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兩百六十七章、永別!

作者:柳下揮
    陳述并不理解王信,更不原諒凌晨。

    背叛了自己的情侶,搶走了女友的上司,因為他們之間的感情發生了一些矛盾,關系出現了裂痕,然后自己就急急忙忙的站出來調解說和……

    「我看起來像是有病的樣子嗎?」

    倘若這樣的兩個人都值得同情的話,那么,當初受傷最深的自己又當如何自處?

    當他失戀又失業,行尸走肉般的在街頭晃蕩就連鞋跟走丟了都不知道,當他吃一口青椒蓋飯都要被嗆得流眼淚,當他為了不讓別人也不讓自己看到自己的軟弱一次又一次的跑到沐浴間洗澡其實主要是為了沖洗掉流出來的眼淚,當他一身污水被行業封殺求職郵件和電話被人一次又一次的給拒絕絕望凄涼的躺倒在客廳冰涼的地板上……他承受的這一切,誰來給予他理解?誰又會給予他同情?

    天可憐見,在他最艱難最無助的時候,遇到了孔溪。

    那個天使一樣的女孩兒降臨在他的世界里,讓他有了立身之所,有了安心之地,有了今天所擁有的一切。

    他愿意投入自己全部的熱情和愛去回饋她,她也值得自己這么做。

    而王信呢?不過是一個被父母家庭寵壞了的公子哥而已。志大才疏,又好高鶩遠。滿心想要成就一番偉大的事業,卻被現實抽了一記又一記耳光。

    他知道自己對凌晨的感情,但是卻因為即將到手的利益而將其舍棄。他不會去挽回凌晨,因為他不可能放棄自己想要得到的利益。

    他愛凌晨嗎?或許會帶有一些感情吧。但是,他更愛自己。

    在他的人生序列之中,「我」排第一位,其二就是利益。

    凌晨呢?

    凌晨和王信的性格是一樣的,她的人生序列也同樣的是:我、利益。

    這也是他們彼此吸引,卻又最終只能分道揚鑣的原因。

    他們是同一類人。誰會喜歡另一個自己呢?

    當然,在得知凌晨遭遇車禍之后,陳述還是選擇前去探望。正如所有人都覺得他應該過去看看一樣。

    「我討厭你,但是沒討厭到讓你去死。」

    大概就是這樣一種有限度的豁達吧。

    沒有見到凌晨,陳述也沒想過刻意追尋。和王信聊完,陳述也當作從來不曾見面。

    這是兩個已經完全脫離了自己的世界,和他沒有任何關系的陌生人。

    他要忙著陪伴孔溪吃飯游玩看電影,他要忙著為湯大海的婚禮出謀劃策,他要忙著為李如意尋找更好的表演機會和動人角色,他在忙著讓螢火蟲騰飛,讓每一個螢火蟲的職員都能夠享受更好的公司福利拿到更多的薪水待遇……

    這些才是他生命里重要的人和事。

    在孔溪與東正的合約還有一個月就要到期的時候,栗琨親自打電話邀請陳述參加飯局。這是陳述離開東正之后頭一回接到栗琨的電話。

    掛斷電話,陳述仍然有種太不真切的感覺。

    在他離開東正之后,接到了大老板打來的電話。

    而且,栗琨在電話里親切而不失尊重的叫他「陳總」。

    栗琨是把他放在一個對待的位置來溝通的,這在東正的時候是難以想像的事情。

    飯局地點是栗琨選的,名字叫做「寂」。

    陳述趕過去之后,才發現是一座江南園林風格的私密飯館。

    陳述趕到包廂,栗琨竟然提前一步到達了。看到陳述進來,栗琨放下手里的茶杯起身和陳述握手,說道:“陳總,咱們是好久不見了。”

