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102.銹妹漩渦斬

作者:人間武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呼呼呼呼呼……”

    逆時針運動的半圓,死鐵直刀如在一個漩渦中,被一只無形的手操縱,劃出一道詭異的弧線,從背后切向邵玄。

    死鐵直刀當然是可以扔的,以身體源能的力量扔出,類同飛刀的概念。只不過出手后威力較之手持會有所下降,距離越遠越弱,同時速度下降,也更容易被閃避。

    而在蔚藍與大尖的戰斗中,人類通常很少很少存在一刀致命的概念。

    一般戰士手持死鐵戰刀,尚且需要不止一次地重復攻擊破甲位置,才能造成足夠有效的殺傷,就更別提扔了,況且蔚藍也沒有那么多死鐵刀給你扔。

    至于其他冷兵器,弓的弦是問題,弩的動力并不來自人體,劍可用,但是對陣大尖,刺擊的意義相對要小一些,再是傳統的槍和錘,因為連槍桿都需要死鐵制造才足以上陣,耗費太大,也不適合普及。

    就這樣,蔚藍百年歷史下來,最終把刀選做了制式武器。

    當然同時它也仍有小部分特殊武器的存在,比如北歐某死鐵富裕小國的首輪標槍陣,再比如,部分頂尖戰力立功申請的特制武器:長槍、超長雙手重劍、大斬刀、重型闊劍……甚至巨錘都有。

    “呼!”實戰館現場這后續的一聲驚呼,幾乎全部來自新兵。

    擂臺上韓青禹這一扔的不同于常,來自它的突然性和隱蔽性,它是在倒v字沖殺的過程中完成的,它被操縱的運動軌跡,也違背了一般常識。

    現在那把刀距離邵玄后背已經很近了……而且,那是真刀啊。

    “可那是邵玄啊。”老兵們想,就算中了……要是中了,就真的很丟人了。

    “還好是邵隊啊。”場邊的秦國文想:“媽欸,還好老子剛才機智啊,要是換成我上去,這一下肯定就中了……

    至于邵隊,兩人實際差距實在太大了,他可以憑源能渾厚度和操控度碾壓。”

    這一刻,也是邵玄從站上擂臺開始,第一次表現出真正作戰時候的神情、狀態和反應。

    “當。”

    這一次沒有之前的閑庭信步,邵玄身體擰轉如電,甚至擰出氣爆聲響,急速轉身運刀,在最后一刻將刀擊飛。

    當啷啷,鐵刀落地,顫響。

    “這脫手刀的軌跡、速度和力量……”邵玄頓住回憶了一下,“哎喲,差點就小河溝里翻船了啊。”想罷吁一口氣,才再轉回。

    看看韓青禹,笑一下,說:“要是無聲會更好。”

    韓青禹:“嗯。”

    “我教你?”

    “好……謝謝。”

    兩人關閉裝置,收刀,湊到一起就地開聊。

    同時,看臺上觀眾中有人突然扼腕惋惜,“哎呀,這招出其不意,真心可惜了啊……要換我是韓青禹,我就藏著,以后偷襲用。”

    “藏?”有戰力很強的老兵開口,說:“不用藏,也藏不長,實戰技巧不用則退,退則廢,戰力從來都不是藏出來的……刀有鋒芒,不用于藏。”

    隨口一句話,結果突然就被教訓了,新兵低低哦一聲閉嘴,有些委屈。

    “也不要以為這一招你看過就防得住”,老兵仍接著說道,“源能操控從來都不在招式,而是在于操控本身……他現在能讓刀這樣運動,下次就能讓刀以另一種方式軌跡和運動……而且下一次,那把刀說不定就無聲無息了。”

    新兵們點頭,他們在進入穿甲階段后大部分學過《違背物理學》,對于源能所能制造的種種特殊,通常不會質疑。

    只是在那位老兵坐下后,才有人小聲問:“這個是誰啊?”

    “怎么你不知道嗎?去年綜合排名第三,869區域小隊的隊長,雷觀……869距離板擦幾步之遙,這家伙又以培養新人著稱,一向愛才如命……估計現在正心碎難受著呢。”

    老兵話音剛落。

    “再說了,他說不定還藏著什么呢,這潛力,要是能去我那……唉。”

    果然,雷觀坐下后仍然在想,甚至不慎小聲嘀咕出聲。

    …………

    擂臺上邵玄已經給韓青禹講完了無聲控制的基礎竅門,他能教的也就這個,剩下具體的部分都得靠韓青禹自己摸索和掌控。

    “對了,五年之內,我想申請去刺殺葉簡……”邵玄突然轉換話題。

    金色板擦隊長有自己必須的驕傲和矜持,更不敢隨便許諾,邵玄只能暗示,怕韓青禹聽不懂,當場又加了一句:“也不知你五年內能成長多少。”

    他在暗示韓青禹將來有可能接任金色板擦,赤果果的誘惑。

    但是此時韓青禹的注意力,已經完全被葉簡兩個字吸引走了,神情眼神都有些錯愕問:“a+殺s級嗎?!”

    迎著他的目光,邵玄笑一下,“有何不可?”

    這一句沒有慷概激昂,也沒有視死如歸,只是有心一試,有力一搏,一直想做,那就去做。

    韓青禹愣了一下沒吱聲。

    “既然他是第九軍的恥辱……總要由咱們這些板擦去抹除。”

    這一刻老板擦對小板擦說。

    這句韓青禹接不上,對話結束,他收拾東西先往擂臺下走,下階梯走了沒兩步,突然又聽身后邵玄喊他。

    “對了,剛那招……弧線……叫什么?”邵玄饒有興趣問道。

    跟他一樣感興趣的人有很多,邵玄問完,滿場一起等答案。

    韓青禹回頭看看他,“銹妹漩渦斬。”

    沒有一點中二和尷尬的氣息,他就這么平靜、平常地說出來了這個很讓人摸不著頭腦的名字,就像在說食堂的牛肉面和肉夾饃。

    這當然不是因為韓青禹本身足夠中二,而是因為,他對此已經習慣了。

    剛那一刀,源能是以漩渦形式運轉的,而對源能的漩渦操控,來自沈宜秀吸水洗澡的技巧,也是她教給韓青禹,改進用于戰斗的。

    先前在醫療站的十多天,某死鐵直人一天都沒顧上看漂亮護士姐姐,一直就在專注練習這個。

    出成果后演示給另外幾個人看,溫繼飛當場給取了這個名字……乍聽有點怪,但是叫了幾天后,就都習慣了。

    然而邵玄和在場其他人,他們并不知道這是什么。

    “秀妹?姑娘啊?”邵隊長自己理解了一下,然后像是一個可以一起聊姑娘的普通戰友,曖昧笑著說:“你小子是不是不太會哄姑娘啊?就算真的是漩渦操控,你既然以姑娘命名,就不能這么樸實的啊……你得改浪漫點。”

    “……”

    “比如叫,秀妹梨渦斬……多好。”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