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111.顏色的野心(第七更,感謝【花碧楦】)

作者:人間武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在碰撞前零點一秒,白冀感覺自己已經看到了韓青禹墜地的畫面,這是他們一直告訴他,而他也篤信的。

    然后,雙刀接觸。

    白冀的雙臂用骨裂和劇痛,第一時間告訴他,不對……完了。

    這一刻人在半空中,白冀雙目圓瞪,怎么,怎么會這樣?!不是說好的正面硬撼我贏,我的源能潮涌更渾厚嗎?!

    他嘗試奮起最后的源能浪涌反抗。

    但是,對面死鐵直刀上傳來的源能浪涌,如同滔天巨浪……劈頭蓋下。

    韓青禹第一次在對人的時候,讓體內的液態源能和立體裝置同時浪涌了。他不知道這樣的浪涌到底是什么樣一個層次和程度,只知道,肯定不是白冀這種貨色能抵抗的程度。

    因此他曾借此,雙刀洞開大尖的面罩。

    …………

    站在觀眾的視角,剛才大概是這樣的:

    韓青禹剛以電光般的速度啟動,扔出左手刀。

    白冀雙手將刀斬飛。

    韓青禹在迅猛的前沖之勢中突然起跳,向前急速滑行同時戰刀斬落。

    白冀幾乎同樣動作,劈出大斬刀,正面硬撼。

    雙刀在空中交擊。

    第一時間,白冀手臂被壓回,跟著人開始往后仰,同時手中大斬刀也幾乎毫無抵抗就被直接被壓回,直至撞上自己的胸口……噗,血水在空中紛揚。

    事實上,這個過程只在瞬息間就完成了。

    “轟。”

    恰因為快,很多人都只看清了最后的一幕。

    結局。

    正面一刀的分出的勝負。

    白冀龐大的身軀在空中整個后仰,在韓青禹劈落的長刀之下如同突然斷線一般,垂直砸向地面。

    “撲。”

    灰塵揚起。

    現場的人多是眨了眨眼后才終于看清楚。

    而且是通過白冀的肩膀,才最終看清楚。

    因為他的肩膀,此時至少三分之一在沙石地面下。

    也就是說,剛這一刀,只一刀,正面對撼……韓青禹把他整個人,劈進了土里。

    若不是穿著源能裝置,若不是本身實力強悍,白冀現在應該已經死了,當然,他現在也好不到哪里去。

    龐大的身軀整個陷在泥里,不能動彈,白冀只有胸膛偶爾跳動,噴出一口血水。

    所謂超級新人的對撞。

    現在結果已經在眼前了。

    賀堂堂懵了,一方面因為青子真的替他報了仇,這么快;另一方面,他突然想起來剛才青子說過的那句話:“其實你們從來都不知道我到底多強。”

    原來我們真的不知道!

    秦國文也懵了,轉頭愣愣看了一眼自家隊長邵玄,“邵隊,他好像……對你也留手了。”

    “嗯,藏了源能渾厚度……過分了。”邵玄倒是不怕擠兌,只是說話同時,心那個痛啊。

    原來就只是覺得吧,那小子最終選擇不來金色板擦,很可惜,很可惜,很可惜。

    直到現在這一刻,邵隊長才知道,那是一種多么令人痛心、心碎、咔啦啦碎一地的可惜。

    唯一可以緩解這種心痛的辦法,就是多回頭,多看幾眼白色板擦那邊那群人的死人臉啦。

    “哈哈哈哈哈……至少老子沒丟人。”邵隊長瘋了。

    就這一會兒的工夫,韓青禹已經氣定神閑,在所有人的目光下,蹲下來,然后輕柔仔細地從白冀身上找出來兩塊源能塊,揣進兜里……

    這個過程他做得很自然,很理所當然……既然是對戰試煉的獎品,他作為贏家,當然沒什么不好意思拿的。

    而且他剛才就已經提前說了,獎品會自己拿,現在,就只是兌現承諾而已。

    “怎么,怎么會……”終于,白冀醒過來了,在地里,稍稍扭頭,看向韓青禹,滿眼都是無法置信。

    韓青禹已經起身,也低頭正看著他,平淡微笑。

    “你說要見識一下的嘛,現在見識了?可怕嗎?”