    “栗董好。”陳述恭敬的向栗琨打招呼,無論如何,他都是圈內長輩,而且曾經是自己的上司。在整個行業的影業力不是自己這個新人可以相提并論的。

    “別那么客氣。”栗琨笑呵呵的說道,拉著陳述到沙發上坐下,說道:“知道你喜歡喝茶,這是這里上好的西湖龍井,用的是豹突泉的泉水烹制的。你試試口感如何。”

    陳述趕緊接過茶杯,說道:“我喜歡喝茶,但是沒有栗董喝的這么精細,平時也喝不著這么好的茶葉。”

    “沒關系。我讓黃秘書給你準備了兩斤,一會回去的時候帶上。”

    “栗董太客氣了,實在是受寵若驚啊。”

    栗琨的秘書進來向陳述打招呼,大家都是熟人,倒也不用刻意介紹。秘書走到栗琨面前,問道:“老板,可以安排上菜了嗎?”

    “可以。”栗琨點頭,看著陳述說道:“走,上桌,咱們邊吃邊聊。”

    菜肴很精致,揚州獅子頭、杭州醬鴨、淮揚干絲、東坡肉、西湖莼菜湯等鮮美可口。

    栗琨舉起酒杯,說道:“陳述,這第一杯酒就敬你事業蒸蒸日上。”

    “謝謝栗董,也祝栗董身體健康。”陳述舉杯和栗琨的杯子碰在一起。

    倆人一飲而盡,栗琨要起身倒酒,陳述趕緊接過紅酒壺,說道:“栗董,我在東正的時候,您是我的老板。現在我雖然離開東正了,您也仍然是我的長輩。倒酒的任務就交給我吧。”

    栗琨哈哈大笑,說道:“我經常和駱董他們說,你離開東正,是東正的一大損失。不過,我也知道,廟小菩薩大,終究不是長久之計。你是一定會走上創業這條路的。你也一定能夠創業成功。”

    “謝謝栗董的支持和鼓勵。我在東正工作的時間不長,卻是最讓我懷念的地方。我在東正收獲良多。”

    “懷念不如相見。有時間就多去看看之前的同事朋友們,也可以去我辦公室找我喝茶。”

    “一定會去的。”陳述說道。

    栗琨看著陳述,說道:“我上次和你提過的事情,你還記得嗎?”

    “栗董提點我的地方很多,我都記著呢。”陳述笑著說道。

    栗琨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小溪是一定會離開東正的,而且也一定會加入螢火蟲。所以,我向你提過,由東正集團來入股螢火蟲文化,我們倆家結成合作伙伴,你覺得如何?”

    “我覺得很好。”陳述爽快的答應下來,這件事情他已經深思熟慮極久,而且也私下和孔溪考慮過,說道:“不過,我也有一個小小的條件。”

    “請講。”栗琨說道。他沒想到陳述這么好講話,看來這個人不僅僅聰明,而且是念情意的。

    “螢火蟲文化愿意出讓百分之十的股權給東正集團,這一點兒我和小溪也私下討論過。不過,我們的想法是,東正集團想要這百分之十的股權,要投入一半現金,一半股份。”

    “投入一半現金,我能夠理解。按照螢火蟲文化現在的估值進行資金注入就成了。”栗琨說道:“一半股份是什么意思?”

    “其實就是股權置換。我們用螢火蟲文化百分之五的股權,換取東正集團一部份股權。”陳述出聲說道:“不知道栗董意下如何?”

    栗琨沉吟不語。

    良久,他看著陳述說道:“我個人并不反對。但是,東正集團是一家上市公司,這樣的股權轉換是需要開股東大會來表決的,我個人無法決定。”

    陳述知道栗琨的態度和選擇,舉起手里的酒杯,說道:“祝我們合作愉快。”

    “祝我們合作愉快。”栗琨笑著說道。

    ……

    青河康復醫院。

    這是位于青山腳下的一家療養院,依山傍水,空氣清新,環境優美,很是適合病人做康復治療。

    凌晨強行從花城人民醫院辦理出院手術,然后就立即找人將其安排進了這家康復醫院。

    她在這里已經住了二十幾天了,眼見著天氣越來越冷,年關也越來越近。凌晨知道老家的習俗,老人們都希望在老家祭拜祖先,走親訪友,自己的身體逐漸康復,父母也要回去準備過年了。

    “要不,咱們今年就在花城過節吧?”譚月華對丈夫凌國強說道:“晨晨的身體還沒全好,咱們倆個要是走了,她一個人留在花城孤苦伶仃的也沒有個人照顧,萬一有個什么事情需要人搭把手的,她一個人怎么辦?”

