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608章 兵力部署的漏洞

作者:最后的煙屁股
    花木蘭覺得很羞愧,當初她力排眾議決定帶兵兩萬來營州討伐諸蠻的時候根本就沒有考慮過趙俊生的感受,畢竟現在整個河北之地都是趙俊生當家做主,她沒有經過趙俊生的同意就擅自這么做等于是在破壞趙俊生的權威,趙俊生不但沒有責怪她,還在給她善后,若是換了其他權力欲強大的丈夫,早就受不了她這樣了。

    除了羞愧,花木蘭也感覺對不起趙俊生,以她的性格,如今的男子有哪個能包容她這樣胡鬧的?女子在家相夫教子就好了,婚后生了孩子還舞刀弄槍、打打殺殺的成何體統?可趙俊生不但沒有阻攔她,反而還支持她,這讓花木蘭如何不羞愧自責?

    花木蘭默默的收起加急公文,心里決定打完這一仗就回去向趙俊生認錯,日后在家里作一個好妻子、好母親。

    “郭老將軍大約什么時候能夠趕來?”花木蘭問。

    崔浩說:“郭老將軍是輕裝簡行,應該是快馬加鞭,大約就在這兩三日之內趕到,如今大雪封路,天氣不太好,將軍也不必著急向庫莫奚進軍。郭老將軍年輕時經常出入庫莫奚,對庫莫奚人生活之地的山川河流地形很熟悉,在北燕從軍為官為將之后又與庫莫奚人打過仗,老將軍又是老成持重之人,王爺只怕是出于以上這些考慮才讓他做將軍的副將,將軍大可放心了”。

    花木蘭有時候覺得,自己跟趙俊生相比就像是一個沒有長大的孩子,趙俊生考慮問題總是很全面,而她總是很任性,好些時候都給他添亂,她想到這里更加愧疚。

    花木蘭把衙署設在太守府,李寶在太守府門口等到了高旭派來的千夫長戚寶田,帶著他來到了大堂。

    “啟稟將軍,戚千夫長到了!”

    戚寶田走進來向花木蘭抱拳躬身行禮:“末將拜見將軍!”

    花木蘭抬手數:“戚將軍免禮,營州的情形如何?高旭是如何知道平岡這邊的情形的,來的時候沿途經過白狼、陽武等地時那邊兩地情形如何?”

    戚寶田回答:“回將軍的話,營州的情形還算穩定,百姓們只是遭受了一些雪災,凍死了一些牲口,沒有遭到蠻族的襲擊,但昌黎在數日前遭到契丹人的攻擊,幸虧那邊發現得及時沒有被他們偷襲得手,關鍵時刻還派人突圍出來到營州報信,高將軍派了一千人馬前去救援,如今昌黎方面的危機已經解除,但契丹人依舊虎視眈眈!”

    “平岡這邊的情況是陽武城派人到龍城稟報的,庫莫奚人突襲平岡兩天之后,陽武城派人來公干,發現平岡已成廢墟,于是迅速返回報告消息,消息以最快的速度傳到了龍城,高將軍才派了末將帶兵一千來接管防務!”

    “末將帶兵來平岡時經過石城、白狼和陽武等城,這些城池沒有直接與諸蠻族生活的地界接壤,因此沒有遭到攻擊!”

    花木蘭聽了戚寶田的介紹之后心里大致也有了一些了解,從目前的情況看來,昌黎遭到了契丹人的攻擊,平岡遭到了庫莫奚人的攻擊,凡城在平岡的北邊,那么凡城只怕也沒有幸免,肯定也遭到了攻擊,具體情況還不清楚。

    營州的鎮戍軍兵力不算少,算起來也有一萬余人,但都比較分散,因此在找到蠻族攻擊的時候在防御方面稍顯不足。

    這還只是營州的情況,安東州那邊的情況只怕也好不到哪兒去,像扶余城、新城這些安東州的北方城鎮肯定都遭到了蠻族的攻擊,至于損失程度有多大還不太清楚,估計安東州鎮將曹蛟此時也是焦頭爛額。

    花木蘭想了想問:“戚將軍,營州北部數城遭到蠻族攻擊的消息傳到龍城之后,高將軍有何打算?除了派了兩個千人隊分別前往昌黎和平城來增援及布防之外,還有哪些舉措?”

    戚寶田小心翼翼回答說:“因我營州多地遭到攻擊,且我駐軍兵力太過分散,高將軍打算暫且派兵穩定局勢,防止損失擴大。目前,高將軍已經下令抽調遼東、遼西、建德、玄菟、昌黎各郡及其轄地內各戍、堡兵力在龍城集結,打算在籌措糧草輜重之后分別對庫莫奚和契丹出兵,為戰死和遭到屠殺的同袍及官民百姓們報仇雪恨!”

    花木蘭聽了這話心里總算是舒服了一些,從總體上來說,在各地相繼遭到蠻族的攻擊之后,高旭的反應還算迅速,應對也還算得體,但從這件事情上也看得出來,營州和安東州在駐防方面還是存在著問題的,要不然整個營州的鎮戍軍足足有一萬兩千多人,為何在遭到攻擊之后沒有力量和及時進行反擊呢?

