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13.晚飯(終于改簽約狀態了)

作者:人間武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上面電報,特招參軍。

    村民們沒聽說過,不太懂這些,但是覺得厲害,當場紛紛在自己的腦海里盡情地聯想著。

    想遠了,覺得天高了,就不自覺壓低了嗓門,不敢再多議論。這大概,是華系亞草頭百姓數千年來養成的心理常態。

    這邊,韓友山熱情道了謝,張潔霞端上熱茶。

    兩位干部坐下喝了幾口,抬頭問:“孩子不在家?”

    “是啊,這不一大早出去打聽……”張潔霞話說一半,被丈夫從后磕了下胳膊肘,忙說,“一大早去見同學了,這不,還不見回來。”

    兩名干部一個打趣說:“女同學吧?哈哈。”

    另一個說:“就要去部隊了,是應該跟同學道道別。”

    茶水沒添第二道,更沒留下來吃晚飯,兩位干部沒坐多久就起身告辭了,臨走前還留了電話,握手說讓韓家父母以后有事可以聯系他們。

    一直到大吉普開走后,村民們的嗓子才又重新敞亮起來。這又是另一種常態。

    人在墻頭院外的圍著沒散,七嘴八舌的,詢問著韓青禹特招參軍的事情,比如那特招是個啥,因什么之類。

    韓家二位心里有數,但是嘴上,自然不能承認兒子托關系的事。所以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應對顯得有點兒支吾凌亂。

    還好,兩人心頭的那份喜悅是確實的,滿滿當當。

    韓青禹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夜里九點多,聚在韓家的村鄰們才剛散去。

    韓家喜事,備不及再燒菜待客,硬是把韓友山藏了許多年的兩瓶老白酒拿出來開了一瓶,才總算把道喜起哄的人暫時哄過去。

    “這怎么回事啊?爸,媽。”

    到家,見著爸媽了,似乎就暫時脫離了剛經歷的事情和情緒,韓青禹看到這情況還有些困惑。

    “怎么,你自己都還不知道呢?”

    老媽說完喜滋滋跑進去屋里,取了他的新兵入伍通知書來。

    韓青禹確實沒想到,說好明天到的通知書,竟然今天傍晚就送到了,而且通知并不是由勞簡來送。

    “這好的,通知書比你人都先到。”

    張潔霞簡單說了一下剛才的情況。

    “嗯……媽、爸,你們來一下。”韓青禹聽完突然神情有些焦急,上手扯胳膊,把爸媽都拉回屋里,轉身又把門關好。

    然后,才在父母兩個困惑的目光中,小聲急切地問道:“爸,媽,他們送通知的時候,給咱錢了嗎?”

    韓友山和張潔霞愣住了。

    “沒有啊,這個,應該給咱們錢嗎?這不能吧。”老媽張潔霞眼神里盡是茫然。

    韓友山也說:“是啊,沒聽說啊,只聽說過退伍有退伍費。”

    “哦……我先前自己瞎打聽了一下,還以為特招的真有補貼呢,怕你倆說漏了,惹人眼紅。”

    韓青禹連遮掩帶鋪墊應對了。

    心里想著,看來錢是勞簡自己拿,明天等人來了,得記得問他要。

    他要錢,至少以目前階段的認知,沒什么比留一筆錢給爸媽在韓青禹心里更重要,若是源能塊可以公開賣錢,他今晚得的就先拿兩塊去賣了再說。

    …………

    山村亮了燈火,飛蟲打窗戶。山田日月,蛇鼠繁衍,山民生息。

    韓青禹坐在門檻上,就著屋檐燈看著手里的“新兵入伍通知書”。

    這通知無疑是真的,它由人武部的人專程送來,真實可觸,字句清晰,有大紅章子蓋著,沒有任何疑點,自然也不會有人想到去懷疑……

    只有韓青禹自己才知道,它即將要帶他去面對的,其實是一些多么不可思議和可怕的東西。

    此時在他的身后,老媽正洋溢激動,麻利地把熱在鍋里的飯菜端上桌,篤篤聲中有飯香;父親從老舊的木櫥柜里取喝酒的杯子,想了想,笑起來,今天多拿了一只。

    院門外的路面上,偶有村鄰親戚路過,停下來打招呼,說恭喜,然后因為關心或好奇,再詢問幾句。

    這整個場景畫面帶給韓青禹的感覺很特殊,像是兩個世界正悄然交錯,一邊炊煙裊裊,一邊張牙舞爪……隔著幕布默默形成對比。

    眼前的一切,分明都是他早已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場景,有著過往生活最平實、質樸的模樣,一如平常。

