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1829 那人,拿著斧子

作者:撫琴的人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是血煙草,絕對就是血煙草!

    居永壽跟我描述過血煙草的樣子,就是紅的像血,在黑暗里也能熠熠生輝,百分之百就是這個玩意兒了。我又看了一眼居永壽,他則面色平靜地點了點頭,證實了我的猜測。

    我的一顆心頓時砰砰直跳,心想自己要怎么才能拿到這些血煙草呢?

    就在這時,布雷突然一把摟住居永壽的肩膀,指著暗室樂呵呵道:“老居,看到沒有,這里面就是血煙草啊!雖然我不知道你們洪社一直找這玩意兒干嘛,但這東西既然在我這里,你們就休想得到一株!”

    “是……是……”居永壽連連點頭。

    “不過話說回來,你們要這玩意兒到底干什么啊?”

    “啊……”居永壽眼珠子一轉,嘆了口氣說道:“實不相瞞,我們華人一向迷信某些東西具有神奇的保健效果,比如燕窩啦、阿膠啦、冬蟲夏草啦,價格也是越炒越高,至于這血煙草,因為非常罕見,大家都說這東西能補血和精氣,還能延年益壽,近年來甚至炒到了天價,我們也是想弄過來賣個好價錢吶……”

    “哈哈哈哈哈……”布雷頓時大笑起來:“補血?補精氣?還能延年益壽?哎呦,你們也太蠢了,有科學根據嗎,怎么什么都信啊……”

    居永壽嘟囔著說:“反正都是古書里傳下來的,誰知道是不是真的啊……”

    “哈哈,不管是不是真的,我們戰斧就一個原則,凡是你們洪社想要的東西,我們就統統扣下來!”

    正說著話,暗室下面突然傳來一些古怪的聲音,仿佛有人漸漸走上來了,我們都盯過去看,就見五個病懨懨的人,正互相攙扶著走上來,他們的身體已經十分虛弱,幾乎走一步都很吃力。

    “幾位,辛苦了!”布雷沖著他們說道。

    這幾個人都沒說話,默默地往外走去,穿過大廳之后,來到那輛卡車旁邊,登時“咣當咣當”幾聲,紛紛摔倒在地上了。

    看樣子,好像是死了啊。

    駕駛室也迅速跳下兩個人來,分別將這些尸體抬上車子,看他們嫻熟的動作,就知道他們不是第一次干這事了。將尸體抬上車后,他們跟布雷道了個別,就開著車離開了。

    至于那新到的五個改造人,則一個接著地一個走進了暗室中。

    布雷也微笑著道:“辛苦各位了啊。”

    我也明白這是怎么回事了。

    在布雷的莊園里,有五個x級改造人守護血煙草,然后每三天輪換一批新人,因為x級改造人的壽命也就幾天。現在知道血煙草在哪了,也知道x級改造人在哪了,可要怎么將血煙草奪過來呢?

    就算是趁布雷睡著了再潛進來,也斗不過地底的這五個x級改造人啊!

    我正感到憂心忡忡,就覺得兩道目光朝我看來。

    我一抬頭,竟然是剛才那個女改造人,她在走下臺階的時候,竟然回頭看了我一眼。

    屋子里這么多人,她怎么單單看我?

    我的一顆心頓時砰砰跳了起來,我當然不會誤以為她看上我了,人家好好的一個外國妞,怎么可能看上我一個貌不驚人的華人呢?

    我瞬間就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這些x級改造人都是從盛頓城過來的,而我前幾天剛大鬧過一場盛頓城,那邊好多人都在通緝我啊……

    難道這個女改造人認出我了?

    如果真是這樣,可就麻煩了啊。

    不過,這個女改造人只是看了我一眼,什么都沒有說,就往下面走了。但就是這一眼,還是被布雷發現了,布雷一把摟住她的脖子,笑著說道:“你看他干什么,難道看上他了?”

    女改造人面色冷漠地說:“就只是看一眼而已,沒有其他想法。”

    “你有其他想法也不行啊!”布雷大笑著說:“你都快要死啦!”

    女改造人神色頓時一黯:“是的。”

    “既然你快死了,不如便宜我一下子……”布雷嘿嘿笑著,伸手朝著女改造人的身體摸去。

    但也就在這時,女改造人突然“哇”地吐出一大口鮮血來,不僅染紅了自己的胸口,還濺到布雷的手上不少。

    “真他媽的惡心……滾滾滾!”