    原因自然是兵力太過分散,無法及時集結起來,對內部的防備力量十足,對外部防御的力量卻不足。

    花木蘭知道這事怪不得高旭,當初營州和安東州的兵力駐防部署是按照趙俊生的要求進行的,但這難道又是趙俊生的錯嗎?趙俊生自然也沒錯,當初趙俊生之所以這么安排是因為才剛剛滅亡北燕和高句麗,擔心北燕和高句麗殘余勢力死灰復燃,因此把鎮戍軍的兵力分散在各郡縣之內,以便能夠及時撲滅反叛,而時間上已經過去了數年,各地的百姓們早已不在懷念北燕和高句麗,加上新一界的官府對營州和安東州各地的治理還算良好,百姓們沒有到活不下去到時候自然不會去造反。

    “看來應該要向俊生哥哥建議調整營州和安東州的駐軍布防了,必須要把防御方向由內轉向外部,減少轄區腹部的駐防兵力,把抽調出來的兵力多部署在邊界地區才行!”

    花木蘭心里這樣想著,對戚寶田說道:“好,本將軍知道了,你和麾下一千兵馬既然來了,就率軍進城吧!李寶,給戚將軍的一千人馬安排好營區房舍!”

    戚寶田和李寶二人抱拳答應:“遵命!”

    花木蘭隨后又派人前往安東州,讓曹蛟上報遭到蠻族攻擊的詳細情況和損失情況,分別叫高旭和曹蛟二人派出使者來平岡城商議征討諸蠻的事宜。

    花木蘭在幽州過了幾年,也經歷過好幾次冬天,雖然也感覺很冷,但卻沒有東北這么冷,她帶來的兵將們還沒有適應這邊極寒的氣候,只好在第二天就下令恢復了操練,讓將士們一邊操練恢復體力和精氣神狀態、提升士氣,一邊適應這種極寒氣候。

    這天早上,崔浩凍得直發抖,來找花木蘭,看見她正在練刀習武,只好在一旁等著,足足過了大半個時辰才見花木蘭停了下來。

    “卑職見過將軍!”崔浩上前行禮。

    花木蘭接過女親兵遞來的毛巾擦了擦汗,把兵器放在兵器架上問道:“崔公這么早來有事?”

    崔浩拱手說:“將軍,卑職覺得這天氣已經夠冷的了,但戚寶田將軍和那些生還的百姓們說這還不是最冷的時候,這兩天卑職發現將士們也一下子無法適應過來,而且保暖方面做得還不夠,不如龍城軍將士穿得厚實,卑職建議向周邊城池的皮毛商人們采購一批毛皮分發給將士們御寒!”

    花木蘭想了想同意了:“可以,這事既然是你提出來的,就由你派人去找皮毛商人們采購,價錢方面······軍方不會讓他們吃虧,但他們也別想把軍方當冤大頭,讓他們先把皮毛送來,貨好本將軍才會付款,若是以次充好糊弄軍方,本將軍就治他們的罪,砍他們的頭!”

    崔浩心說原來這位也不是一盞省油的燈,連忙答應:“是,卑職會派人辦好此事!”

    “嗯,這事要抓緊,盡快在更冷的天氣到來之前把皮毛給將士們分發下去!”

    “明白!”

    經過數天的操練,將士們恢復而來狀態,天氣也變得好了一些,采購的一批皮毛也分發給每一個將士。

    郭生在花木蘭的期盼中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平岡城,花木蘭以示尊重,特地到城門口迎接。

    郭生在城門口見到花木蘭帶著大批兵將和隨軍官吏迎接,不敢托大,急忙下馬快步上前見禮:“末將郭生奉命前來向將軍報道,將軍竟出城迎接,末將實在承受不起!”

    花木蘭笑著上前抬手說:“木蘭雖位高權重,卻年輕見識淺薄,這還是第一次統帶數萬人馬,心里惶恐不安,今郭將軍到來,木蘭心里也有了底氣。天寒地凍的,將軍遠道而來,車馬勞頓,還是先進城安頓再說,木蘭已命人備下酒宴,今夜為將軍接風洗塵!”

    “老臣······感激涕零,多謝將軍厚恩!”

    夜里,太守府燈火通明,武將官員們分作兩側,每人面前一張矮幾,其上放著酒水、食物點心。

    花木蘭坐在主位上看著眾人說:“今郭將軍已到,營州鎮將、龍城軍使高旭將軍和安東鎮將、平壤軍使曹蛟將軍分別派來的副將蔡廣通和高山兩位將軍也都到了,咱們今夜聚集在此一是為三位將軍接風洗塵,二是商議征討諸蠻之事!咱們一邊吃一邊商議吧!來,諸君一起滿飲一杯!”

    所有人都站起來向花木蘭舉杯,齊聲道:“我等敬將軍!”

    眾人一起喝了一杯,花木蘭壓壓手:“坐,都坐,本將軍起個頭,接下來諸君就不必客氣了,該吃吃,該喝喝!”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