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2053 有這樣做主人的嗎?

作者:如傾如訴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這個聲音是”

    春虎先是一怔,隨即像是知道了什么一樣,面泛無奈之色了。

    除了春虎以外,夜叉丸也對其中一個聲音產生了反應。

    “這是”

    正在與角行鬼進行著激烈搏斗的夜叉丸目光一瞥,皺起了眉頭。

    而角行鬼以及一直在羅真的身邊霸氣的守候著的茨木童子則像是同時感覺到了什么一樣,挑起眉頭,看向了一個方向。

    在那里,兩個少女正在以最快的速度奔來。

    一個是留著一頭烏黑的長發和嬌好的容貌,打扮得有些男孩子氣,卻反倒更突顯溫柔的氛圍的少女。

    一個是留著一頭束成長長的雙馬尾的金卷發,身材嬌小,長相可愛,身上穿著潔白的連身裙和漆皮長靴,如洋娃娃般精致美麗的少女。

    看著這兩個少女,在場認識她們的人紛紛都驚愕了。

    “夏目同學!”

    京子對著那男孩氣打扮的少女喊出聲。

    “鈴鹿嗎?”

    夜叉丸亦是看著那如洋娃娃般精致美麗的少女,露出一絲冷笑。

    土御門夏目。

    大連寺鈴鹿。

    來者,正是羅真的兩個式神。

    “終于來了。”

    羅真的嘴角勾勒了起來。

    守在羅真身邊的式神們也紛紛都感受到了羅真與那兩個少女之間的靈力聯系,一個個的均都將目光投至夏目和鈴鹿的身上。

    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夏目和鈴鹿登場了。

    作為最晚以及最后抵達的人,加入了這個混亂的戰場。

    一年半前,深刻的體會到自身的無力以及弱小的夏目和鈴鹿在知曉陰陽廳的陰謀以及遲早會到來的動亂以后,為了能夠在將來擁有介入這個戰場的資格,選擇了成為生靈。

    其中,夏目選擇繼承土御門分家的守護之靈,成為祖狐葛葉的生靈,讓身為安倍晴明之母的葛葉附身到了自己的身上,鈴鹿則是選擇成為鬼,將因羅真的降神儀式而意外顯現,連形體都還沒有具備,卻明顯具有相當古老的靈性的鬼吞入體內,進而成為鬼的生靈。

    然后,為了掌控體內的狐與鬼的力量,夏目和鈴鹿一直都跟在土御門家的眾人的身邊,一邊過著被陰陽廳通緝,進而東躲西藏的日子,一邊不斷的磨煉自身,確實又扎實的提升著實力。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了前不久。

    也就在不久前,羅真現身東京的新聞報道傳出,身為觀星術士的土御門泰純亦是觀到了東京即將大亂的跡象,因而決定讓夏目和鈴鹿回到東京,回到羅真的身邊。

    夏目和鈴鹿自然也是沒有任何的意見,帶著土御門家的期望,來到了東京里。

    這些天,夏目和鈴鹿便在打聽著羅真的消息,同時也在打探著陰陽廳的消息,以求能夠盡快找到羅真。

    直到今天,羅真行蹤暴露,陰陽廳全面出擊,真正的百鬼夜行現世,多軌子的力量也隨之暴走,讓整個東京都化為魔域,夏目和鈴鹿方才出現。

    或許是因為從夏目和鈴鹿的身上感受到與羅真的些許靈力聯系的關系,百鬼們并沒有對夏目和鈴鹿出手,反而有意識的引導兩人往羅真的方向而來。

    于是,夏目和鈴鹿最終才抵達了這里,回到羅真的身邊。

    感受著與羅真之間重新恢復的靈力通路,看著被一個個散發著可怕氣息的式神守在中間的那個熟悉的少年,夏目和鈴鹿心中的激動可想而知。

    但很快的,夏目與鈴鹿均都發現了其余人的存在。

    “哥哥哥!?”

    夏目看著一臉苦澀的春虎,睜大了眼睛。

    “大連寺至道!”

    鈴鹿則看到了夜叉丸,瞳孔一縮,臉上一度浮現出畏懼的神色,可緊接著又是神色一狠,被一絲堅決給取代。

    隨著兩個少女的抵達,混亂的戰斗暫時得以停歇。

    夜叉丸便趁機抽身,腳尖點在角行鬼轟來的拳頭上,鬼氣爆發,令得其身形如風,疾退而開,蜘蛛丸亦是揮動充滿咒力的手刀,切斷纏繞在手上的咒術之鞭,抱著多軌子,趕緊退下。

    兩個八瀨童子重新會合,與角行鬼及飛車丸拉開距離。

    角行鬼和飛車丸同樣回到春虎的身邊,分別站在了春虎的一左一右。

    戰斗就這么被中止了。

    夏目與鈴鹿也總算回到羅真的身邊,停下了腳步。

    羅真抬起眼簾,與夏目和鈴鹿那充滿激動的眼眸對在一塊,臉上充滿著笑意。

    擁有著〈慧眼〉的羅真就能夠發現,無論是夏目還是鈴鹿,兩個少女的靈力都有了相當長足的進步,體內還有著極為強大的力量被封印著,散發出來的波動竟是和角行鬼、夜叉丸及蜘蛛丸等人比起來都不遑多讓。

    當然,這些都是次要的。

    最主要的是,時隔多年,羅真終于再一次的見到這兩個少女。

    在這個世界里,羅真最在意的人,無疑是這兩個少女。

    所以,即使之前再風輕云淡,看到夏目與鈴鹿,羅真的情緒都難免有些起伏。

    “夏目鈴鹿”

    等到察覺時,羅真已經不由自主的喚出了兩人的名字。

    “秋觀”

    夏目也是顫抖著聲線,眼睛多少有些濕潤。

    天可見憐,這是夏目第一次和羅真分開這么久。

    或許一年半的時間和羅真經歷過的數十年相比根本不算什么,可要知道,打從有意識的孩童時期開始,羅真與夏目就從來沒有分開過,連進入陰陽塾就讀都是在一起。

    也就是說,在夏目十幾年的人生中,羅真一直都是在的。

    因此,這一年半,對于夏目而言,真的是度日如年。

    至于鈴鹿

    “你這個混蛋!”

    鈴鹿竟是直接舉起了拳頭,向著羅真的腹部不由分說的捶了過來。

    “啪!”

    清脆的響聲中,鈴鹿小小的拳頭被羅真的手掌給接下了。

    “你這是干什么啊?”

    看著一臉怒意的鈴鹿,羅真一臉的無奈。

    可聽到羅真的話,鈴鹿更加生氣了。

    “你還好意思說嗎?”鈴鹿氣憤無比的道:“擅作主張把別人收為式神,然后又把人家扔在外面一年半,有這樣做主人的嗎?”

    聞言,羅真也苦笑出聲了。

    這件事情說起來,的確是羅真做的不太地道。

    在沒有成為羅真的式神之前,鈴鹿只為了復活自己的哥哥才努力的活下去,直到這個悲愿破滅,生無可戀的時候,羅真站了出來,將鈴鹿收為式神,給予了鈴鹿新的存在意義。

    即使之所以變成這樣,主要是鈴鹿當時有點自暴自棄的關系,但再怎么說,都已經將人家收為式神了,卻將人家扔在外面一年半,這難道不是不地道嗎?

    有鑒于此,羅真也是難得百口莫辯。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