    布雷推了女改造人一下,女改造人便踉踉蹌蹌地朝臺階下走去,一邊走還一邊吐血。

    確實,這女改造人雖然外形靚麗,身材也很妖嬈,但布雷真想干點什么的話,到時候在床上一邊運動一邊吐血,想想那畫面也是醉了。

    所以,無論布雷再怎么色心大發,也只能讓她走了。

    這些改造人下到暗室里后,布雷又一摸門口的獅子頭,地板便又“咔咔咔”地合上了。

    “哎呀,今天真是過得不錯……”布雷伸了一個懶腰,又斜眼看向居永壽:“老居,你覺得吶?”

    居永壽當即點頭哈腰地說:“布雷大哥,我當然也過得非常不錯,現在最開心的就是過來伺候您了,一天不伺候啊,我這渾身就不舒坦……”

    布雷擺了擺手:“別扯這些沒用的啦,我就問你,不急著想走吧?”

    居永壽立刻搖著頭說:“不想走,我巴不得天天住在這里。”

    “哈哈哈哈……”布雷再次大笑起來,顯然十分滿意,“很好,這樣吧老居,先把這些盤子洗了,也好讓我的下人們歇一歇。”

    “好嘞!”居永壽立刻一瘸一拐地走向餐桌,收起起了桌子上的殘羹冷炙。

    我還站在一邊思考下一步該怎么做,居永壽已經狠狠瞪了我一眼:“還愣著干什么,不趕緊過來幫我的忙?能為布雷大哥做事,是你一輩子都修不來的服氣!”

    “是……”

    我趕緊答應著,過去幫居永壽一起收拾起來。

    布雷則坐在沙發上,悠哉悠哉地看起了電視,一邊看還一邊隨意和居永壽聊著。

    “老居,這里以前可是你的宅子,現在被我給霸占了……這么好的宅子啊,你心里就沒有點不平?”

    “沒有!”居永壽立刻說道:“布雷大哥能住我的宅子,是我的榮幸、我的榮耀!而且,這么好的宅子,也只有布雷大哥才配得上,我算個屁啊……”

    居永壽說這番話,幾乎不需要思考,布雷怎么高興,他就怎么來。

    布雷果然得意極了:“還算你小子識相……”

    我和居永壽收拾了一大堆的碗筷,一起抱著往廚房里走去。

    在廚房里,我們把這些碗筷放到水槽,洗了起來。

    那些廚子、下人看到我們來了,便都紛紛離開,一邊走還一邊打趣地說:“他們天天來就好啦,咱們就能歇了。”

    “可不是嘛……”

    一群人越走越遠,廚房里只剩下我和居永壽在洗碗,嘩啦啦的水聲也掩蓋不住我們的興奮。

    我看看左右沒人,這里也沒攝像頭,才低聲道:“血煙草終于找到了!”

    “是啊……”

    “可惜,有五個x級改造人把守,怎么辦呢?”

    “不知道啊……”居永壽搖著頭:“只有咱們兩個,很難打得過這些人啊,最好的辦法還是偷……”

    “偷不成吧,看那些x級改造人的意思,是日夜都守著那些血煙草的。”

    “……”居永壽不說話了,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我也在想,如果能聯系到南王等人就好了,我們一起合作肯定能把布雷的家一窩端了。

    我和居永壽洗完了碗后,便回到了大廳之中,再看布雷,已經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我和居永壽對視了一眼,又默默地開始打掃屋子。

    期間,我們兩個數次經過布雷身邊,都沒有將他吵醒,如果現在動手的話,我有把握瞬間就殺死他。可是那又怎么樣呢,地底下還藏著五個x級改造人,我就是爆發了小宇宙也干不掉他們啊,如果能將他們一個一個引出來殺掉就好了……

    我正這么想著,就見門外突然奔進來一個人。

    “大哥,不好了!”

    布雷猛地驚醒,坐起來說:“慌什么,怎么了?”

    “外面來了一個濃眉大眼、身材健碩的華人,穿得破衣爛衫,手里還拿著把大斧子,將咱們門口的守衛全劈掉了,點名讓您出去,還說……還說……”

    “還說什么?!”

    “還說要砍掉您的狗頭!”

    “什么?!”布雷當然大怒,猛地拍桌而起:“反了天了,竟然還有人要砍掉我的狗……啊頭?!”

    布雷怒氣沖沖,當場就要出門收拾對方,但剛走了兩步,突然就停住了,接著回頭看向居永壽:“是個華人?老居,是不是你的手下?”

    居永壽“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哆哆嗦嗦地說:“布雷大哥,您就是把我殺了,我也不敢做這種事啊!我的手下都在村子里面,不信您可以去看!”

    布雷一把抓住居永壽的頭發,陰沉沉道:“最好真的和你無關,不然我肯定會殺了你!”

    “不敢!不敢!”

    “走,跟我一起出去看看,究竟是哪個王八蛋這么大膽!”布雷氣沖沖地往外走去,院子里的一群守衛立刻跟上,我和居永壽也亦步亦趨地跟在后面……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