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九百二十六章 會師

作者:夜醉木葉
    長緒明的心態和精神承受能力。

    比起去年來說,已經是成長了許多了。

    但是,不同于稻實、青道這樣的名門隊伍,一支隊伍里,是不止一個人作為隊伍的核心承擔壓力,在櫻澤高中里,長緒明就是要承擔著整支隊伍所有的壓力,他的表現,就直接影響著他們櫻澤高中的勝率,說句難聽的話,稻實和青道,就算哪天,哪場比賽里,茂野和成宮的狀態不太好,表現稍差一絲,但是,原田和御幸、克里斯肯定可以更好的支援到成宮和茂野,各自的打線,也同樣能夠用強力的進攻表現來掩護自己王牌。

    這便是名門高中的底蘊。

    而這樣的底蘊,就是櫻澤高中所欠缺的,或者說,幾乎不可能擁有的。

    長緒明必須要一個人背負起整支隊伍前進。

    當這些壓力全部都集中在一個人身上時刻。

    哪怕是成年人都無法真正承受下來,更加遑論長緒明這樣一名還很青澀的高中生!?

    “咻”

    “唰”

    “乓!!!”

    而這樣緊繃起來的心弦,一旦達到某個極限,并且,還被稍稍打破均衡時刻。

    “砰”

    “哦哦哦哦哦哦哦!”

    “出去了!?左外野方向,橫跨高空位置的本壘打,在這第四局上半,第二輪清壘打線,稻城實業,第三棒打者,吉澤君,成功捕捉到外角球路軌跡,極其刁鉆的打擊,稻城實業高中先馳得點!!”

    “哈哈哈!吉澤前輩,太帥氣了啊。”

    “本壘打,本壘打,本壘打。”

    “打的漂亮啊,秀明。”

    “吉澤君,干的不錯啊。”

    “稻實,稻實,稻實。”

    卡爾羅斯的觸擊上壘,白河的短打送壘,三棒吉澤的一發入魂。

    那終于是顯現在第四局計分板上的數值。

    在這一刻。

    直接打破了這場半決賽那微妙至極的均衡態勢。

    而也是在吉澤轟出這一發本壘打時刻。

    在看臺上的御幸、茂野、克里斯等人便都是輕輕搖了搖頭。

    “這場對決,長緒明,麻煩大了呢。。。。”

    茂野望著那在投手丘上壓低了帽檐,明顯氛圍都有些變化的長緒明,輕輕嘆了一口氣,低聲說道。

    原本對于這位都立高中的王牌投手,不管是因為去年的對決,還是因為原著里的表現,茂野還是很認可這個家伙的,甚至都認為,長緒明若是能夠去其他地區,加入到一支強豪勁旅的話,未必不能夠帶領隊伍打入到甲子園里。

    棒球世界里的比賽,一個人的實力,終究是有限的。

    就算是將現在的茂野換到櫻澤高中里去擔任王牌投手,也頂多就是和稻實多打幾局,最終要敗北的還是茂野,明川高中的楊舜臣,就是原著里最好的例子了!!

    在明顯能夠看的出來,因為剛剛那一擊本壘打而出現略微動搖的長緒明,不僅是茂野,應該說,在此刻,這個球場里,能夠看出這一點的觀眾,都能夠猜到接下來的劇情。

    前面已經說過了,蝴蝶球是最吃投手控制的球種。

    投手,自己的心態都不要說崩盤,只要出現哪怕一絲的不穩定,都會導致蝴蝶球的失控,而一次的失控,就很容易被對手抓住轟擊出去,一旦再次被轟出去,就會繼續影響投手心態。

    接而復返。

    陷入到無限的惡性循環當中。

    “比賽結束了呢。。。。”

    接下來的劇情,也是完全印證了茂野的話語。

    被抓住一次,就會有第二次。

    兩分的本壘打,絕對不是結尾,而是開始。

    “咻”

    “唰”

    “乓”

    “砰”

    “安全上壘。”

    “咻”

    “砰”

    “安全上壘。”

    實實在在轟擊在心頭上的打擊,逐步不穩定的蝴蝶球,都不要說,已經是被稻城實業眾人適應了,就那開始無法壓低的蝴蝶球,就已然是成為了稻實打者們最好的打靶練習對象。

    第一分,第二分,第三分,第四分。。。

    在第四局上半的攻擊里。

    長緒明在意識到自己的問題,想要強行進行自我修正時刻。

    已然是為時已晚。

    或者說,那所謂的修正,根本就無法阻攔稻城實業的攻擊。

    稻城實業高中,在這一局里,輕輕松松拿到了七分打點!!

    整整一輪半的打線輪回。

    也是徹底打崩了櫻澤高中的守備陣容,所有的精氣神,都在稻城實業高中這強悍的攻擊面前,煙消云散了。

    “咻”

    “啪!”

    “好球,打者出局!”

    “比賽結束!!!”

    “哦哦哦哦哦哦!”

    在最終的最終,比賽終究是定格了十一比零這樣的比分上,十一分分差,五局提前結束比賽。

    稻城實業高中盡展自己的霸主風采。

    先發登場的王牌投手——成宮鳴,也是達成了五局,十一三振,無一人上壘的完美投球。

    巨大的實力落差。

    讓這場比賽并不存在著所謂懸念。

    從頭到尾,都是稻城實業在宣示著自己的強大。

    而在比賽結束的那一刻。

    成宮鳴也是對著櫻澤高中王牌投捕,說出那句最具有其風格的話語。

    “你們可以挺著胸離開球場啊,因為,你們是輸給了這個夏季最強的隊伍啊!!”

    那仿佛是理所當然的一樣的話語,極度自信的氣場。

    和櫻澤高中的王牌投手,長緒明那失落、沉寂的氛圍形成了極其鮮明的反差。

    無法比擬,也根本沒有比擬的資格。

    僅僅就是看著這樣的成宮鳴,長緒明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做自慚形穢的含義。

    “比不了啊。。這樣的隊伍。。這樣的投手,要怎么樣才能夠贏下來啊。。。”

    敗者的不甘,敗者的痛苦。

    仿佛就是連勇氣都被徹底擊潰了一般。

    望著成宮鳴轉身離去的身影,長緒明壓低了自己的帽檐,帶著一抹極其濃郁的苦笑神色,在內心里喃喃自語。

    而在看臺上的青道高中眾人,也是在比賽結束時刻,準備離場返校了。

    對于青道高中眾人而言。

    這是一場非常乏味,卻很有意義的一場比賽。

    更是讓青道高中再次意識到。

    在整個西東京里。

    他們最大的對手,仍舊是稻城實業,仍舊是那位黃毛王子殿下!想要打入甲子園,就必須要先擊敗稻城實業才行!

    不管是去年的那筆賬,又或者是為了今年度連霸的夢想。

    賭上唯一的甲子園門票!

    西東京,最后的大戰,就將在后天展開!!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