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100.源能塊呢

作者:人間武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現場絕大部分人都覺得金色板擦隊長的出現與這期新兵出營相關,邵玄親自出面招攬,對面前這位板擦十年最強新兵志在必得。

    至于他現在親自下場的原因,想想,自然也是為了給韓青禹撐場子……畢竟這孩子最近兩天剛惹上了白色板擦。

    無論怎么說,場面和面子,金色板擦都已經給得足夠大,甚至有點太大了。

    “但我說句實在話,那孩子……其實也才a級。”

    看臺上,說出“也才a級”的這位說完當時自己都懵了一下……我是憑什么說出“也才”的呢?

    然而事實,又似乎確實如他所說,韓青禹的融合度測試結果本身,看起來并不足夠扛起他現在身上的稱號。

    蔚藍華系亞方面軍體系龐大,雖然s很罕有,但是a+,平均下來還是每年都會有那么兩三個的。

    就是第九軍本身,也能平均下來每一兩年出一個a+。

    總之具體還是得看成長。

    “融合度的問題先兩說,咱只看事實,又誰能像他一樣,在新兵期期間就積功和表現,全都這么突出呢?”旁邊人解釋,說:“所以這個十年最強,暫時是綜合考量來論……你如果一定要落實的話,就只能關公戰秦瓊,把人都湊一年湊一塊兒去打上一場了……那也不現實。”

    “倒也是。”這位想了想,點頭,然后踮腳伸脖子,驚詫問:“那是什么?!”

    他說話的同時,場中士兵正當著韓青禹的面,把那個刻有世界蔚藍聯盟旗幟的木盒打開。

    韓青禹手頭有一個裝銀質蔚藍守護的盒子,記得那個盒子的盒蓋上面,刻的是華系亞方面軍的旗幟。

    所以,這個,金的。

    韓青禹愣了愣。

    “很意外嗎?沒想到過?”金光燦燦地蔚藍守護勛章躺在錦帛鋪墊的木盒里,邵玄示意一下,然后笑著問。

    “想倒是想過,但是沒想到真的是金質守護。”韓青禹頓了頓問:“那我們兩個團的教官們,還有1123小隊他們……”

    “記三個集體一等功加星空燦爛紀念章,三代撫恤,然后具體突出個人再論……這個是軍里和各個團的事,待會兒會在宣講會上頒發,你就不用操心了。”邵玄說著,抬手拍了拍韓青禹的肩膀,“怎么說,因為你還是新兵,這個金質守護多少也算一份鼓勵和培養,不論是軍團長還是議長,都有在聯盟國際議事會幫你盡力爭取。”

    韓青禹沉默點一下頭。

    “安心吧,你要知道你破那個東西,其實意義有多大……而且金質守護的相關獎勵都是聯盟總部發放的,咱軍團長又是占便宜就高興的性子,最愛爭這個。”邵玄笑了一下,看著韓青禹,接著說:“你要是有心,以后爭取拿個星耀蔚藍啊。”

    “星耀蔚藍?”迎著他的眼神,韓青禹認真問:“那個,給多少源能塊?”

    邵玄:“那個……一天一塊。”

    “咕咚。”咽口水的聲音。

    “不過歷史上拿到星耀蔚藍的人,至今也就五個……且五個人里有兩個來自小國,都因為自身年紀已經過大,不想占用太多資源,主動放棄了這份福利。”

    “那咱軍團長?”

    “他?怎么可能?!”邵玄笑著說:“他只是自己不多用而已,每年都把絕大部分交在了軍團物資庫里……”

    兩人小聲對話這一會兒,看臺上的好奇心早已經按捺不下去了,都在議論紛紛的同時探著身子往盒子里瞄。

    “好了,別尷尬了,按本來的程序,這個是要在宣講會開場的時候給你頒發的,那樣場面更大。”

    邵玄說完,伸手從盒子里取出來那枚金質蔚藍守護……

    “嘩!”

    “轟!”