    一圈低笑中,白冀試著掙扎,痛苦出聲。

    “抱歉,實戰對練,總會有失手……不過受傷躺著也是一種成長,對吧?你好好成長。”

    韓青禹把他在擂臺上蓄意打傷賀堂堂的解釋,還有他之前的擠兌,全部原話奉還。

    白冀:“……”

    “同期不同期的,其實不重要,用軍長的話說,咱們這里的每個人,都是蔚藍的未來……那就各自好好努力吧,別小心眼啊,那樣娘們兮兮的。”

    終究還都是蔚藍的人,韓青禹最后說了一句,后半句也是白冀的原話。

    而后轉身,一邊走,一邊把右手刀插回背后。

    走一到一旁,彎腰從地上撿起來左手刀……

    繼續走。

    他的腳步不快,鞋底踩在沙土地面上,喳喳作響。

    只是,他現在一邊低頭插還左手刀,一邊走向的方向?

    剛因為太專心吵架了,以至于目前還沒聽說韓青禹已經拒絕去金色板擦的李團長,突然腦子一團亂,拿手比劃了一下……直線。

    韓青禹正直線走向他,他們。

    “孩子來跟咱道別說聲謝謝吧?”他嘀咕問。

    他身邊,米拉眼睛里藏笑不說話。

    劉世亨眼睛放光,燦爛激動在笑。

    “大概是吧。”勞簡愣愣地說。

    “肯定是啊,不然,不然他還能回你425啊?!”這一刻,439楊武東團長的心里其實已經有點預感了,但還是抓緊機會最后強行擠兌了一句。

    與此同時。

    韓青禹抬頭,對滿場圍觀的老兵新兵們笑了笑。

    然后熱情說:“425團新建1777小隊,招人,希望大家能考慮一下我們。”

    在蔚藍,一般人很少能看到韓青禹的熱情,除了在他面對源能塊的時候。所以,現在,當他突然對這么多人表現出熱情,他肯定有目的……一些老滑頭都在想。

    李團長沒想,他問:“他剛說什么?”

    勞簡木木地開口:“他說……我可能聽岔了。”

    “他說,425團新建1777小隊,招人,希望大家能考慮一下我們。”終于,米拉笑著說了一句。

    我們?我們!

    李團長哇一聲就蹲地上了,老淚縱橫。

    然后又迅速彈起來,對著楊武東,湊他臉上,“哈、哈、哈、哈、哈……難怪小楠當年不要你!”

    具體這兩件事是怎么聯系在一起的,沒人追究了。

    因為這一刻,425已經瘋了,滿場都是他們的歡呼聲。

    同時,團里另一個寶貝賀堂堂,也已經來到他們旁邊,立正敬禮,“425團新兵賀堂堂,申請入隊,請勞隊長批準。”

    “啊?”勞簡已經不知道做什么表情好了,除非當場吐一口血,否則都無法表達他的心情。

    “歡迎,歡迎。”終于,勞隊長說出了歡迎。

    賀堂堂點頭,走到他旁邊,然后突然“噗”,朝地上吐了一口。

    什么情況啊?血葫蘆娃愣神一下,不用這樣入隊的啊……

    同時間,賀堂堂整個人晃了晃,暈倒在地。

    他能死撐到現在,其實很不容易。

    這會兒仇報了,隊也入了,心一寬,人反而倒了。

    勞簡連忙讓人把他扶下去接受治療。

    然后,他又錯愕得發現,s19正走向他。

    奇怪的預感在腦海中出現。

    s19有多強,勞簡是知道的,它甚至可能比韓青禹更強,至少肯定比今天之前的韓青禹更強,畢竟它之前一直在給新兵們陪練,可是,它不是全軍唯一的高級機器人嗎?

    它來干嘛?難道?!

    “編號771943,申請入隊。”s19第一次開口,是姑娘的聲音。

    會說話?!勞簡懵了,“這,智能機器人嗎?那,我,我們可以要嗎?!”

    “你管它呢,先要了再說。”終究還是李團長比較粗暴,他說。

    “好,要,歡迎,歡迎。”勞簡想上去握手來著,想了想,又收回來。

    “謝謝。”沈宜秀入隊。

    其實她本來并不愿意在這種場合直接出現,就剛才,她還是和爺爺一起躲在旁邊屋子里偷看來著。

    但是,當他們聽到韓青禹笑著對那么多人說“招人”。

    爺爺沉默了一會兒,說:“去吧,你應該這樣正式加入那個隊伍,正式報出你的編號……你的公開加入,也能讓他的期待和野心,更容易實現。”

    沈宜秀聽懂了,所以她直接走出來。

    不過剛才爺爺用的詞,是“野心”?

    是的,野心,這一刻,邵玄也終于看懂了,看懂韓青禹為什么會主動提出不去實戰館,而是在訓練場這么多人面前動手,為什么他要一刀碾壓,又為什么突然待人熱情……

    他在造勢,以新建小隊的便利,撒開大網招納強人。

    而這一切背后,大概……是一顆一直藏于心底,那個年輕人,想要再現425顏色板擦的野心。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