    凌國強沉吟片刻,說道:“要不,你留下,我回去?家里還有一大攤子事要收拾呢。”

    “你一個人回去,怕是連一口熱乎飯都吃不上。大過節的,還能到誰家去對付一口啊?”譚月華出聲說道:“要走就一起走,要留就一起留。你以前不也總是說,等到退休了就到花城找女兒,給女兒做做飯帶帶孩子,現在怎么又操心家里那點破事了?”

    “哪里是些破事?祖宗不拜了?領導不走了?還有那里里外外的活計,不也得個人去照應著?”

    “那有女兒重要?”

    “晨晨現在不是沒事了嗎?醫生已經說了,晨晨要是想出院的話,現在就能夠出院了……”

    凌晨躺在病床上看書,聽到父母的爭執聲音,出聲說道:“爸,媽,你們別吵了。你們回去吧。”

    “那可不行。”譚月華搖頭,說道:“就是你爸回去,我也不能回去。我留在這邊照顧你。”

    “就是。讓你媽留下。”凌國強出附和說道。他操心家里的事,更擔心女兒的身體。

    “我媽留下干什么?我也跟你們回去。”凌晨笑著說道。

    “你也要回去?”譚月華大驚,看了一眼凌晨臉上的傷疤,說道:“你這個時候回去做什么啊?咱們那邊天氣寒,不如花城這邊暖和……還有,不是說好了年后要做手術的嗎?”

    凌晨伸手撫摸著臉上的疤痕,說道:“手術不做了。”

    “不做了?為什么不做啊?年紀輕輕的一個小姑娘,臉上留下這一道疤怎么辦?以后還要不要找婆家了?”

    “不找了。”

    “晨晨……”

    “媽,我已經決定了。”凌晨的性子一如既往的強勢,看著譚月華和凌國強說道:“我不準備做手術了。就讓這道疤留在我臉上吧,這是我應該受到的教訓和懲罰。看到它,才能夠讓我時刻記得我做過多么愚蠢的事情。”

    “可是……”

    “沒有可是。”凌晨說道。

    “……”譚月華和凌國強一臉擔心的看著凌晨。

    “我陪你們一起回老家過春節,春節之后,我就開始辦理出國手續。等到我在國外安頓好了之后,就回來把你們二老也一起接走。”透過窗戶,看著外面的草綠花紅,心情卻是異常的沉重,說道:“這里沒有什么好留戀的了。我們出去重新開始生活吧。”

    “晨晨……”譚月華還想出聲再勸。

    凌國強出聲打斷,說道:“回去。咱們一起回去,過一個開開心心的團圓年。”——

    坐在火車上面,凌晨看著窗外發了好一陣子呆。

    讀大學的時候,每到寒暑假回家,陳述就會買下大包小包的禮物讓自己帶回去。

    自己一個人提不動,陳述就找出各種理由騙過安檢送自己進來。他把自己安頓好后,就坐在旁邊陪自己說話,直到火車快要啟動關門即將關閉才飛快的跳下車。

    他奔跑在開始行走的火車外面,不停的對著車窗里面的自己揮手,依依不舍的模樣就像是這次分別以后再也不能相見。

    可是,陳述再也不可能來送自己回家了。

    這一次,就當真是永別了。

    凌晨劃開手機,迅速的找到那個熟悉的號碼,在上面輸入了三個字:對不起。

    當她看到信息發送成功的標示后,立即選擇把手機關機。

    她怕等來回音。

    更怕等不來回音。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