青禹很大方,并沒有因為剛剛的情況排擠他。

    至于他這邊,當然是他親自上陣。

    “那就這樣了啊,各憑運氣。”

    十三只手停在雪窟窿水面上方。

    旁邊一名臨時拉的老外開口,“one!two!three!”

    “嘩啦!”

    十三個人,每個人都是大半個身體直接扎進雪窟窿,同時胳膊探進水里,開始拼命摸索。

    “我,我摸到了。”小胡子第一個大叫出聲,幾乎就在手指探底的瞬間,整個人蹬腿,翻身上來。

    “不是。”他手心里是一塊石子。

    底下有石子,這就麻煩了。

    與此同時,真正的金屬塊,其實也被一名老外抓在了手里。

    所以說,運氣這種東西,真的是沒辦法的,哪怕韓青禹能在觸水的第一時間感覺到金屬塊所在的位置,他依然沒能拿到。

    那就……銹妹抱歉啊,回頭我給你找另一塊。

    吸收開始!

    吸收結束!

    “me,哈哈,me.”

    老外大笑著,把手抽出水面,突然神情僵住,愣了愣,緩緩打開手掌……空的。

    “為什么是空的?”

    “故意搗亂的吧?害我們分神。”

    虛驚一場。

    每個人都低頭繼續摸索。

    韓青禹也認認真真一起摸索。

    最后,十三個人把整個雪窟窿底下的石子都掏空了,連稍微大一點的沙礫都沒放過,還有人經過允許,整個人下去,在里面摸索了半天。

    結果確認,“沒有。”

    每一只出水的手都是被無數雙眼睛盯著的,所以,絕沒有人可能偷偷拿走金屬塊。

    所有人都懵逼了。

    “所以,是不是最開始你們就看錯了啊?”韓青禹一邊把衣服袖子放下來,蓋住已經凍得通紅的胳膊,一邊埋怨道。

    說完站起身。

    跟他一樣并沒有親眼看見金屬塊掉進雪窟窿的人其實很多,現場的聲音大部分都是一樣的態度,覺得自己被浪費感情了。

    “這也就是沒打起來啊,要是打起來,死一地,結果什么都沒有……”

    韓青禹又說了一句。

    隔一會兒,一部分人直接走了,試煉場里根陌生人扎堆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現場自然也有人還不放棄,叫來同伴,一起用刀挖掘雪窟窿,似乎是要把整塊地面鏟平的架勢。

    韓青禹站著看了會兒,也宣布放棄,帶隊轉身離開。

    第三塊了,直接吸收的第三塊,而且這一塊的源能含量可能是最大的,韓青禹感覺著身體內部肌肉、骨骼和內臟的強韌,他現在真的很想找地方給自己一槍試試。

    “你們也不找了嗎?”

    同屬華系亞的另一支隊走向另一個方向,臨走打了個招呼問。

    “不找了,有這時間,不如去找另一塊。”韓青禹說。

    “也是,那就砍大尖的時候見。”

    “砍大尖的時候見。”

    道別,揮手,韓青禹走到山坡下。

    吳恤站在坡下。

    “還打?”溫繼飛問。

    實話說他們一群人因為之前幾次聊起,對于吳恤并沒有太大的惡感,甚至有些佩服,他好像是受人之命,而且他沖過來時翻到刀面的一幕,大家也都有看見。

    吳恤站在那里,看看溫繼飛,眼神有些抱歉,搖頭。

    然后他轉向韓青禹,“我的槍,能不能還給我?”

    槍沒帶,留在洞里了,這會兒去拿就暴露了,而且韓青禹也不想還,又不熟,憑什么還啊?!我自己憑本事撿的,挺好的一東西。

    “扔了。”韓青禹隨口說。

    吳恤愣了愣,神情有些焦急,“扔在哪了?”

    “就原來那山上。”

    “……好。”吳恤點頭。

    這是老實孩子啊,作為另一個老實孩子,韓青禹突然有點兒小慚愧,說:“你還是先顧著點你的傷吧。”

    說完,他從身上掏了兩支唯一目擊軍團戰場上用的特制傷藥,扔給吳恤。

    吳恤木木地接了,沒說話。

    韓青禹看了看他,懶得說了,轉身領著人下山。

    …………

    阿杜仆很幸運,雖然他的鷹,昨晚不見了。可是今天,他們走著走著,竟然一塊金屬塊直接砸在他面前。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