    而幕布后面,卻是他剛親身見識過,而且即將要去參與的,這個世界隱在背后,普通人難以置信的那個部分。

    “洗把臉吃飯了。”父親親切地俯身拍了一下韓青禹肩膀說。

    “啊…好。”韓青禹站起身,把通知書擱桌上。

    他在架子前洗臉的時候,爸媽就坐在桌邊等著。

    韓青禹擰好了毛巾,轉頭,仔細看了好一會兒坐在黃色燈光里的爸媽。

    “對不起啊,爸,媽”,下一刻,他終于還是沒忍住,說,“要是我當時考上了……就好了。”

    說完,韓青禹連忙仰起頭,把攤開的濕毛巾覆在臉上。

    他想著,若是當時考上了,大概就不會有后來這些事,害怕著,怕這一去不知還有沒有歸期。

    “說什么呢,傻孩子,啥對不起的……當兵也好啊,當兵回來說不準能進派出所呢。前些年上龍村那個誰,回來就進了派出所當公安,你那還是特招兵。”老媽說。

    “是啊,要是在部隊表現好,聽說還能提干呢。”老爹也說。

    “……嗯。”韓青禹把毛巾摘下來的時候,用力抹了一把臉,不露痕跡擦了眼眶,在爸媽的注視中燦爛笑起來,說:“爸,媽,你們放心,我去了一定好好表現。你們也要照顧好自己,別太辛苦。”

    關山萬重的前路,他無一人可以說。

    爸媽說:“好好好,家里你也放心。”

    一家三口都坐下了。

    “這點酒,剛剩的。”父親韓友山拿起白酒瓶子晃了晃,說:“對了,你特招的事,真的沒費小飛禮?”

    “沒的。”韓青禹忙說:“就可能湊上了,部隊正好急著特招一些兵,那我不是考分還行嘛,尤其數理化都還不錯……可能擱沒考上大學剩下身體條件又夠的人里,就算是難得的了吧。”

    韓友山和張潔霞的臉上一下都釋然了,點頭,“那就好。”

    “來,今天給你也倒一點。”父親給韓青禹倒了半指白酒,又轉過去,給妻子張潔霞也倒了一口,笑著說:“你也意思下。”

    剩下的,他給自己倒上了,舉起來想了好半天,卻只說出來兩個字:“高興。”

    碰杯,一家三口人各都抿了一口。

    張潔霞和韓青禹辣得皺眉頭。

    “哈哈哈。”韓友山看他們這表情,當場爽朗大笑起來,扭頭對韓青禹說:“以前因為聽說喝酒燒腦子,怕影響讀書,就沒讓你喝過……”

    “這下糟了。”他接著大笑,說:“聽說部隊里的人,可都很能喝,哈哈哈。”

    怎么說呢,樸實的農民父親這一刻的笑聲里,竟然有點兒幸災樂禍的感覺。

    “來不及給你練了啊,哈哈哈……不過也沒事,醉幾次就好了。”

    最后,他說了解決辦法,然后又把手上杯子和兒子的碰了碰。

    吃飯的時候,幾乎一直都在說話,老媽亦如平常那樣說起了村鄰親戚,各家閑事。

    “對了,你堂姐昨個兒相親……”她說。

    “成了嗎?她跟你說了?”哪怕只是這樣的閑話,韓青禹今天也熱情陪著老媽聊。

    老媽說:“沒,我看她吃撐了。”

    “吃撐了,那見面不應該挺開心的么,怎么就不成了?”

    “沒腦子,相親見面能沒事干到專心吃,吃撐了,你覺得還能成啊?”老媽笑起來,說:“真要看對眼了,我跟你說,要么就是慌得說不來話,要么就有說不完的話。”

    “這,好像很有道理啊,媽。”

    “那當然,媽是有實在經驗的,就以前我跟你爸相親的時候啊,我倆就剩了一桌子菜……相完出門走路上我才覺得餓,就想說,去買個燒餅……結果在燒餅攤,又碰到你爸了……”

    “我也餓壞了。”韓友山在旁尷尬地笑著接道。

    一家三口又碰了次杯。

    “總之,你媽懂的人情世故多著嘞,就是都還來不及教你。”放下杯子繼續,老媽得意地開心笑起來。

    笑一會兒,突然不笑了,偏過頭沉默片刻,冷不丁換了一個腔調,說:“就沒想到,你會這么快離家。”

    這一句,韓青禹沒接上來。

    整體來說,這餐晚飯的氛圍像一條斜向下的線段。

    在最開始的喜悅和熱烈過后,爸媽兩個開始逐漸意識到,兒子終于要離開自己身邊了,這一去少說得三載,多了說不定就是許多年。

    叮嚀交代的話說了一遍又一遍。

    老媽說得紅了眼眶。

    老爸點了煙,用一個男人大氣的姿態擺手安慰說:“你瞧你,這是干嘛?青子長大了嘛,總要去走四方……”

    然后又怪今天的煙很熏人。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