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1492章 南征令!

作者:永恒之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筆♂趣→閣 ..】,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蘇倫道:“諸位莫要忘了,在聚會結束前,我們要各做一首應景的詩詞。”

    張青楓微笑點頭,道:“不錯,諸位開始吧。不過,如果不限韻,未免太過簡單,若是限韻,則容易因韻而廢詩。這樣吧,十人不得同韻,如何?”

    “好,這倒是折中的法子。”

    有幾人起身,有的在庭院里慢慢走動,有的則望著東方的大海,有的望著珠城,不一而足。

    很快,張青楓身為年紀最大之人,首先作詩,他望向蓮山關的方向,作了一首憂國憂民的詩詞。

    眾人評鑒之后,一位年輕的將軍以西邊的農田為題,詠贊農人。

    隨后,眾人各顯其能,很快只剩方運一人。

    “龍象,輪到你了。”張青楓笑道。

    方運起身,望著東邊的大海,緩緩朗誦。

    “昔日縱馬行,今時田間耕,屋舍向碧波,春花笑暖風。”

    眾人一愣。

    王黎道:“你有卸甲歸田之意?”

    方運道:“路上遇到農人,聊了幾句,頗為羨慕他們的生活。未來幾日,我決定在鳳凰山小住,理清思緒,重整旗鼓,為沖擊大學士做準備。”

    “你真有希望在近期晉升大學士?”張青楓笑得滿面皺紋如菊花綻放,其余人也異常欣喜。

    方運點點頭。

    蘇倫贊道:“怪不得前面兩句閑適,后兩句卻情緒高昂,你之前的詩詞從未有過這種意境,房屋面向海洋,本就讓人心曠神怡,春花與暖風對笑,更是歡快無比。”

    “不錯,此詩一掃之前張鳴州詩詞中沾染的悲念,無比明朗。”

    “好,明朗這個詞用得好,此詩意境,皆在‘明朗’!”

    “明朗之中,有朝氣蓬勃,春風送暖,萬物萌發,鮮花綻放,乃是春之極致。”

    “你能作出此詩,老夫便放心了!”張青楓十分欣慰。

    “‘笑’字用得好啊,盡顯歡快與熱情,若是用伴、迎、共等等字樣,都差了少許。”

    眾人按照慣例贊賞方運,隨后便一同離開鳳凰別院。

    方運回到珠城后處理了今日的事物,當天夜里便回到鳳凰別院休息,第二天換下文位服,身穿粗布衣下山進入田間,與昨日的那對農人夫婦一起勞作,然后去兩人家里吃飯,像兩人的親戚一樣。

    過了三天,方運感到自己文宮正在發生微妙的變化,才氣正在由輕逐漸變重。

    一旦才氣煙柱完全變重,就會噴薄向上,化為才氣云朵,從而完全晉升大學士,不過,這種變化并非一蹴而就,需要時日慢慢改變。

    方運心中喜悅,現在就算楚王以國運鎮封,也不能讓自己的才氣逆轉,最多是延緩自己晉升大學士的時間而已。

    就在才氣變化過半的時候,另外十萬鹿門軍抵達珠城!

    至此,珠城的鹿門軍總人數達到十七萬。

    鹿門侯發布南征令!

    除卻三萬荊南軍留守珠城,二十一萬珠江軍與十七萬鹿門軍全部出動,對珠城附近的所有蠻族展開最后的掃蕩,掃蕩過后,目標便是此次南征的最終所在,攻克蓮山關。

    三月二十四的清晨,凱歌聲聲,鼓樂齊鳴,大學士鹿門侯親自書寫壯行詩《常武》,為珠江軍將士加持力量,就見珠江軍所有人的身體粗了一圈,鼓脹的肌肉充滿了力量。

    而鹿門軍則在經過荊州的時候,被大儒的壯行詩加持,力量更勝一籌。

    三十八萬大軍傾巢而出,大旗招展,在遼闊的南疆大地前行,猶如地面的烏云。

    方運騎著一匹黑亮的蛟馬,行在親衛軍的中心,身穿白色翰林服,翰林服之外,則披掛著金色的鎧甲。

    在親衛軍的四周,有四支萬人大軍環護,那是珠江軍的中軍,由老翰林張青楓親自率領。

    珠江軍五軍擺著整齊的陣列,跟在鹿門軍之后,邁步前行。

    方運手握韁繩,腳踏馬鐙,即便蛟馬步履沉穩,他的身體依舊隨著輕微擺動。

    方運面無表情,用銳利的目光望著前方,也不忘用余光打量四周。

    “楚王終于坐不住了,這次應該是先試探蠻族,下一次便會正式攻打蓮山關,攻打蓮山關之時,就是我最危險的時候,不過,那時候我已經是大學士,可以使用大儒文寶武侯車!可惜,我本想在兩界山再暴露武侯車。”

    “當然,楚王也可能在此次行軍中借蠻族之手鏟除我,不過可能性很小,一是《春望》誕生未過多久,我在文界與圣元大陸的文名依舊高漲不衰,二是現在要殺我,那要先滅掉鹿門軍與珠江軍,楚國承受不起這個損失!”

    方運一心二用,思索各種可能發生的情況,甚至做好楚王勾結六頭蠻王刺殺自己的準備。

    大軍出動,士兵為保持體力,并不快走,日行百里,晚間安營扎寨。

    第一日安然度過,第二日,大軍繼續前行。

    很快,方運與許多將軍都發現一個問題。

    珠城百里內之前被掃蕩過,沒有蠻族十分正常,可這第二天從早上到晚上,竟然也不見一頭妖蠻,甚至連天空的鷹妖斥候都看不到,這讓人不得不起疑心。

    當晚,鹿門侯召開軍議,方運與張青楓都將領建議大軍撤退,但鹿門侯等人堅持再走一天再下定論,方運等人無奈,只好聽命。

    第三天上午,依舊沒有遇到半個蠻族,原本這條路線會遇到不少蠻族部落,可那些部落早就提前離開。

    這天夜里,連鹿門侯的下屬也不想繼續前行,希望回返,最后,鹿門侯決定明日回珠城,同時警告所有人,蠻族的變化不同尋常,今夜要打起精神,一有風吹草動必須警惕。

    方運一整天的面色都有些陰沉,前些日子在趕往珠城的時候,那些蠻族就不按常理出牌,蠻王深入人族腹地帶兵偷襲,也就意味著,這幾日遇到的情況,極可能是蠻族有意而為。

    “他們在尋找最合適的時機出動,而今晚是最佳時刻,鹿門侯怕是心知肚明,他昨夜應該已經察覺,可身為元帥,不能無功而返,所以硬著頭皮走了一天。不過,也正是因為他經驗豐富,意識到不對,所以不再繼續前行。”

    吃過晚飯,方運在帳篷里讀書,僅僅過了一個時辰,鹿門侯的傳令兵抵達。

    “全軍整備,拋下無用的重物,一刻鐘后,全速返回珠城!”

    方運快步跑出營帳,進行小范圍的舌綻春雷,命令親衛軍的士兵準備回返。

    .(未完待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吉利三分彩是官方的吗