    錯愕只一瞬間,下一刻,在場每個人哪怕有再大的好奇,再多的疑問,也都先壓了下去,所有人起身立正。

    二樓觀戰室內,雖然沒有人能看到,但是祁山銅也一樣,起身立正,然后用嚴厲的目光看了看身邊還在不忿的白板隊員,“你在干嘛?!”

    白板隊員扭頭愣了愣。

    “我們可以不認同蔚藍過去和現在的很多東西……不能不尊重那些百年來被無數人用生命捍衛的榮譽。”

    “是。”隊員看清楚祁山銅的臉色了,連忙立正站好。

    同樣的,此時仍然站在擂臺上的梁戈,也不得不再一次立正。想想,他要是剛才真把韓青禹打到重傷,然后現在,韓青禹要領金質蔚藍守護……

    踩一個新兵結果踢到鐵板就不說了,翻過去竟然還有銀板、金板……都是他踢不起的。

    很快,邵玄仔細為韓青禹佩戴好了勛章,又就著手上一張卡紙的文字,說明了韓青禹在1123區域一戰中的突出表現和他獲得金質勛章的原因……跟著后撤一步,帶頭敬禮。

    “轟。”全場敬禮,齊聲:“為一切正在呼吸的,戰無退路,身阻長空。”

    這一句整齊的口號響徹整個模擬實戰場,讓原本一直處在尷尬中的韓青禹,腦海中突然一下有些恍惚。

    現場的畫面和那一夜漫山遍野整齊敬禮為張道安等人送行的畫面交疊。

    “張教官……”

    …………

    終于結束了,不可否認這樣的儀式場面從內部保護的角度來說,作用是毋庸置疑的,但是韓青禹依然不習慣,也不喜歡。

    如果可以,他寧愿勛章的頒發都像上次在425拿銀的的時候一樣,擱一小辦公室里湊幾個領導,領完就算。

    他真正喜歡和期待的,暫時只有源能塊。

    可是,怎么好像沒帶呢?

    什么時候才會給我啊?

    不會忘了吧?

    現在開口問,會不會不好?

    就在韓青禹一腦門子疑問的時候,邵玄看著他笑了一下,說:“對了,搞到現在,你還沒接受我們金色的考核吧?”

    說著,他脫了軍官服,開始穿裝置,“來……我陪你試試手。”

    “哇~”滿場的嘩然聲中帶著驚詫、興奮,還有一些個羨慕和妒忌,金色板擦隊長,第九軍目前第一戰力的陪練機會,不是誰都能有的。

    而且是在這種場合……公眾場面,前輩高手挑人給機會過手,其實多少有一種傳承和看重的意味。

    但是韓青禹本人的心思其實還沒轉回來,趁著嘈雜,他小聲嘀咕:“源能塊呢?”

    “嗯?你……沒有嗎?還是怕不夠?”邵玄聽見問了一句,然后轉頭對身邊士兵說:“拿我的給他一塊。”

    “是。”士兵應完翻包,很快遞過來一塊。

    藍晶源能塊,滿的,韓青禹莫名其妙,自然而然,就接在了手里。

    坐在場邊的秦國文看得滿臉荒唐,難以置信,心說:“這你也敢拿?我明明昨天就已經給你了的……你,你知道你面前的人是誰嗎?你這都敢……”

    韓青禹:“謝謝邵隊。”

    說完,他打開裝置,更換源能塊,換下來一塊還是滿的,收起來,換上去剛拿到的這塊。

    秦國文一下站起來了。

    韓青禹看他一眼,轉回去,看起來挺傻的說:“邵隊你太厲害了,我能不能,跟秦上尉打啊?”

    現場老兵們笑起來,都覺得這孩子完全不懂這次試手的意義,不懂珍惜。

    李團長和勞簡也互相看了看,“這孩子啊,什么都不錯,就是太老實。”

    但是秦國文:“……”這小子打我這么有信心嗎?!

    不過他現在確實很怪啊,萬一……萬一他上來就肉搏,再萬一,裝置狀態下我被陰一招……

    這么想了想,再抬頭看看白板的梁戈,再扭頭,看了看滿場的老兵、新兵……秦國文默默坐下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